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拉五明佛学院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次第修行 > 入菩萨行论

第九品 智慧(二)

作者:堪布贡噶旺秋 口述/张惠娟 译   发布于:2012/12/3 18:19:02   点击量:

3、用因去除增益(虚构)

(1)、破实有论的能立

111、如彼派二实 彼极难成立 若境由识成 依何立有识

像实有论派主张外面的事物连同内执实的心识,即境和有境所摄的两种法,其体性是真实存在。这在理上是非常难成立的。于此,

实有论者他说:「没有过失,由有境的心意识实有的力量,外面的任何事物也是真实存在。」

中观:「如果是这麽想,这麽主张,那麽虽然一切境是因有境的心而存在,但是所有有境的心或识是真实,有什麽依据或是能成立的理由呢?这是没有能成立的理由。」

112、识由所知成 依何立境有 因彼而此有 则二者亦无

实有论:「是依所知境真实存在,了知境的心识也存在。」

中观问说:「那麽色等所知境真实存在,有什麽依据或是能成立的理由?」

他说:「这是因所知之力,故心识存在,和因心识之力,故所知存在,所以是彼此因一个的力量,故另一个真实存在。」

中观:「如圣者们所说,〝彼此互相依赖的存在是没有真实存在〞般的,这两者也是没有存在。因为彼此一开始就是什麽都不存在。」

113、无子则非父 子从何而生 无子则无父 如是彼二无

中观:「就像是〝要是没有孩子之前,所谓父亲是不存在的〞,那麽孩子是从什麽地方产生的呢?因此没有孩子就没有父亲的名称。同样地,没有父亲,孩子也是不能生。总之,于胜义上这两者是没有自性的,心和境跟这个例子是一样的。」

114、如芽从种生 因芽知有种 由境所生识 何不知有境

实有论他说:「就像所有苗芽是从种子生出来的,地下有种子也是由于有了苗芽而知道的。同样地,因为依色、声等所知境所生的眼识、耳识等心识,为什麽不能知道是有色等这些所知境呢?是能够知道的。」

115、由异芽心识 了知有种子 于知所知上 凭何知有识

中观:这例子又和意义不一样,若是苗芽,是因为不同于苗芽的有情的心识能够知道,而说这土地上先有种子。但是,知道色等所知境若是需要识,那麽从什麽原因或能成立的理由知道识是实有的呢?这用知色声香味触的识和自明知都是无法知道心识真实存在的。

(2)、安置空论的能立

A、观察因 ─ 金刚屑因

(A)、破主张无因生

外道顺世师们说:「一般来讲,一切法没有因和造作者,是由自己的体性产生的,就像荆棘的尖锐和豆子的圆。」

116、世人现前识 见一切诸因 莲茎等种类 因之差别生

中观:「无因生是不合理的。就是现在世间凡夫他们的现前识也看到种子等的内外一切诸因,还有从因也能得知隐蔽的法,例如由烟推知火等,所以说无因根本是不合理。」

顺世师他说:「是无因的。像莲花等的茎、花瓣的数目、形状和颜色等这一切是没有先行的因的差别。」

中观:「这也不对,像莲花的茎、花瓣的数目的多寡、形状的差别和颜色的种类等的差别,这一切完全是依着先有形成这种和那种的因的差别而产生的,并不是无因生。」

117、谁作因差别 由昔诸异因 何故能生果 从昔因之力

问:「那麽像这样因的一切差别,是哪个造作者製造的呢?」

中观:「因的一切差别并没有任何其他的造作者,外器的草木、花果、森林和莲花等的茎、花瓣等的数目、形状的差别,内有情的身心等这一切,都是各自过去不同种类的因产生的。」

若问:「为什麽不同的因和缘能生出不同种类的果呢?」

中观:「这是依着因和缘的无尽上限的因和缘的力量产生的,根本没有不依赖因缘的。」

(B)、破主张常因他生

自在天因论者他们说:「内外情器的一切事物不是无因,是有因的,因是什麽呢?这一切是〝常〞、〝自然天成〞的自在天祂造作的。」

118、自在天是因 何为自在天 虽是谓大种 唯名为何劳

中观:「如果主张所谓的自在天是外器世间和内有情众生的因,那麽请说最初所谓自在天的事相或是体性是什麽?」

自在天因论者说:「地、水、火、风连同空的一切大种就是所谓的自在天。」

中观则回答说:「虽然是这麽说,但是因为我也主张依着前前的大种 ─ 四大,后后的色、声、香、味、触等大种所造色,由一个变成另一个产生出来。所以你命名称为〝自在天〞和我命名称为〝大种〞,只是名字不同而已,事实上并没有不同,因此,彼此为什麽为此辛苦地诤辩呢?不应辛苦才是。」

119、然地等是多 非淨常非天 无动众所践 彼非自在天

中观:「但是,实际上地、水等的大种,不是如你所说的自在天,因为主张自在天是唯一的,而地等大种是多法;承认自在天自己的体性是不变的常,而地等大种是无常;主张自在天具有心的活动,製造情器世间的慾望事物,而地等大种因为是无生物,所以没有心的活动;主张自在天是应恭敬、供养的神,而地等大种不但不是应供养的神,而且还在脚下被践踏;又主张自在天是乾淨的法,而地等大种是不乾淨,因此地等大种不是自在天,与你所说的自在天的特点不同。」

120、彼天非虚空 非我前已破 非思造作者 云非思何为

他若说:「自在天是虚空」

中观说:「不是的,自在天不是虚空,因为虚空没有心的活动。如果认为自在天是我,也不是我,因为前面已经用理将我破除了。」

又说:「自在天不是用观现世心所想的(即不是凡夫心可思议的)。」

中观:「不是用心所想的情器造作者也不对,说不是心所想的造作者做什麽呢?因为没有必要。」

121、何为彼欲生 我及自在天 大种岂非常

中观:若主张因的造作者自在天是不可思议的,那麽不可思议的祂,想生的果又是什麽呢?这是不合宜的,因为因果两者不可思议,故不能成为所知和能知。又主张是自在天所生的我,和构成地、水、火、风的因素 ─ 微尘,以及自在天的体性,这一切不都是承认为常的自性吗?是的。那麽常自性的因果两者,就不能是能生和所生。

122、识从所知生 苦乐由业生 云何为彼生

中观:像无常自性的认知蓝色的心识,是从无常的蓝色所知境生起一样,从无始以来产生的身心的快乐和痛苦等这一切是依着过去生世的善、恶业产生的,因此请说说看自在天生什麽果法?

123、若是因无始 岂有果之始 彼既不依他 何故不常作

中观:「若是因 ─ 自在天自己的体性是常,又根本没有开头或上限,那麽自在天想生的果也哪有开头呢?总之,有时生果,有时不生也是根本不合理。」

自在天因论:「自在天自己的体性虽是常,但不是恆常生果。」

中观:「这也不合理。自在天自己的体性若是常,为什麽不是恆常造作一切果呢?应该造作才是,因为自在天祂不是依赖其他的因和缘。」

124、若无非彼造 彼需依赖何 若依聚是因 则非自在天

中观:如果主张没有不是自在天生的法,因此自在天生果要依赖什麽其他的因和缘呢?应该是不需要依赖。如果是主张自在天依赖其他的因缘聚汇生果,那麽因缘聚汇成为果的因,自在天就不是因了。

125、聚无不生力 不聚无生力 若自在不欲 生应成他力

中观:又能生果的因和缘若是聚汇,那时自在天就没有不生各个果的权力;能生外内果法的因和缘,若是没有聚汇,自在天也没有生果的权力。观察因和缘聚汇的生果,为自在天的欲愿或不是自在天的欲愿,如果自在天不想生果,但因为因缘聚汇果产生时,那麽自在天就不是自主的,应成为依其他的因缘聚汇之力。

126、若欲复依欲 若行岂是彼 伺派谓尘常 彼于前已破

中观:如果主张诸因缘聚汇生果是自在天的欲愿,那麽是依赖欲愿,自在天应成为依他力欲愿。若是由因生果时,哪裡是自在天呢?因主张自在天是常,所以没有生果的行为。

又如外道伺察派说:「诸法的基本元素 ─ 微尘,其自性是常。」这也于前面用〝微尘有方的差别〞等诸理破除了,在此不需观察。

(C)、破主张自生

a、主宰

127、 常主众生因 数论师所许 喜乐苦与捨
   三德平衡时 诠说名主宰 失衡是众生

数论师们主张〝主宰〞是常、是一、体性是无生物、是一切的造作者、是本来不明现而后明现的外内情器世间的因。烦恼的贪欲,或是受力强盛时的乐受,又称为意志,是心清楚了知境的自性者;烦恼的瞋恚,或是苦受,又称为微尘,是心趋向境的自性者;烦恼的愚痴,或是捨受,又称为冥暗,是心不清楚境的自性者;像这样的三种功德处于均衡时,称为〝主宰〞或称为〝因〞,或称〝自性〞,他们如是诠说。又说,如果这三种功德不均衡,则从一个变成另一个,从主宰变成心或称为大,依此变成我执或称我慢,由此变成十一根和五唯量 ─ 色、声、香、味、触,共十六种,又从五唯量变成五大,总之变化二十三种相,或说从一个相变成另一个相,这是说种种外内情器世间的分位。

128、一有三自性 非理故彼无 如是无功德 彼复各三故

中观针对此说:「承认主宰是一,有意志、微尘、冥暗三自性是不合理的。若是三就不是一,若是一就不是三,所以没有所谓常、一、实有法自性的主宰。同样地,也没有恆常的主宰的三种功德。观察每一功德有无能显示是功德的法,若是没有能显示的法,就不是功德;若是有能显示的法,每一功德又有三种能显示是功德的法,那麽三种功德就成为九,九再成为二十七、、、如是一直下去,因此观察后也没有功德。」

129、无德有声等 相去甚遥远 无心衣食等 不容有乐等

若没有主宰的常、实有的微尘、冥暗、意志三种自性,却主张有其果的声唯、香唯等诸相法,是遥不可及的。就像没有陶瓷土而有陶瓷瓶般不可能。不但这样,无心自性的衣、食等主宰的物质法,都成为有苦、乐、捨受的心法,这是绝对不可能。

130、诸法彼因性 岂非已究讫 汝因乃乐等 彼不生氆等

一般上主张氆氇等实有法是产生苦乐的因的自性,这在前面观察身念处时,诸实有法一般是无自性或是无生的理趣,岂不是已经用理观察过了吗?而你却是主张主宰的常自性的苦乐等功德是氆氇等这一切的因,这是十分不合理。微尘、冥暗、意志或是苦、乐、捨三者不会产生氆氇等一切相法。

131、氆等生乐等 彼无故乐无 乐等常自性 毕竟不可得

因是从氆氇、衣服等唯量法产生乐、苦等,且因为氆氇等一切法,用理观察后已经是不真实有,所以这一切法的果,即所产生的乐、苦等,事实上自身的体性也没有真实存在和常的法。若如你的主张,苦、乐、捨三者是因(主宰的自性)有恆常的自性,那麽应该看得到才是,但是却不是恆常都看得到,所以它们是自性无生的体性,是空性的。

132、乐等若恆存 何故不感受 若是彼变弱 强弱复何是

如果主张乐、苦等是恆常的自性、一定有。那为什麽不是恆常的感受到它们呢?应该恆常感受到才是。如果是乐时苦变弱,和苦的力量强时乐就变弱,如此强弱变化是不能清楚感受到的。那麽乐、苦等强变弱或弱变强的自性又是什麽呢?因为你主张乐等是常的自性。

133、捨粗而变细 粗细是无常 如是何不许 一切法无常

因为若是承认乐和苦等,一个强或大的时候,另一个就捨强或大而变成弱或小,像这样的强和弱,都成为无常,无常实际上是非真实的自性,其体性的自性是不存在,是空性。同样地,你数论所主张的二十五个实有法都是由一个变成另一个,那为什麽不主张是无常呢?应该主张才是。无常之法自性不存在,除空性外无他。

数论师他说:「乐等虽然有强弱的变化,但因为没有捨弃自己的体性,所以是常。」

134、粗除乐非他 然乐显非常

虽然主张乐的强弱就是乐,并不是变成其他。但因乐的明显或强便是无常,所以乐或苦它自己的体性为什麽不是无常呢?就是无常。


b、正式破自生

135、谓无则不生 无故若许此 无显而生出 汝不许却存

数论主张:「在因(主宰)界中从过去就必须是恆常有的。因此,因(主宰)界中过去所没有的果法,怎麽样也不会新生出来,所以乐、苦这些是从过去一开始就恆常存在于主宰界中,然后缘只是令不显成为显明而已,就像黑暗中原本就有的瓶子,当举起油灯时,令瓶子明显出来一样。」

中观:「乐和苦等明显或强的自性,是过去所没有而新生出来的,虽你不主张如此,但是事实上它的体性就是这样地存在着,所以,过去没有新生出来和坏灭成为其他是无常之法,且成立自己的体性是空性。」

136、因中若有果 噉食成食秽 应以布价格 购穿棉花种

中观:如果如你数论师所主张的,乐、苦等的一切果法是过去从本以来就存在于主宰界的因中,那麽吃食物的时候应是吃粪便,不但这样,请用买布的钱买棉花的种子穿在身上就行,因为你主张棉花种子的因中真正存在着布的果。

137、世愚故不见 知彼者所立 世间亦有之 为何世不见

数论师他说:「虽然因中有果,但因为世间人不知道因果这样的论述,所以不见因中有果。」

中观:「知道因中有果真实实相的数论派诸大师们所立的〝进食不吃粪便而吃米饭;想要衣服不买棉花种子,买由棉花种子所成的布。〞这成规的论述,世间也有人知道,为什麽世人不见因中有果呢?应该见才是。既然世人不见的因中有果,那也就是不存在。」

世人若非量 明见亦非真

数论师说:「世间人不是真量。」

中观:「那麽世人清楚看到由因生果的心识,也不是真实,是假的自性,因此空性成立。」

138、若实非真实 彼量岂非假 修自性空性 彼故不合理

数论师他说:「若是主张能量境的真实心,胜义上不是真实的,那麽像这样的心所度量的诸法自性空义,不也是成为假的吗?像这样于真实性上断定诸法空性而修持,也成为假的,因此修空性应是不合理。」

139、未触假立实 不识彼无实 是故凡伪实 彼无实定假

中观:「由心虚构的、度量的瓶子等实有法,一开始心不接触或是识取它,就不能认定说它无实或无自性,因此凡自性是假的瓶等的实有法,断定说它无实、自性空、或是无生,也明显地于胜义上是假的。」

140、故梦中子死 想无子之念 障有子妄念 然彼亦是假

实有法和无实两者于胜义上都是假的。因此,就像作梦梦见儿子死了,心想儿子已经死了,〝没有儿子〞的这个妄念,虽是最初〝我有这个儿子〞的妄念的遮障,但是梦中的儿子死亡是假的,因为这个儿子从一开始就是无生的。就像这个例子一样。

(D)、用因总括要义

141、 是故如是观 无因绝非有 亦非住各别
   或所集诸缘 亦非从他来 非住非趋行

中观:「因此像前面所说的,用理观察蕴、界、处任何实有之法,都没有从无因而生。还有,因和果体性是一,从自己生自己,和因、果的体性不同,从他生他,如是的从各别因而生;或是依自和它两者的集合而生;如上的诸因缘生果的机会,也是绝对没有的,因为果不是存在于因和缘上,果也不是不依赖因和缘而从他方来的;果法也不是从过去就已经有的,住在因和缘上;而灭的时候也没有如所谓的因和果法从一处到另一处去。总之,离一切的生、住、灭,体性从本以来就无生灭,是空性。」

B、观察体性 ─ 大缘起因

142、愚所执为实 与幻化何别

凡夫的心因无明愚痴,凡所执着为实的外种子和芽、内无明和行等一切实有法,虽显现于心上但不真实,与魔术师变化的幻相有什麽不同呢?没有不同。

143、幻师及诸因 所变诸事物 应观从何来 又去往何处

魔术师所变化的象、马、军、车等,和为因的种子及无明、业行所变化的外如苗芽和内如苦谛的身蕴,这些实有法,请观察它们最初是从什麽地方来的?最后灭又去什麽地方?

144、因近而见果 彼无则不见 虚假如影像 彼岂有实性

凡是外如芽苗和内如行苦的身蕴果法,是因为自己的因(如种子和无明及业、烦恼)亲近而见到果。如果没有种子和取业的因,是看不到果的,这些是虚假不真实的,和镜子裡所现的影像一样,它哪裡有真实存在的体性呢?是没有的。

C、观察果 ─ 破有无生因

145、已有实有法 如何需要因 然而彼若无 如何需要因

此为观察是因的时候就有果的生,或是因的时候无果的生。如果,因有时就有实有果法,那麽哪裡还需要因和缘?不需要,因为果已经有了;如果,因的时候没有果,那时也哪裡需要因?一点也不需要,因为没有果。

146、纵以亿万因 无实不变有 无时怎是有 成有者为何

纵使百千万、千千万的因缘聚汇,也不能将因的时候无实有的果法变成实有,因为是没有的缘故。没有的时候如何是实有呢?不是实有,因为是没有。捨弃无实的自性变成实有,它又是什麽呢?因为无实和实有是相对立的。

147、无实不容有 何时成实有 实有不生起 不离无实有

当果自己的体性是无实有的时候,不可能有实有的机会,因此,果何时变成实有的呢?没有变的机会,果自己是实有的体性不生起,则绝不离无实的状态。

148、若不离无实 不容实有机 有亦不成无 应成二性故

果自己的体性若是不离无实的状态,就不可能获得实有的机会。就像无实果不可能变成实有的自性般,加以观察后,实有因也是不可能变成无实的自性。若是有可能,应成为实有和无实两种自性的法,这也是不可能。

149、如是灭非有 且无实有故 一切诸众生 恆不生不灭

如上所说,于真实性上,没有因的实有体性灭后变成无实的自性,而且一切因果之法实有的体性是不真实存在的,因此若是观察内外一切情器世间,于过去、未来、现在三世中恆常不生,凡不生者无灭之法,所以不灭。

150、众生如梦幻 若观同芭蕉 涅槃不涅槃 自性上无别

外内情器世间、蕴、界、处的任何法都仅是显现,于心的境上虽然有,但是其体性不是真实存在,如梦一般,如经上所说:「犹如年轻女孩之梦境,见到生子和子死,生则喜死则悲,应知诸法皆如是。」若是以理观察,有如芭蕉树干一样,不管内和外都是无实义、不真实存在。所谓涅槃(解脱)和非涅槃(轮迴),这两者于真实性上没有任何差别。龙树菩萨说:「涅槃之自性彼,乃轮迴之自性,涅槃无有自性,轮迴也无自性。」


4、证空性的功用

(1)、于自利上八法一样之理趣

151、故于诸空法 有何得与失 有谁行恭敬 或有谁轻蔑

像前面所说的,外内所集或是蕴、界、处所集的一切法,自己的自性是空的,在这些实有法上,有什麽衣、食、财物等可以获得的?因为所获的实物,其自身的体性不存在。同样,对仇敌、小偷、官司等,有什麽可以失去的?这也是因为所失去的法,从一开始就没有。同样,有什麽众生的朋友和亲人的讚歎、恭敬、承侍?因为他们的体性是没有的;还有,有什麽仇敌的欺凌、侮辱?因为他们也是没有自己的真实体性。

152、苦乐由何生 有何忧与喜 自性上若觅 谁爱复爱谁

身心有什麽安乐可以获得的?同样,不快乐或痛苦是从什麽地方产生?因为一切苦乐受自身的体性,是从本以来就无生。又对毁谤有什麽可以不高兴的?因为这一切于胜义上也是像谷响回音般不存在;同样,对称讚等有什麽可以高兴的?什麽也没有。

于真实性上,若用理观察寻找,哪个有境之心在贪爱呢?这是没有的;又贪爱哪个境呢?境的体性也是没有的。总之,因为境、有境(心)所集的一切法自身的体性不存在。

153、观活者此世 何为此生死 未已生为何 亲友复为何

若用理观察,现在活者的这一世,它自身的体性也是不存在,因此什麽是此生寿尽死亡呢?因为开始没有生的自性,死亡也就不合理。因此,生和死两者的体性也是不存在。像这样没有死,那麽所谓将生于来世又是什麽呢?前世已过去又是什麽?于胜义上是从本以来就未曾发生过前世,这一世未曾生,同样未曾死,以及未来也不生。还有自己的亲戚和朋友这些又是什麽?因为这一切于胜义上也不是真实存在,像梦、幻一般。

154、一切似虚空 如我应全持 诸求己乐者 争喜诸因故

总之,诸法离有、无、亦有亦无、非有非无、常、断等一切戏论边,有如虚空。和寂天我一样,善于观察实有法之实相的人们,应将此全部记在心中。

(2)、于利他上大悲心自然生起

具有业、烦恼束缚的所有世间凡夫,自己虽想获得身心的快乐,却是不知获得快乐的方法,因为与仇敌间的争斗和喜爱亲友的缘故而生烦忧乐。

155、烦乱与作乐 忧劳及争执 互相刺杀砍 因罪艰困活

由于斗争仇敌,身心尝受极烦乱的痛苦,因为喜亲爱友的诸种因素,以歌舞作乐,由于所追求的欲乐之法没有如愿而忧愁。十分勤劳努力地营求财富受用,又因为这些而与人不和,和他人互相争论,这时甚至互相用刀剑等砍杀、用矛等刺穿对方的身体。像这样由身、语所造的众多恶业,将使今生和来世活得极为艰困,这一切是菩萨行悲心所要调伏的对象。

156、一再生善道 频享众欢乐 死已堕恶趣 久历难忍苦

这些众生因诸佛菩萨的利生事业,有时候会因为受持居士戒等戒律,而一再获得善道人天之身,一再享受长寿、无病、富足等众多欲乐。然而,在那时候没有继续行善,又再杀害其他众生、抢夺他人钱财、邪淫等,因为如是造恶的罪过,死后再堕到地狱、饿鬼、畜生的恶道中,长时遭受寒热、飢渴等难忍的痛苦。像这些都是生起悲心的对象。

157、三有多险地 无证空性法 有空复相违 有中无空性

三界轮迴中有很多三恶道等痛苦的险处,又没有证空性获得解脱的方法,轮迴之处就是如此。在轮迴中,轮迴和空性彼此互相冲突,因此于轮迴中不听闻空性或证甚深空性,就像黑暗之洲没有光明。

158、于此难忍苦 如海无边际 于此善力弱 寿命亦短促

在这样的轮迴之处,是无可譬喻、十分难忍的。难于忍受的生、老、病、死、寒热、飢渴等痛苦,像海一样广大,超越时空边际,在这时候,就如前面说过的,行善的机会非常少,力量也非常薄弱,在这儿,行善的心有如白天的星星,虽然偶尔生起,但是寿命却没有久住的权力,极为短促。

159、于此复为活 无病痛而行 飢劳眠伤害 伴愚行无义

纵使得到善道身而有稍微长寿的机会,但是也将因为要求得长寿而做佛事、为了希望没有病痛而吃药,因缺粮、缺饮的飢渴度日,还有,遭受为人做事的劳苦,晚上昏睡,以及保护自己的财产、生命和身体免受他人伤害,或与凡夫恶友同行等事,而无义于今、后世之所需。

160、无义命速逝 观慧极难得 于此有何法 除灭散乱习

得到些许寿命,却毫无意义地虚度、迅速耗尽。因此能解脱三界轮迴的方法,如断定诸法自性无我的观察慧极难获得,在此轮迴之处,执着我和我所的散乱,从无始生世以来就一再地串习,哪有突然间就灭除的方法呢?是没有的。

161、于此魔精进 为令堕恶趣 于此邪道多 疑惑又难却

像这样,在轮迴中虽然得到善道身,有了些许安住的机会,但是这时候,力大的恶魔非常努力地应用着罪恶,就为了让我们堕入地狱等大恶道。因此,于此轮迴之处,充斥着常、断恶见等谬道行为邪说,而且对清淨的善恶取捨和业因果的怀疑,也是难以消除。

162、暇满难再得 佛世极难得 惑流不易断 呜呼苦相续

进入这样的境地,要再得到暇满有佛法的人身是非常困难,而逢佛降世间、值遇佛法和追随佛法等更是困难,自心续中如洪流般的贪、瞋、痴、慢、嫉、竞争心等,也是难以全部断除。呜呼!轮迴众生将永不间断地尝受这样的痛苦。

163、如是虽极苦 然不见己苦 溺苦流众生 呜呼堪悲悯

就这样,轮迴众生们身心虽然永远都只是尝受极大痛苦,但是由于愚痴的力量,却看不到自己有多少痛苦的真相,还贪恋无实义的轮迴之幸福圆满妙欲之法,他们是毫无止尽地处在无边的痛苦巨流中。因此,为了这些众生,证空性义的菩萨们说:「呜呼!应生悲悯。」

164、如人数沐浴 复数入火中 如是虽极苦 犹自引为乐

例如,有些疯狂的有情为求获得清凉的触感,一再地进入冰冷的河水中沐浴,当寒气逼身时,又一再地跳入火堆中,就这样处在极寒、极热的大痛苦中,却仍自以为得到快乐。轮迴众生也如此般地,有时进入恶道中尝受寒热、飢渴等苦苦的逼迫,有时进入善道中自以为有漏行苦和坏苦是快乐因而虚度时光,为这些应生起悲悯心。

165、犹如无老死 享受诸众生 先遭弑后堕 恶道极苦临

如此,轮迴的凡夫众生贪恋妙欲之法,努力追求,把自己当成这一生都不会老也不会死似的,放逸、散乱、懈怠地享受妙欲之法。首先,他们将被阎罗王杀死,之后堕入地狱等恶道中,身心长期遭受剧烈难忍之苦,对这样的众生应生悲心。

166、吾何时能降 福德云所生 己之乐聚雨 息苦火热恼

如此,由于行苦、苦苦、坏苦三苦的火,而十分热恼的轮迴众生,因菩萨行布施等的浓密福德雨云降下自身身心乐因的聚雨,他们的痛苦得以全部消除。总之,由福德所聚雨云降下自身身心的乐雨,消除了为苦所逼的众生一切痛苦。我什麽时候才能像这样呢?由此思惟而生悲心和发愿。

167、何时心无缘 诚敬集福德 为遭境损者 开示空性理

什麽时候才能对诸法不缘、不执、不贪地,虔敬积满福德和智慧二资粮,正确无误地为因执实、执相和二相的所缘境而遭殃的三界等虚空众生,宣说诸法本来离生、住、灭等所有戏论相的大空性?应一再如是思惟,且发菩萨愿。

二、品名
  入菩萨行第九品 ─ 令胜义菩提心不退失、不断增长的般若波罗蜜多。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