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拉五明佛学院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次第修行 > 修心七要

二、正修菩提心

作者:堪布贡噶旺秋 口述/张惠娟 译   发布于:2012/11/24 11:54:53   点击量:

讲到修菩提心,就是要修胜义谛菩提心跟世俗谛菩提心。在修胜义谛菩提心上,分为前行、正行跟结行三个部分。


一、修胜义菩提心

(一)、修加行

在修菩提心之前,我们首先应皈依跟发心。在皈依及发心上,我们依阿底峡尊者所做的皈依发心偈来唸诵,也就是平常我们所唸的:


桑杰却档措吉秋南拉,强秋巴杜达尼架速企;
达及谨叟吉贝索南吉,卓拉片企桑杰竹巴修,


此偈的意思为:


诸佛正法贤圣僧,直至菩提我皈依;
以我所修诸福德,为利众生愿成佛。


在正修菩提心之前,我们都应像这样唸诵并皈依、发心。


皈依、发心后,就是向上师、本尊祈请。先观想自己的上师、善知识与本尊大悲观世音菩萨是无二无别的,然后一再地向上师、大悲观世音菩萨祈请。


我们要这样想:上师跟本尊大悲观世音菩萨的体性是无二无别的,正端坐在自己前面的虚空中,自己在上师、本尊前献上七支供养,也就是顶礼支、供养支、忏罪支、随喜其他众生善根的随喜支、请转法轮支、请佛住世不入涅槃支,然后将所有善根功德为利他而迴向的迴向支。这跟【普贤行愿品】中的前段相同,也是我们平常课诵的内容,按照这样去唸诵并且思惟文字的意义,以此供养上师本尊。若不按【普贤行愿品】唸诵也可以,我们可依照自己所知道的唸诵、献七支供养。


献完七支供养后,接着坐在舒适的座垫上,双脚结金刚跏趺坐,数息二十一次,以气的一呼一吸算一次,如此数二十一次,在这当中不溷乱、不错误、不多不少的数息二十一次。


皈依、发心和七支供养都是让我们累积资粮、清淨罪障的方法,数息二十一次是让我们的心能够定下来,胜任修行,以上是加行的部分。

(二)、修正行

思诸法如梦 观心性无生
对治亦自解 道体住赖耶

本颂正文中所讲「诸法如梦」,就是说一切为我们所执取的境,如色、声、香、味、触、外器世间的山河大地、内在的有情众生等,所现一切景象有如夜晚的梦境一般,没有差别。实际上是因为我们的心识迷惑了,才显现出外在的器世间以及内在的有情众生,其实除了心以外,再也没有其他的法。对于这些实际上是我们所捏造虚构的器世间、有情众生,我们都应将它断除。应知一切法都是我们迷惑的心识所展现的,它只是一种显现而已,并无实性。对于一切外在的境都应如此瞭解、深信,然后安定下来,内观自己的心性。


当如此修时,我们可能会认为自己的心是真实的、是存在的。这时就要观明知心及无生。这个意思就是说我们将心任持在明知的体性中,然后观察自己的心,去找出心是从何而生?如何生?当我们这样去找时,根本找不到,因此「生」是空的。


我们用什麽方法观察分析呢?我们可以这样观察:是不是从色、声、香、味、触、法六尘生起?或从眼、耳、鼻、舌、身、意六根生起?或从虚空中生起?到底它生起之处在哪裡?眼识生起时,我们就观察眼识到底是从眼识的境-色所生起呢?或是从眼根生起?抑或是从境、根之中生起?如此观察、如此寻找,根本找不到生起的方法,所以我们说「生」是空的。


再来,讲「生、住、灭」中的「住」,这住也是空的。心到底住在何处?住在上半身还是住在下半身?住在身外还是住在身内?是住在皮肤上还是在肉上?住在骨头上还是在骨髓上?现在我们这个心到底住在何处?是住在这个手脚身体以外呢?或是在屋子?或山、水?或其他众生身上?心到底住在什麽地方?我们去找、去慢慢的观察,然后保持在自心的心性中。如此去找,根本找不到心的住处,所以「生、住、灭」中间的住是空的。


心的灭也是空的。一开始就找不到「生」,中间的「住」也找不到,自然就没有「灭」,所以说最后的「灭」也是空的。这就像一开始根本就没生小孩,一个不会生育的女人的孩子死亡了,这是根本不存在的。


如此观察生、住、灭,然后再清楚看看「心」,它的颜色是白?是红、黄?是圆形的?是长方形的?还是椭圆的?当我们如此去找时,就清清楚楚的知道,「心」根本没有任何颜色,没有任何形状。「心」住在身外或是住在身内?它不在身内也不在身外,根本找不到它的住处,所以我们心识的体性根本是无实的。知道后,我们就在无念中禅定,然后保持在明智的体性中。


如此住定时,也就是说安住在自己的面目上时,就会认为自己的身心是空的、是一无所有的,也就是对治实有的,对治到一切都是无的,这种念头会产生。接着本颂就说:「对治亦自灭」或称:「对治自地解脱」。用思惟自己身心是空的,来对治身心是实有的执着。接着再看看「身心是空的」这个对治法的体性,这个对治法也是没有自性的,然后离一切戏论,将我们的心安住在离一切戏论中。


要如何安住在如此的境界中?本颂说:「道体住含藏」,这就是说要离七识。我们有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在这六识上又加上第七意识,第七意识就是一直执着着「我、我、我」,执「我」的这个识,就称为第七意识。这七识的戏论要全部远离,并且了然自心的本性是无的,是没有任何颜色、没有任何形状,没有生、没有住也没有灭。心不执着一切,住在清清楚楚的无念中,这就是本颂中「住含藏」或「住赖耶」的意思。


总而言之,心是清明、无念的安住,是清清楚楚的,就像完全没有风吹动的灯烛一般,在这样的境界中,能安住多久就安住多久,如此观察自己的心性,然后保持在心性中。

(三)、修结行

中间修幻夫

在本颂中说:「座与座间修幻夫」,当我们在禅定时生起怎样的觉受,下座后也要随着这样的觉受。换句话说,下座后的行、住、坐、卧一切威仪中,也应观自他众生以及外在山河大地的一切景象有如幻相般,它虽然清清楚楚的显现,但体性却是无实的。下座后的一切行为,要能够具有这样的正念和正知,要知道一切只是显现,体性是无实的。不管在禅定或是后得的情境中,心都是善的,要知道一切都是如梦如幻的,具有这样的正念跟正知,这个是最胜的修行。以上是修胜义菩提心的方法。

二、修世俗菩提心

(一)、修根本

杂修二取捨 彼二乘风息

修世俗菩提心有禅定和后得,首先讲禅定。本颂所讲的就是施、取二法轮流修。施、取二法轮流修的意思是说,将自己的乐跟乐因的善,施予他人,而众生的罪业、痛苦自取承受,这是非常重要的教法。


寂天菩萨说:「如果自己与他人想要快速得到救护,就必须行自他交换,这是非常秘密殊胜的法。要是自己的快乐跟别人的痛苦不如实做交换,就没有办法成佛,而且在轮迴的世间也不会有快乐。」又说:「为了平息自己的伤害和平息其他众生的痛苦的缘故,要将自己送给其他的众生,照顾其他众生有如照顾自己般。」


在修自他交换的时候,要先从自己的母亲想起。无论生我们的母亲是活着或已过世,都要有如在世般的,想像她就在自己的面前。从自己入胎开始,一直到抚育期间,母亲都是非常慈爱的养育、照顾我,让我今天能够听闻佛法并且行在成佛的道上,这都是母亲所给予的,母亲的恩德非常广大。不仅这一世或过去世,无始以来曾有多世都为我的母亲,当她是我的母亲时,总是以慈眼看我,对我百般呵护照顾,不让我受到伤害,帮助我的身心得到快乐。母亲的恩德是非常浩瀚的,我们要忆想着母亲的这种恩德。


要如此思惟:「母亲为了照顾我,就像僕人对主人一样,现在母亲却在三界中遭受生老病死的种种痛苦。」因母亲正遭受种种痛苦而生起悲心,这种想法在心中要非常殷切、强烈的生起,并且为了要报答母亲的大恩,因此我要将伤害母亲身心的痛苦去除清淨。


我们知道生老病死真正伤害着母亲的身心,而伤害母亲身心的因就是业和烦恼,母亲的苦因正是业烦恼的「集」,也就是苦、集、灭、道的集,这些我们都自取承受。所以,我们要一再地如此思惟,将母亲的苦和苦因自取承受。要如此思惟:母亲身心所有的生老病死、寒热、飢渴等痛苦,和造成这痛苦的因-业、烦恼,全无遗漏的总集起来并进入自己的心中。如果能这样思惟,应当生起欢喜之心。


我们要思惟怎样才能帮助自己的母亲,让母亲得到快乐。如果我们将自己身心的快乐及得到身心快乐的善业给母亲,就能够帮住她,让她得到快乐。那麽我们就将自己身心上的一切快乐以及快乐因的善业,毫无珍惜、全无保留的都给母亲。再这样想:我们将自己的快乐及乐因施给母亲,母亲的身心马上就得到快乐,并且具足了修行佛法的善缘,具有成佛的力量。「若能这样,不知该有多好。」我们心裡如此一再地思惟并充满欢喜。


将自己所有的快乐及乐因善业施给母亲,将母亲身心的痛苦、罪业自取承受。一再地做这种观想,之后并再思惟,依着「将自己的善和快乐给母亲,将母亲的罪业、痛苦自取承受」的因缘,母亲现在具有无边快乐并具有快速成佛的力量。


将自己的乐及善施给母亲,将母亲的痛苦、罪障自取。这种自他交换菩提心的修法,是先以自己的母亲为对象开始修持,待修持稍稍娴熟后,再渐次的将观想对象扩大到父亲、兄弟姊妹、亲人、友人、自己的同乡,到最后缘着等虚空所有一切众生,来做施跟取的观想修持。


从无始以来到现在,等虚空一切众生皆曾是自己的父母亲,他们曾为自己父母亲的次数是无法计算的。当众生为自己父母亲时,不断的利益、帮助自己,对自己只有恩德而已。具恩的父母众生,现正处于三界轮迴中遭受一般生老病死的痛苦,以及三恶道中个别的寒热、飢渴、愚痴等的种种痛苦。「一切如父如母众生,若能从轮迴恶道的痛苦中解脱出来,不知该有多好。」心中要生起如是强烈的悲心。


如此父母众生,在轮迴恶道的一切痛苦,整个聚集起来融入到自己的心间。将自己这个身体、身上所有的受用,以及过去、现在、未来三世的善根,都有如太阳光芒般的放光照射,将所有一切受用善根放光,全部都施给父母众生,让父母众生的身心都能够得到快乐,并且善根福德不断的增长。「父母亲要是能够如此,不晓得有多好。」心中强烈的生起这样的想法。


这种自他交换菩提心,必须依着我们的气息来做。本颂中所讲「彼二乘风息」的意思,就是要我们依着呼吸的气息来修自他交换的菩提心。将气息慢慢呼出的时候,就观想自己身心中的快乐以及乐因的善,如太阳生起般光芒四射的进入其他众生的身上,将众生身上的罪障、痛苦全部去除,有如太阳出来后大地的黑暗整个被清除般。当气息内吸的时候,观想其他众生身心上痛苦跟苦因的恶业,全部化成一团乌黑进入自己心中,进入心中后再整个化为空。这种将乐、苦、善、恶业交换的施取方法,是不共的教法,是在禅定时候的修持。


接着讲下座后的后得修持。

(二)、修后得


三境毒善根 诸威仪持颂 取次从自起

本颂中「三境三毒三善根」的意思,就是当色、声、香、味、触、法六境非常美好时,我们就生起贪;当色、声、香、味、触、法六境不为我们喜欢时,我们就起瞋恚之心;至于不是美也不是不美者,也就是处在两者之间的,我们心中就生起愚痴。面对所意欲的境、所不意欲的境或非意欲也非不意欲的境,我们分别生起贪、瞋、痴三毒,这情形也有很多其他众生都跟自己一样。将一切众生心中的贪、瞋、痴三毒,完全无遗的聚集在自己心中,然后再将它化空,如此众生心中就没有贪、瞋、痴三毒,就全都是善的,我们要一再地做这样的观想。


为了不让我们忘记,为了让我们能一再地忆想,本颂中提到「诸威仪以文字修」。讲到「诸威仪」,指的是一切行为,包括到任何地方、任何处所,或是睡觉,或是吃、喝等一切时刻中。我们的口中要唸诵着:「希望父母众生心中的罪业以及罪业的苦,都在自己身上成熟;自己身心中的快乐跟善,都能够在众生身上出现。」口中如此唸诵,心中亦强烈的生起这样的想法。


为了让自己有能力去取父母众生身心的痛苦,我们必须按照「取」的次第来修。对于未来将伤害我们的痛苦,现在就将它取来;未来将伤害自己的痛苦现在自取,就是要将罪恶断除,这是为了不让罪业在未来伤害自己,让自己产生痛苦。同样的,我们也去帮助其他众生,让他们也能够断除罪业。


以上将正修菩提心的修胜义谛菩提心及修世俗谛菩提心讲完。接着讲第三要点-取恶缘成菩提道。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