瓦拉五明佛学院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次第修行 > 入菩萨行论

第七品 精进

作者:堪布贡噶旺秋 口述/张惠娟 译   发布于:2012/12/3 18:38:59   点击量:

菩提心宝不退失、不断增长的三品中,讲到菩提心宝增长的助伴 ─ 精进品。

一、内容

(一)、略说需要精进的原因

1、因忍始精进 精进证菩提 无风不动般 无勤福不生

就如前所说,修持六度时,若能够行财布施和法布施,则持戒度的修持就容易;如果能如实守戒,将负面所要断除的全断除,则忍辱度的修持就容易,因为能忍敌人的伤害故;又若是忍辱苦行修得好,更进一步喜欢善的精进就有能力开始。因为,具有精进,菩提果就有如在手尖已经不远了。好比外器世间的草木,和内有情世间的身体,如果没有风就不会动似的,布施等的福德和三轮体空的智慧这二资粮,若是没有了精进,就无法不断增长。

(二)、广说如何精进的方法

1、认识精进的本质

2、精进即喜善

精进是什麽?就是喜欢善、恶、不善不恶三法中的善,而且是身善、语善、心善中的心善。认识精进的本质后,再来宣说:

2、断除不精进的方法

(1)、认识懈怠及其因果

解说其违品 懈怠耽劣事 怠惰自轻视

为了认识所要断除的,因此说精进的反义 ─ 懈怠、贪着恶事、于善事怠惰且轻视自己。

3、懒散尝乐味 贪着睡眠故 不厌轮迴苦 因而生懈怠

因为懒散随便、放逸散乱、贪图享受、喜欢吃喝,以及如猪一般地日夜赖床贪睡,所以心不厌离三界轮迴的生老病死,因而产生精进的反义 ─ 懈怠。

(2)、如何断除的对治法

A、对治懒散之懈怠的修法

4、惑网捕捉已 进入生之网 已至死神口 为何仍不知

为了断除懒散的懈怠,自己要一再思惟寿命无常和轮迴的过患。贪瞋等烦恼就像渔夫,渔夫用渔网追捕着鱼儿,鱼儿若是被网捕到,将被烧煮来吃。就像如此,现在有如渔夫的贪瞋等烦恼正追捕着我,让我进入了生老病死四苦的生网,而这最后的去处又是哪裡呢?那就是死神的口裡。现在已将近死亡,为什麽心还不知道呢?必须知道的!

5、渐次杀吾类 汝岂不见乎 然仍贪睡者 如牛与屠夫

跟自己同时出生的,或是晚几天、几个月出生的同类,已经逐渐地被阎罗王杀死,转到下一世去了,你还没看见吗?如果仍然日夜贪睡,那就像屠夫将十几头的水牛关在牛栏中并依次宰杀似的,先前的几隻已经被杀了,而后面的却仍然继续睡觉,没有觉察即将被杀。

6、通道遍封已 死神正观望 此时汝何能 贪食复耽眠

现在所有的生路全部都被挡住无法通行,阎罗王正在四处窥看、等待着,你怎麽还能不在意,放逸散乱的好吃贪睡呢?

7、死亡速临故 生年应积资 届时虽断懒 非时有何用

现在已生的生命,有如云缝中的太阳,很快就会消失。所以,在有生之年应该如实积聚善根,当死兆真正现前时,才稍捨懈怠、持咒、生善心,这时候捨弃懈怠的时间已经过了,已非行善的时候,这麽做有什麽用呢?一点用处也没有。

8、未做或始做 或唯半成时 死神突然至 惧呼命毁矣

世间上的生意、农事、建造房子等,一些想做的事未做,或才刚开始做,或已做了一半,突然间死神降临了,那时心裡十分地害怕和后悔,悲歎着说:唉!我被死神毁了。这样的时刻终会来临的。

9、因忧而肿胀 眼红泪双垂 亲友已绝望 吾见阎使脸

像那样的时刻裡,因为心裡非常悲痛难过,身肿胀、眼又红,脸上泪水直流,亲友们围绕在自己的周围,心中的希望已经落空。而我自己因造恶,其过患的力量,现出阎王使者前来迎接我的景象,这时看到他们的脸,我心生害怕。这样的时刻终将来临。

10、忆罪忧悲痛 因闻地狱声 恐惧秽沾身 昏迷复何为

在那时候,回忆起自己活着时,所造下的杀生等恶业过患非常后悔悲痛。另一方面,耳朵又清清楚楚地听到地狱众生痛苦的哀嚎叫声,害怕得大小便失禁而沾到身上,惊恐得不知所措、神志不清,那时自己又能做什麽?什麽也做不了。

11、汝似活鱼滚 今世若有惧 何况造恶业 难忍地狱苦

我执的心,就像水中抓出的活鱼,将它放在沙子上,它就不由自主地翻滚一般,这一世稍有一些寒热飢渴病痛就畏惧。那麽从无始以来一直到现在,所造无数罪业的异熟果报,将往生到地狱遭受难忍的寒热痛苦,那就更不用说了,当然是无法忍受的。诫王书中说:「眼见牆上地狱相,耳闻他言地狱景,内心思惟地狱状,阅经叙述地狱象,又见地狱模型图,此时若心裡都已十分害怕,那就更不用说造恶后真正堕到地狱,尝受难忍苦果的时候了。」

12、若是触沸水 嫩肤极刺痛 已造此狱业 何故乐逍遥

生到地狱时,若是被地狱之火所融化的热铜液和铁水烫到身体,肌肤极柔嫩的地狱众生将会十分疼痛;已经一再造作感受这种地狱苦的恶业,为什麽身心还这样悠閒快乐的过日子呢?不可以再这样安乐的过日子。

13、无勤欲果者 多害脆弱者 临死犹似仙 呜呼苦摧残

不喜欢精进行善,但是却又希望今生和来生都能获得身心无限快乐的结果,特别是想得到最殊胜解脱的佛陀果位的凡夫,和身体稍微遇到寒热病痛等就无法忍受,却又有很多琐碎伤害的脆弱者,他们没有任何警觉,仍是放逸着,而没有悲心的阎罗王已经将手中的绳子套在他们的脖子上,都已经被擒住了,却仍然还放逸得像欲界天人般,把心散乱在这一世的妙欲上,若是突然患了死症,死兆现前时,将尝受到极大的痛苦。就这样,自己临死时也将后悔哀歎着,自己被痛苦摧毁了,这样的时刻已即将来临!

14、依此人身筏 渡越大苦海 此筏难复得 愚时勿贪眠

因此,现在获得了暇满人身,就要像渡河、渡海遇到了船一样,要依着如筏的人身,渡越三界轮迴大苦海,到达彼岸。然而现在有如渡船般的有法人身,往后不论从其因或从比喻,或从数目上来想,都是十分难得的。因此,在已得有法人身但仍愚痴不知取捨业果的时候,不要仍是贪睡、放逸散乱地贪图享受,应该清醒,开始闻思修的行持。


B、对治贪着恶事之懈怠的修法

15、弃无边正法 最胜欢喜因 何故汝反喜 散掉于苦因

经论上说:「正法始中末都是完善的。」如是,正法于始中末都是欢喜因、是无边的体性、是最胜的欢喜。然而你却是捨弃讲说正法、捨弃闻思修正法,并散乱于贪瞋所引起的杀生等恶业上,散乱于世间生意、农事等轮迴的苦因上,散乱于身嬉戏、跑跳,语嘻笑、讲笑话,心追随过去、未来等诸念上。像这样,身语意全都放逸掉举于外境上,你为什麽会喜欢呢?

16、勿怠集军力 勤奋自驾御 修自他平等 及自他交换

不应有我不能讲说、听闻、思惟和修持善事的怠惰思想,应集对治法的四军和具正念正知勤奋于取善捨恶。这就像是具正念正知的国王,自己驾御、操纵着有如大臣的对治法。自他都是一样想要快乐而不想要痛苦的平等菩提心,和将自己的乐善及乐善的因施捨给其他的众生,其他众生的苦果和苦因由我承担的自他交换菩提心,都要去做、去修。

C、对治怠惰轻视自己之懈怠的修法

17、不应自退怯 谓我何能觉 如来实语者 说此真实言

自己不应怠惰、胆怯的说:「我智浅根钝不精进,那能获得圆满菩提果位?」因为,对众生绝对说真实语的如来世尊,在《妙臂请问经》中说出这样的真实语。

18、所有蚊虻蜂 如是诸虫蛆 若发精进力 亦证无上觉

经典上说:诸凡狮子、老虎、狗、狐狸、鵰鹫、鹤、乌鸦、猫头鹰、昆虫、蚊虻、蜜蜂和蛆等小虫,一旦牠们生起勤于善的力量,也能获得无上难得的圆满菩提果位。

19、如我生为人 明辨利与害 不捨菩提行 怎不证菩提

像我现在生于六道中的人道,又知道行善有利、造恶有害,发了菩提心之后,若是不捨弃修菩萨行,为什麽我不能获得圆满菩提果呢?一定会获得的。经典上还说:狡诈佯装发菩提心者也获菩提。那麽如我者为什麽不能获得?

20、若言吾怖畏 须捨手足等 是未察轻重 愚者徒自畏

但是如果这样想:「行菩提行的时候,必须施捨手、脚、眼等,以我的能力难以做到,所以我会害怕。」这样的想法就是不能明辨菩提行是轻易的,因烦恼而尝受轮迴之苦是困重的。愚痴得不知轻重实情,只是自己徒然畏惧菩提行而已。

21、无数俱衹劫 多次被砍杀 刺烧及噼剖 却未获菩提

过去无数千万劫以来,我已多次堕到地狱,长时间的遭受身体肢节被砍断、被短矛等刺穿、被火焚烧、被噼成两半等无数痛苦,可是却没有因此获得菩提果位。

22、吾今修菩提 此苦有限期 如为除内疾 身受割伤苦

发了菩提心以后,修菩提所尝受的任何苦行的痛苦,是有限度的,而且受苦的时间也是有期限的。这就有如为了取出体内武器的碎片,或是为了去除体内肉上和骨头上所生成的形形色色的肿瘤,和病菌的伤害及疼痛,而在身上新开了伤口,这时所产生的痛苦应该忍受,道理是一样的。

23、医师以医术 医治不乐疾 故为灭众苦 应忍微不乐

一般世间上医治疾病的医生,都用放血、针灸等医疗方法来疗治、消除不安乐的气胆涎等疾病。因此,自己为了灭除轮迴的生老病死等许多痛苦,在行菩提行时,应忍受寒热、疾病、他人侮辱、受人轻视等的小小痛苦及不安乐。

24、寻常此医术 医圣佛不用 施以缓医方 医无边重疾

医治烦恼疾病的医圣 ─ 佛陀,不用这种世间普通的医术,而是用极为温和的方法。怎麽个温和法呢?那就是身体结跏趺,坐在舒适的座垫上,具正念正知地禅定,先思惟暇满难得、死无常、业因果和轮迴过患,再修慈心、悲心、世俗菩提心和胜义菩提心。像这样,用极温和的方法,医治八万四千无边的贪瞋烦恼重病。

25、以施蔬菜等 为施之前导 于此熟练已 渐能施己肉

导师佛陀教导我们,行布施时先学习将右手的东西布施给左手,或将蔬菜、盐等琐碎微少的东西布施给他人,这些渐渐熟练了以后,逐渐地自己的血肉也能布施了。佛说:直到能布施自己的血肉,在这之间是有办法熟练的。

26、一旦觉自身 犹如菜蔬等 尔时捨身肉 于彼有何难

发菩提心之后,行持了一大阿僧祇劫的菩提行,在证得登地菩萨果位时,感觉自己的身体有如蔬菜和盐巴等微不足道的东西。这种心生起后,那时将血、肉、头、手等布施给其他众生,有什麽困难呢?一点也不困难,因为已证得诸法平等无我,黄金和土块一样,而虚空有如手掌,檀香和小斧一样。

27、恶断故无苦 智巧故无忧 因是邪分别 罪恶害身心

经过了一大阿僧祇劫的累积资粮,菩萨证得登地果位,罪恶断除了,所以身体虽遭人殴打也没有痛苦,而且证得诸法无我、通达法性,虽遭他人的贬抑、揭发过失、侮辱等,心中也没有不高兴。没有痛苦和不高兴的原因是:凡夫们错分别无常为常、苦为乐、无我为我、不淨为淨,因此造了杀生、偷盗等恶业,邪分别和恶业依序地产生,伤害了身心。

28、福德引身乐 智巧令心安 利他处轮迴 菩萨岂生厌

菩萨们从无数劫以来,熟习于累积广大的布施等福德资粮,所以身体安乐,且因通达诸法法性义,所以内心也十分快乐。想救度众生苦的悲心菩萨们,为了利益众生,虽然一再受生住轮迴中,对轮迴又怎会生厌离呢?菩萨是不会厌离轮迴的。如《大乘庄严经论》中说:「证诸法如幻,受生犹逛园,兴盛或衰败,皆无烦恼惧。」

29、以菩提心力 清淨昔罪恶 福德海聚故 谓胜声闻众

就如前面所讲:「菩提心如劫末火,刹那必毁诸重罪」,菩萨以一再修持殊胜菩提心的力量,清淨过去无始以来所造的罪恶;又有如前面所讲:「菩提心生起,纵眠或放逸,福德相续生,量多等虚空。」因自心集聚广大如海的福德,所以说菩萨的道和果,比入小乘道的声闻众还殊胜。

30、故骑除厌疲 菩提心之驹 依乐趋安乐 智者谁怠惰

因此,骑上有如去除一切心厌离、身疲惫的菩提心良驹,依着不住轮涅二边的无上大乘安乐道,趋向圆满佛陀的安乐果,哪个知道利弊的智者,会怠惰胆怯呢?

31、利众故集军 信坚及喜捨 畏苦思彼利 因而生信受

菩萨为继承佛的传承,为了成办众生利益,安置众生到善道或解脱的缘故,有如转轮圣王依着四军让他人行十善般,要集四军 ─ 信受善、坚毅不变、欢喜大乘法、暂时捨弃无法办到的事。其中主要的是依着信受来聚集其他的军种,然而信受又从哪儿生起呢?从知道造恶业的结果是产生轮迴痛苦,因此产生畏惧的心,和思惟信受善法将获得短暂生善道,直至究竟成佛解脱间的利益,因而产生信受的心。

3、习精进

(1)、略说

32、如是障除已 以信坚喜捨 勤奋驾御力 应勤增精进

如上所说,断除那精进反面的三种懈怠后,应聚集产生追求正法心的信受、此后不退转的坚毅自信、特别喜欢正法和为暂时的需要而捨弃等四军,以勤于取捨善恶和驾驭身心的二力,为增长精进的缘故应努力。

(2)、广说

A、集四军

(A)、信受军

33、自他无量过 吾欲尽灭除 于此一一过 需以海劫除

发了菩提心之后,经由修持六度,我要灭除自己和其他众生无量的业、烦恼过失,然而自他过失中,要灭掉像贪这样的一个过失,在时间上就需要如大海般的劫数来依止对治法。

34、倘若未见我 行灭过之分 无量苦处所 吾心岂不碎

如果过去不曾看到我为除过而稍稍行善,像这样违背诺言,我的身心将来一定会遭受无量的痛苦,为什麽我的心没有碎裂成百块呢?这主要是在说,我应该行断除其他众生过失的善。

35、自他众功德 吾欲成就之 于此一一德 熟习需海劫

我自许是菩萨,要成办自己和其他众生心续中,眼、神通、遍处(遍处:于禅定获得自在的瑜伽师,依凭定力以四大为所缘,使之随欲自在变化,遍是广大无量的意思。)、胜处(胜处:发起胜知胜见的禅定之处,于禅定中修习观想,现见所缘形色,显色淨妙,胜过其他,心不外散。)等,地、道和果的众多功德,像这样要成办自他心续中的每一功德,也需要长如大海般无数劫的时间去熟习。

36、然我终未生 熟习功德分 何幸得此生 虚耗真正奇

我过去未曾熟习自他些许的眼、神通等地和道的功德,何其幸运藉因缘力而生为人,在获得有法人身后,却又十分可惜地被我随便无意义的虚耗,也实在是太奇怪了。

37、吾未供世尊 未施喜宴乐 未行教法行 未满贫者愿

如何说是无意义的虚耗呢?我没有以实物或观想变化来供养佛宝;应该定期或不定期施衣、食、药等大宴之乐,予集聚四方僧众的僧团,我也没做到;佛陀的教法 ─ 经律论三藏,我也不曾听讲,证法的戒定慧三学,我不曾修持;还有,应该布施衣食等来满足飢寒穷人的心愿,我也没做。

38、未施无畏施 未予苦者乐 唯遭母胎苦 及苦楚而已

对有生命危险的畏惧者,应该施予无畏,救他的性命,我也没做;因为不知取捨而入歧途,有如瞎子身处大平原的困境者,我应该教导他们经由知取捨,而获得短暂和究竟的利乐,我也没施予。这样,投胎为人在母胎中的十个月,就像鑽入骨头缝隙中,只是徒遭疼痛,并且也只是给母亲的身心带来痛苦而已。除此外,其他有意义的事,我什麽也没做。

39、吾从昔至今 不信受正法 故如是贫乏 复谁捨信受

我从过去无始以来,到现在这一世,也都不闻思修信受正法,因为这样的缘故,现在缺乏善法,什麽都不知道,什麽也没有,非常贫困。今后谁会捨弃信受正法呢?绝对不可以捨弃的。

40、佛说一切善 根本为信受 信受之根本 恆思异熟果

佛在《智慧无尽经》中说:「一切善法不断增长的根本,是信受希求善法。」另外也在《文殊庄严土经》中说:「诸法尽是缘,住信受之顶,诸凡所发愿,将如是成就。」所以不管谁,对法有上等的信受希求,就会成为最好的修行者;中等的信受希求,就成为中等的修行者;只有下等的信受希求,也就成为下等的修行者。信受希求善法,其根本不断增长的因缘是常思惟:善业得乐果、恶业得苦果、善恶异熟果报不坏失的道理。如能这样做,对法的信受希求就会不断增长。

41、痛苦不悦意 种种诸畏惧 所求不顺遂 皆从罪行生

三界中所有的痛苦、不快乐,水火、勐兽、敌匪等种种畏惧,以及来世堕三恶道的诸种痛苦和畏惧,还有,远离欢喜的亲眷朋友,得不到想要的衣食、财物、受用,却偏偏遇到不想要的疾病、敌魔等让心不快乐的事。这一切全都是自己过去诸世身口意行恶行所产生的结果。

42、因行所思善 无论至何处 由于彼福德 供以善果酬

真诚地做了内心所想的身口意善事,那麽将来不管生到六道中的哪一道,都会得到过去所积的福德业果 ─ 身心得到快乐、获得财富、受用、美名等有如酬劳似的供养,这就如同有福德的太子,进入穷人的家中,却获得无尽的宝藏。

43、造恶虽欲乐 然至一切处 由于彼罪恶 为苦器所毁

造杀生等恶业的人,虽然也想身心得到快乐,但是不管到哪一道,都会因过去所造的恶因,而被有如武器的痛苦摧毁身心。

44、居广香凉莲花藏 食佛悦语生容光
  佛光照莲生胜身 因善成佛前佛子

业有全善、全恶、善恶间杂等多种。纯善业的果,生在西方极乐世界等淨土,他不同于生为凡夫时,投入极为狭窄、不淨、恶臭、闷热的母胎中,而是住在非常广大、芳香清凉、美丽光彩夺目的莲花藏中;不同于在母胎的九个月又十天,身体需靠母亲所吃粗恶食品的残渣,经由脐带输送养分渐渐成长,他是在莲花藏中,以听闻外面佛陀为徒众说法的悦耳法语为食,滋生身体的光泽;不像已足月的胎儿,头脚颠倒有如铁从拉丝孔中被拉出来似的,一团不淨的嫩肉团身体,带着极大的痛苦经由狭窄的生门降生出来,他是在阿弥陀佛的光芒照射下,盛开的莲花中化生出来的,相好庄严的光团胜妙身;他不像凡人的身体,生在不乾淨的樊笼 ─ 粗糙土石房中的床铺上、凡人父母的面前,而是生长在被阿罗汉和菩萨们所围绕的阿弥陀佛面前,成为如来善逝的心子。造了全善的业,就会有这种结果。

45、狱卒剥皮极悲惨 热火熔铜浇身体
  炙剑矛刺肉成块 落焚铁基由恶生

因造了杀生等全恶的业力,堕到地狱道时,马上被长得非常恐怖的狱卒们,用燃烧着的刀器,剥下全身的皮,再用被极热的火所融化的铜液、铁水浇灌身体,十分痛苦。一般说来,檀香木的火比一般木材的火要热上七倍,四大部洲外围的马口火又比檀香木的火热七倍,劫末火再比马口火热七倍,而地狱的火又比劫末火热七倍,所以称地狱火为极热的火。不但如此,身体还要被正在燃烧的利刃和尖锐的短矛等刺割成千百块,每一块肉和每一滴血,因为业的力量,所以都有心识,都能感受到痛苦,这些肉块和血滴还落到有一肘高火焰的铁地上,尝受到极剧烈的痛苦,这些都是由于全恶的贪瞋等烦恼引起的,是造了很多杀盗等恶业的结果。

46、故应信受善 复当恭敬修

因此,应该捨弃杀生等的恶业,信受希求闻思修等善法,和一再相信善恶取捨、恭敬地修持。

(B)、坚固军

a、总说

以金刚幢轨 着手修自信

华严经金刚幢菩萨的迴向第六品:「天子!太阳升起时,不因天生的眼盲或山的高低不均等过失而退转,照亮着四大部洲和八小洲。如是,菩萨开始实行利生的时候,不会因众生残暴和邪见等的过失而退转,会以使其成熟解脱的方法开始后,随机调伏适合教化的众生。」以如上所说之法开始,并想任何善事我都能独自做到而生起勇气,以此修自信我慢(佛慢)。

47、首当观顺缘 应为不应为 不足莫为佳 为已勿退捨

要闻思修经论,或是塑佛像、建塔等,做任何善事的一开始,便应观察自己行此善的顺缘是否具足,若是具足,那麽就开始去做;若是顺缘不具足,那就暂且搁下。彻底完成此善的能力不具足时,最好是暂时搁下不作,如果已经开始,就要做到底,不要退转半途而废。

48、他世彼娴熟 罪苦将增长 他业及果时 卑劣复不成

善事一旦开始以后,若不彻底完成、半途退缩,在未来其他生世中,也会习惯于做了又退。并且它的罪业和罪业的身心苦果将不断地增长,前面所做的事一旦退缩、不彻底完成,又再做其他的事,也将是一样不能完成,而且前面的果成熟时,也将是低劣的果,以后做的任何善事也都不会完成,会有这样的过失产生。

49、于业惑力三 应生自信慢

因此,应该生起想要独自从事任何善来对治恶业之我慢(佛慢),应该生起我要断除心续中任何应断的烦恼的我慢(佛慢),和生起我有能力捨一切恶、做一切功德的我慢(佛慢),如是应对惑、业、力这三者生我慢(佛慢)。

b、别说

(a)、业之我慢(佛慢)的修法

50、称吾独自为 此是业我慢(佛慢) 世人随惑转
         不能办自利 众生不如我 故此吾当为

太阳升起的时候,虽然它只是外在的一种物质,但是却不必依赖其他,以自己的力量就能去除四大部洲的所有黑暗。就像这样,自己是一个具有菩提心、通达方便和智慧的菩萨,我不须依靠他人,我要独自让众生达到成熟和解脱,发出这样的志向和我慢(佛慢)信心,就是业之我慢(佛慢)。被贪瞋等烦恼所控制的世间人,根本没有自主能力,连眼前自己的衣食等也是无法纯淨的成办,所以众生达不到我心中所想的 ─ 暂时获得善道,究竟上成佛。因此,自己心裡就要想:众生短暂和究竟的利益,由我一个人去做。

51、他若行劣业 吾怎能亦行 莫以我慢行 我无我慢佳

其他众生因被贪瞋所控制,做的全是农事、生意、扶亲、降敌等狡诈、卑劣的事。这些卑劣的事,我怎麽可以帮着他们来做呢?我应该带引他们捨去卑劣之道,进入善业之道,这时不能贡高我慢的以为自己是菩萨,做了利益众生的事情。我没有凡夫的我慢而行善的事情,那是最殊胜的。

(b)、力之我慢(佛慢)的修法

52、乌鸦遇死蛇 亦行如大鹏 倘若吾弱小 堕小亦为害

有如羸弱的乌鸦见到死蛇,它也会啣着蛇的尸体,有如大鹏鸟般的飞到天空,欺凌地享受食用和玩耍。就如这个比方一样,倘若我的对治力小又不够精进,即便是非常微小的堕罪,如无意义的挖土、割草、砍树等,也可能导致来世堕恶道尝受痛苦,造成莫大伤害。

53、怯弱捨勤行 除贫岂得解 我慢(佛慢)复力行 纵大亦难胜

心怯弱且又捨弃精进的行为,正法和善业在这一世和来世都将非常匮乏,除此外,能解脱吗?根本没有解脱的机会。如果自己不是这样(心怯弱且又捨弃精进),那麽不管什麽善事,都应该要有「我要去做,我为什麽办不到」的想法。这种我慢(佛慢)和精进力的生起,菩萨即使犯了一些小过错也会忏应忏、断应断,若如是不间断行善,纵使犯了根本堕的大堕罪,也不会被引堕到恶道。佛在经典中说:就像无法繫缚持明咒者般,纵使根本堕的大堕罪,也难胜通达空性和悲心的菩萨。

54、故以坚定心 摧灭诸堕罪 我若为堕败 欲超成笑柄

因此自己的心中,力之我慢(佛慢)应该非常坚固,心中应生起「我要行一切善,断一切烦恼,这些能力我都有」的力量,以这力量去除所有堕罪。如果自己犯了堕罪,不行忏悔,死后并因此堕罪过失而堕到恶道,如此被击败却还想超越三界,获得佛陀的果位,这将是笑话。

55、吾当胜一切 不使谁胜我 佛陀狮子儿 吾应持此慢

因此,我要胜过一切贪瞋等烦恼和杀生等恶业,我要断除它们,我不让任何的业、烦恼胜过我,佛陀人中狮的心子 ─ 菩萨我,应安住于上面所说的这种我慢(佛慢)。

56、我慢毁众生 彼惑非具慢 具慢不随敌 慢敌控凡夫

如果心裡有这样的想法:「前面不是说过我慢是要断除的吗?」,我慢有两种,一种是对治法(佛慢),一种是要断除的。欺凌藐视他人、认为自己聪明高贵、认为自己有钱有势,如是众生被我慢敌摧毁,这种是要断除的烦恼,不是菩萨所具对治法的力之我慢(佛慢)。若具对治法力之我慢(佛慢),不会被烦恼我慢敌控制,而凡夫之所以具有我慢是因被烦恼我慢敌控制。

57、惑慢生傲已 我慢引恶道 人之欢宴毁 为僕食人残

被烦恼我慢敌控制有什麽过失呢?因为烦恼贼我慢而心生傲慢后,会被我慢引导到恶道。倘若,有一天终获人身,但是人身心快乐的欢宴也会被摧毁,尝受到身心的痛苦和不快乐。不仅如此,自己也将成为衣食匮乏、食用他人残食的僕人。

58、蠢丑体虚弱 轻蔑处处逢

  还有,心将愚痴到什麽也不知道,笨的像猪、羊一样;长得很丑,就像蟾蜍尸体被太阳晒焦似的(癞虾蟆乾),身体弱小力量羸弱。不仅如此,不管什麽时候,纵使不对他人做任何事,也会被众人欺凌、藐视。
  

傲慢苦行者 若属具慢者 卑劣何所似
 

  因烦恼我慢而非常骄傲,不曾食正法食的苦行者,若也是属于具对治法的我慢(佛慢)者,那麽请说,谁才是无法修持菩萨心续中〝对治法我慢(佛慢)〞的卑劣者呢?

59、为胜慢敌持我慢(佛慢) 彼为具慢胜勇士
         彼毁凡夫盛慢敌                   圆证众欲佛陀果

诸佛子菩萨为了战胜所要断除的坏我慢敌,心续中持着对治的坚固之我慢(佛慢)。这样的具对治我慢(佛慢)者(具慢者,乃具对治法我慢(佛慢)的人。),是十分值得讚歎、是战胜烦恼我慢敌的勇士。凡夫的我慢敌非常炽盛,被「想着我、我、我」的我慢敌控制,这我慢敌也被菩萨心续中的对治我慢(佛慢)完全地消灭无馀,而如实地圆满众生所要的究竟佛果、圆证菩提。

(c)、烦恼之我慢(佛慢)的修法

60、若处烦恼中 千百般忍耐 如狐不伤狮 不为惑所害

若处在生起贪瞋等烦恼的众缘中,例如美人窝或犹如罗刹的敌人中,应该生起对治力,身心千方百计地忍耐,要有如百兽之王狮子,不受狐狸等的弱小动物所伤害一般,不被贪瞋嫉妒等众烦恼侵害到。如果是上等士夫,则能让那促使自己生贪等烦恼的对方转而修学正法;中等士夫则不让自心生起烦恼;下等士夫则离开到其他地方去。

61、犹如大难生 人先护眼目 如是虽临危 不随烦恼转

不管发生多大的危难,如生命危险等,人们都会先保护自己的眼睛。就如同这个例子一样,不管发生多大会让自心烦恼生起的危难,菩萨也不被贪瞋等烦恼左右,应该要这样安住。

62、吾宁被烧杀 或砍吾首级 绝然不致敬 贪瞋烦恼敌

  纵使遇到很大的危险,诸如恶行的国王或大臣威胁:「你若捨弃烦恼,将用火烧死你!」,也不向烦恼敌低头致意。若要砍下我的头也行,但绝不向贪瞋等烦恼之敌致敬,不被它们左右!就是遇到像这样大的危难,也应该要能守护住。


  一切时与处 不行非理事


  同样地,一切时刻裡,不管发生什麽情况,除了如实做行善止恶的合理事情以外,其他善恶取捨颠倒的事绝不做。

(C)、欢喜军

63、如逐戏乐果 其所行之事 心极耽着彼 乐彼无餍足

要像一心只想嬉戏乐果的孩童一般,心中其他什麽也不想。菩萨爱好所做的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和智慧等利他的任何事情,诸如此类的事情,菩萨心生欢喜而不会感到满足。

64、欲乐虽工作 乐否却未定 菩萨事得乐 不行如何乐

世人为了快乐,虽然从事生意、农事等工作,但是却不确定工作的结果什麽时候可以得到,也不确定自己的身心是否能快乐,可是仍然对这工作不感到满足而继续做,至于菩萨,不管从事布施、持戒等的任何事,都能直接获得快乐,要是不去做它,心如何能快乐呢?

65、欲如刃口蜜 若不感餍足 寂乐之果福 如何感餍足

世间人享受声色等妙欲法,是利小而过大。有如我们用舌头去舔非常锋利的刀口上沾附的一点儿蜂蜜,舌头是会受伤的。但若对诸妙欲法仍不知足而继续享乐,那麽对果报是快乐,当下又是寂静无苦自性,于自他心续能累积广大福德资粮的布施、持戒、忍辱等善业,怎麽会感到满足?不用说也知道是不会觉得满足的。

66、是故为成事 如日中热象 遇湖急奔入 彼事亦应入

因此,为了要彻底完成六度、四摄法的事业,菩萨就要像正午时候燥热异常的大象,见到了湖泊,会毫无犹豫地进入湖中似的,对所做布施等六度的任何事业,也应该欢喜、毫无犹豫地去做。

(D)、捨弃军

67、力量若薄弱 暂置为续行 事成再续后 欲后应捨前

菩萨在修菩萨行的时候,有时会有力量薄弱的情形发生,例如气胆涎等疾病的缠身,或是生计匮乏等等。总之,若是行善的顺缘不具足、力量薄弱,为了以后要再做的缘故,暂且先放下。一般而言,前面的事情完成以后,再依次地做后面的善事,然而前面的事做完要想做后面的事情时,前面的也应暂且放下。像这样,在修行的时候,要方便善巧,应按自己的能力去做。

B、生二力的方法

(A)、勤勉力

68、如敌与老将 沙场剑相向 应躲烦恼刃 歼灭烦恼敌

有如沙场老将在战场上与敌人一起交锋作战时,有闪躲不被敌人武器击中、刺穿的技巧,也有能无误精准击中敌人要害、使敌人致死等等的技巧似的,自己在和烦恼敌作战时,也要能闪躲贪瞋痴等的烦恼武器,绝不被刺到、绝不败落,而且要根除消灭、粉碎所要断除的诸烦恼敌。

69、战阵失利剑 因惧疾拾取 如是若失念 畏狱速提起

有些人在战场上与敌人正面交战时,手中的刀剑若是掉落地上,会因为疑惧敌人将杀死自己,而赶紧拾起地上的刀剑。同样地,菩萨在修菩萨行与烦恼敌正面作战,有时若是忘记所缘的善法,而失去正念的武器,要想到经由自心续造的恶业,来世将堕到地狱,自己将被烦恼所毁等等的畏惧,儘速地让内心依着正念。

70、犹如依着血 毒素遍全身 如是若得便 过失尽遍心

如同与敌人作战时,被敌人的毒箭射中身体,箭毒依着血液而流遍全身,将有死亡的危险似的。现在,菩萨在修学学处时与烦恼敌作战,若被有如毒箭的烦恼敌找到机会,射入自己的心续中,其过失遍佈内心,并且经由恶业的造作,夺走了生善道和解脱的命脉,遍佈来世堕恶道的伤害,将有此种危险。

71、如予满油钵 近身剑逼吓 溢则杀而惧 具戒者专注

好比一个坏人,把装满芥子油的碗器交付在某人手中,并命其往前走,而刽子手又持剑逼在身旁威胁着,若是碗中的油稍微溢出就要当场杀死。这时,即便是在他周围表演歌舞,他也无心欣赏,因为害怕芥子油溢出,自己要被杀头落地而死,所以他的心连刹那也不敢分散于他处。就跟此例一样,入了佛门的居士或沙弥、比丘,总之是具戒者,便要如实地约束自心,专注于自心续的学处,不可分散他处。

72、故如蛇入怀 怎地速站起 如是眠懈至 迅速除彼等

有如胆小者,怀中突然出现一条毒蛇,心裡疑惧着是否会被咬而中毒,因此快速地站起来。就如同此例,一个初学菩萨心续中,有时若是懒散、贪睡、放逸、散乱,便应该怀疑自心续的学处会受损,马上去除懒散、贪睡、放逸和散乱。

73、过生一一斥 屡思吾今后 绝不犯此过 应如是行持

一个初学者的心续,有时可能产生大大小小的过错,若由烦恼引起身口意稍微的犯错,则应对所犯一一斥责自己,并告诉自己:我从今以后,无论如何不再犯这种过错。心续具正知正念地依着对治法行持,长时间地一再如是思惟。

74、如是一切时 正念应熟习 其因见上师 宜业应欲求

在年、月、日、时的一切时刻裡,不忘记善的所缘境。总之,不管是思惟暇满难得,或思惟死无常,或思惟业因果,或思惟轮迴过患,或修慈心、悲心、菩提心等的任何善事,对于每一善法的所缘境相,要想尽办法忆持不忘,并一再地熟习。要能熟习的因,就是求见自己的上师,或教导口诀的亲教师、轨范师,或是随念佛、随念法、随念僧等。总之,合宜的善业都要一再欲愿追求。


(B)、驾御力

75、必于行事前 皆观有力否 复忆不放逸 吾应轻快行

在行六度、四摄法或闻思修等善业之前,务必观察自己有无力量、顺缘,彻底完成这一切善业,如此观察后,再回忆于「不放逸品」裡所说的,思惟所修的学处不放逸、思惟所依的暇满不放逸、思惟所捨的烦恼不放逸。之后,自己就必须轻快地、有力量地彻底完成所要做的善业。

76、犹如风来去 吹动轻棉絮 如是随喜转 依此则皆成

要如空中的棉絮,随着风的来去吹动,而来去飘动一般,因自己的心非常欢喜布施、持戒等的善业,而驾御身和语去做,这样不管行什麽善业,都会圆满完成。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