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拉五明佛学院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上师开示 > 仁波且简传

修行

作者:   发布于:2012/11/22 16:44:47   点击量:

修 行

 

    一九八一年国家宗教政策放开,许多僧人纷纷受戒出家,仁波且因自己修行未果,没有公开活佛身份,决定先寻找上师,好好修持,待有一定成就后再回寺院。于是他一边任教一边修法,在六个月内完成了四加行。他的第一位上师,宁玛派歇钦堪布第一次传法就传授仁增江措宁波掘藏的法:《大圆满极胜心要三宝总集莲师心意合修法》。此后,仁波且一直修习此法。其间断续闭关,时间多选在学校放假的三个月里,加上平时抽空,一年也有四到六个月闭关时间。

    仁波且的舅舅临终前曾嘱咐他说:“你是二世利美法王认定的活佛,一旦你听到他的名字就一定要去见他。”不久,三世利美法王宗萨蒋扬钦哲仁波且从印度回藏地,为了确切知道自己的身世,仁波且身着便服,长途跋涉前往拜见。宗萨钦哲仁波且与他一见如故,并抱头行碰头礼,还给予他萨迦四大本尊的灌顶,并劝仁波且回瓦拉德钦寺任主持。观因缘尚未成熟,仁波且没有马上回寺院。

    仁波且在党校任职期间曾求学红、白、黄、萨迦各派教法,从中体悟灌顶易得,口耳传承难求。拜了不少有名望的转世活佛,尽管他们都是很殊胜的上师,但由于文革之后,百废待兴,上师们忙于恢复寺院,无法给予详细的传授与引导,只好自己苦修。二十七岁那年,仁波且下乡搞调研,因生活艰苦,同去的五六个人以打猎改善生活。那时仁波且已受戒不杀生,但还吃肉。一天,同事外出,留下十多只已剥皮的兔子悬在梁上。望着兔肉,仁波且心生大悲,如同见到婴儿的尸体一样。众生谁不爱自己的生命,因为人类的一口之食而活活被宰杀,多惨呀!于是他暗下决心,不再吃肉。一段时间后,果真不想吃肉了,一吃就吐。此后的十年里,仁波且一直素食。由于各种因缘,为了与众生结缘,在一些成就者的劝说下才恢复肉食。

    在一个萨迦寺院受八关斋戒后,仁波且在修持上更加精进。开始一边工作一边辟谷,每两天吃一餐,于午前吃,每天都要在坛城里佛像前受戒,并严格持戒。每天下午六点至第二天早上六点禁语。这样修了两年,瘦得皮包骨头,但身体上未有不适。两年里,由于严持八关斋戒,仁波且增长了慈悲心,积累了福慧资粮,为日后的修持奠定了基础。在辟谷期将满时,仁波且心中生起迫切要拜师进一步求法的念头。一天,他正打坐祈请蒋扬钦哲上师,眼前突然现出一个三角形图像,中有一金刚杵,景象就刻在脑海里。从那时起,仁波且就感到将有极殊胜的因缘出现。

    那年冬天,仁波且一路顶礼,行了半月路程,到达嘎妥觉沃山(金刚持道场)。日出之时,他来到一座萨迦寺院,在老喇嘛的引见下参拜了康区最殊胜的三尊护法像之一,玛哈嘎拉泥塑像。据说此像是元朝国师八思巴带来供在寺院里的。此护法像曾示现过许多奇迹。

    文革期间,寺院被毁,护法像被红卫兵抄去砸碎。可他们一走,泥巴碎片又合成完整的佛像得以保存。在动乱年代里,佛像不知去向。浩劫过后,护法殿修复之时,正逢下雨,寺旁一块巨石被雷电劈开,里面端坐的正是这尊护法像。

    令仁波且内心深受震撼的是寺院里一位大成就者的头骨。他用放大镜亲眼看到:头骨正中是成就者的法像,右边清晰地显现大威德像(他是修大威德成就的),左边是藏文“阿”字(表法身成就)。头骨上红、白、蓝色的舍利密密层层地向上涌出。看了这个头骨后,仁波且对佛法生起了永不退失的信心。

    在绕山的日子里,仁波且看到许多老人及小孩也是不远千里,来此虔诚礼拜、诵经、绕山,深感时光易逝,人生无常,惟有精进修行才不虚度此生。

    在朝拜嘎妥觉沃山的途中,仁波且得遇萨迦约日喇嘛,一位成就的上师。第一次拜见时,上师就以活佛的称谓尊称仁波且,并说一直在等他。仁波且心想上师不可思议,自己与上师又很相应,遂决心向上师求法。当上师把所修功课的经文置于仁波且头顶时,他眼前化现出一座白塔,上有释尊的像。经文一拿走,景象就消失了。当上师第二次把经文放在头顶时,仁波且见到了莲师像,两旁还坐着两位萨迦派活佛,第三次见到的是阿弥陀佛像,第四次则是金刚萨埵的侧面像。此时,上师对仁波且说:“我已给你殊胜的四灌顶了。”仁波且感到自己一生中从未遇到如此相应的上师,决心第二年再来跟随上师修行。此后的一年里,他就断续闭关修行。

    七、八月间,时值大旱,各寺院都在诵经祈雨,仁波且也发愿祈雨。一晚,似睡非睡之时,他仿佛听到约日喇嘛的声音:“你要降雨,须到莲师净土去,不用走路,心念即可到达。”刹那间,仁波且发现自己已身临莲师净土,那里妙音缭绕,空行妙鬘,莲师端坐在狮子宝座上,身旁还坐有七位出家人,正是莲师初到藏地时受比丘戒的七人。等他细观莲师时,净土就消失了,而房顶上已滴滴嗒嗒地下起雨来。

    仁波且深感佛法不可思议!上师不可思议!是上师的加持把自己带到了莲师净土!可正当他欲再拜见上师时,传来了上师已圆寂的消息,仁波且的心仿佛被掏空了似的,深深忏悔自己不明佛法难闻,善知识难遇,无出离心,错过了因缘最殊胜的上师(即使是多年后的今天,他仍深感惋惜,一再提醒弟子以此为戒,珍惜好机缘)。从此,仁波且发誓一定要修出成就,并受戒闭关。

    为了有更充裕的时间修行,仁波且放弃了在人事局工作的优厚待遇,到烈士陵园守墓。在那儿他连续闭关三年,后为弘法而离职。

    此前仁波且一心想拜大成就、有名望的转世活佛为师,尽管早就得闻秋英多杰上师是成就的瑜伽行者,但因上师不是转世活佛,名声不大,未加重视。约日喇嘛的圆寂深深触动了仁波且的心,一位成就且相应的上师是多么难得!于是仁波且放下傲慢心,向秋英多杰上师求法,听闻教法后,仁波且深感上师的口耳传承不可思议,便跟随上师修行。从此,每隔三、四月,他就到上师的道场接受指点、传法,其余时间自己闭关修行。一九八八年仁波且接受了上师的究竟灌顶。

    一九八九年仁波且跟随秋英多杰上师到兴海县扎嘎杰宗山莲师道场闭关,一九九零年又单独前往闭关三个月。在闭关过程中,仁波且感受到无比的加持。在莲师洞闭关时,得见莲师最殊胜的护法,并体悟上师、本尊、空行、护法原本是清净、无着的自性显现。在空行洞闭关时,干粮即将耗尽,蒙诸佛菩萨加被,得到一群修行人的食物资助。后来就一个人用所有干粮与糖果虔诚地举行会供。当他祈请诸佛、上师、本尊、空行入供席时,有七只野石羊前来,倾听他诵经,又有上千只各种鸟儿飞来聚集左右,仿佛上师、本尊、空行降临坛城。仁波且一时悲喜交加。刹那间,思想之流被截断,周围的一切物质现象也消失了,只有当下的觉醒。约摸过了九个小时,他才恍然发现动物们都已散去,只留下一些残食,鸟和羊的印迹。经此,仁波且了悟,当自心具足恭敬与虔诚时,外在的道场就与自心清净的道场融为一体,从而使加持源源不断。

    从那时至今,仁波且几乎每年都要在此道场闭关。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