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拉五明佛学院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传记故事 > 佛教故事

密勒日巴大师歌集(十五)

作者:   发布于:2012/9/20 16:19:20   点击量:

密勒日巴大师著

目录

第四九篇 被宰的羔羊
第五十篇 瑜伽饮酒歌
第五一篇 对惹琼巴之衷心忠告
第五二篇 惹琼巴离师赴卫
第五三篇 密勒日巴与当巴桑结的会晤
第五四篇 超度亡灵的故事

————————————————————

第四九篇 被宰的羔羊

敬礼上师。

  尊者密勒日巴在雅龙腹窟居住的时候,他的心子惹琼巴难免有时心中会生起一点世间八法的欲望,尊者一再叮咛他要断舍这些念头。惹琼巴想道:“我不是已经舍弃了家乡,亦不为八法所染吗?”就启禀尊者道:“常言说:‘一个人如果舍弃了家乡,他的学佛已经成功了一半了。’这句话说得不对么?”

  尊者道:“仅是这样是绝对不够的,听我歌曰:

    一切部主(1)之体性,住于顶间大乐宫,不为过染我上师,
无量功德所庄严,我目瞻仰无厌足,礼赞尊师马尔巴前。
虽舍家园游他乡,仍需如法循规行,如思沽名及钓誉,
终堕世间法网中。虽舍承事上妙食,仍需自力而收藏,
若贪美味及饱足,终堕世间法网中。虽舍毛料着披风,
仍需循矩作缝纫,若贪轻柔细麻衣,终堕世间法网中。
虽舍家宅住茅蓬,仍需循矩作补漏,若贪威地及净厨(2),
终堕世间法网中。虽舍广地种小田,仍需循矩植稼穑,
若贪时速收成多,终堕世间法网中。轮回诸法无实根,
深观无体不可得,证此即是大涅磐,法性空寂遍一切,
莫执瑜伽为常法!

惹琼巴道:“真言乘乃是(极善巧的)方便道,如果依之而享用少许一点点的欲乐是否可以呢?”

   尊者答道:“如果因享用欲乐而能助长修持,那是可以的。但如果修持反成为欲乐之助长,那就不可以了。当我在马尔巴恩师前学法的时候,他曾对我说道:‘你应该舍弃世间八法和欲乐,粗衣粝食的专志去修持。’我依嘱专修,因此在身心上产生了些微的功德。你也应该舍弃世间八法,莫要错过机会,专志去修行才好。”随即歌道:

    上师生平常记心,甘露训示勿暂忘。切莫以为时间多,
日后再修又何妨?如此想法极愚蠢,错失机会断善根,
是故心应与法合,专志一意习禅观。若贪此生来世苦,
享眼前乐障碍出,若思日后修不迟,此种想法甚愚痴!
人若畏死应自觉,应勤精进修正法,造罪必然堕恶趣,
心生欺诈终自毁。心生恶念断福德,期后世福应勤修。
贪着美衣自心乱,贪鲜美食造罪行。喜悦耳言坏佛说,
舍八法兮修正法!欲成富翁招敌怨,眷属众多懊恼频,
集聚财物生邪见,心与法合应勤修!能修心必生证悟,
不能口说成谎骗。长恒修持甚稀有,故应离散精进修。
心契佛法随时乐,独居毕竟最殊胜,如宝禅观明空定,
惹琼吾子兮常记心!

尊者观察后,觉得惹琼巴对世间八法的欲望虽然少了几许,但仍不能完全断除。因此想道:“应该想法子激励他的出离心才好。”于是,一天就带惹琼巴到雅龙的市场去,那时来了许多印度边界的商人。尊者和惹琼巴就走到市集去乞食。看见一排一排的肉砌成像墙壁一样,(牛羊)的头堆成像山一样,(牛羊)的皮铺展在地上(满街都是),屠宰所流的血如湖水一样的流漩。还有那些许多待宰的牲畜被绑在椿上。在这些畜牲群中,有一个从蒙境来的一只手臂拘挛的老头子,(正在屠宰)一头大黑羊,用手伸到羊肚子里面去掏其内脏,羊的肠子长垒垒的
就掉在身体外面。此时那黑羊拼力挣扎着逃跑出来,在极恐惧中大声的哀叫,混身猛烈的颤抖着,蹒跚走到尊者父子的面前来求庇怙,尊者见状忍不住眼中簌簌的流下许多泪来,立时就对着黑羊修了迁识法,将羊的神识立予超度,引入菩提道中,在难以忍受的极端大悲中,尊者唱了下面这首歌:

    嗟呼!悲哉!轮回诸有情,何不向上看取解脱道?!
业苦哀号呼声令人悲!错以人身有暇何愚昧!
屠杀无辜众生甚可悯,所行自找苦恼甚伤哉,
杀戮父母罪肉排成墙。嗟呼!何事较此更可悲!
流血成渠何去何从哉?肚虽饥饿忍食此肉耶?
如斯愚昧造罪深可哀!重障无明愚痴蒙蔽故,
罪报自受舍己尚有谁?见此逆行我心甚痛哉!

    业重之人事烦忙,所作无非多造罪!未尝片刻思来世,
思罪行兮心惶惑!见斯人兮我心畏,惹琼吾子今见否?
见已不念正法耶?思此悲痛应椎心,恼逼不觉心风生。
修行应往山崖去,思兮应思上师恩,逃避应离罪行根,
舍弃应舍世间法,受持应守修观誓,若能善思此语意,
应尽形寿修佛法。

惹琼巴心中极为悲痛,从心底生起了强烈的出离之念,不觉流下许多泪来说道:“上师啊!我从今以后一定遵照您的训示舍弃世间八法和造罪之食,专志去修行,现在我们主仆二人到那一个寂静的山中去修呢?”尊者以歌答道:

    嗟呼!轮回众有情,恶业蒙蔽愚痴重,妄念之贼万千生,
使心散乱难暂停,教彼习禅甚要哉!应勤守护克散乱。
罪业深重之众人,从不念及死将至,你我老小二惹巴,
前往雪山(3)习禅去。轮回路途险又长,五毒盗匪狠暴狂,
持明体儿甚紧要,应觅智慧守门者。罪业深重之众人,
从不念及死将至,你我老小二惹巴,拉息雪山习禅去!
罪过之山厚又高,烦恼猎人(鹰)犬恶,三昧走兽易捕杀,
应避真实(空性)处。罪业深重之众人,从不念及死将至,
你我老小二惹巴,拉息雪山习禅去!于此幻身破烂屋,
日日食消风雨侵,年月累积雨滴漏,幻身破屋终毁灭,
应勤补漏死无悔。你我老小二惹巴,拉息雪山习禅去!
轮回大海深又深,明体浮囊作依载,迷乱汹浪甚危故,
急避无二岛屿去。罪业深重之众人,从不念及死将至,
你我老小二惹巴,拉息雪山习禅去!贪欲草原极广阔,
家庭泥淖陷人深,大象陷入应奋离,速寻解脱安稳地。
罪业深重之众人,从不念及死将至,你我老小二惹巴,
拉息雪山习禅去!小乘见修甚误人,劣慧自扰无事忙,
六道险崖易堕落,(应避无上解脱地)。罪业深重之众人,
从不念及死将至,你我老小二惹巴,拉息雪山习禅去!

 歌毕,尊者主仆二人即走离市集,其时,市场中由外地来的人,和本地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对尊者生起了信心,大家都争着来供养尊者,但尊者对他们说道:

  “你们的供食是造罪而来的,你们的供养是属于世间八法的。”不肯接受,带着惹琼巴到拉息雪山去了。

  这是“有备则无惧死亡”的训示。

本篇注解

  (1)一切部主,此处大概指五方五部之佛陀坛城之总主。

  (2)原文意义不易明了。

  (3)原文作“拉息雪山”。
 

        第五十篇 瑜伽饮酒歌

 尊者密勒日巴父子在拉息雪山的大降魔窟中居住的时候,许多非人鬼众齐来变现种种凶恶可怖的境象作扰。惹琼巴(甚至不能安宁的静坐)所以他只好独自躲在后面的窟室里,把自己隐藏在三昧中才能悄悄的住下去。这些精灵鬼众对尊者一面显现出各种狰狞的凶相,一面投掷种种矢石,疾如骤雨,又大声喊叫道:“你的血和肉,我们谁要拿走就拿走!”同时发出种种的丑恶的声音。尊者就对他们歌道:

祈请上师赐吉祥,清凉热恼及毒怨,汝等恶鬼深可悯,女魔万军烦恼炽,
恶意毒心串习故,常乐损恼诸众生,喜啖血肉之食故,勇于断命及杀生,
由此投生饿鬼道,得报鄙恶下贱身,多行恶业堕地狱。从不思念解脱因,
何得解脱之方便?常期堕落深可悯!我住空性金刚座,以神通力变化身,
汝曹若能夺我身,有何不可甚快哉!众鬼集此亦乐哉!

 歌毕,尊者随即进入水遍处三昧。片刻间,较前更多的精灵鬼神皆来集聚。

  其中有一异常可怖的女鬼说道:“他是什么人啊?”另一个魔鬼说道:“他刚才就在这个水(池)前面坐著的。”说着就把一块小石弄落在水池中了。尊者忽的全身赤裸突然出现在魔众的面前,众魔见状大惊窜逃而去。过了不久,魔众又回来再度变现各种魔境来侵扰尊者,但毫不发生作用。于是他们说道:“让我们和解了吧!”

  尊者心住大悲以歌答曰:

诸魔鬼妖善谛听,汝等恶业魔军众,由众业故自受报。我已究竟法性地,
现证万显皆法身,魔军于我成庄严。鬼魔谛听善谛听,汝等若皈依三宝,
必能投生善妙地;若能不食血与肉,必获善界趋解脱;若于众生不损恼,
必能速趣菩提道;若舍不善及罪行,即能趋入佛陀教;若能奉行十善法,
则能了达上师诀;若能息灭三门扰,则能趋入持明道;若能持守坚誓戒,
你我谐如达和解;若能奉持三昧耶,必获诸佛之摄受。

 众魔听了此歌都生起了信心,对适才侵扰尊者的罪行皆诚心忏悔。然后说道:“从此我等将为仆为奴,听奉尊者的命令。现在请您传给我们一些法要吧!”

  尊者就对他们说皈依及发心,讲述业果不坏的道理。众魔皆把自己的命根和心根供奉尊者,然后离去。

  随后尊者就问惹琼巴道:“昨天晚上你看见什么了吗?”

  惹琼巴说道:“昨夜我在光明定中看见一椿很有趣的事。我看见有一个人向尊者的床上掷下一个小石头,不知击中了尊者的身体没有?”

  尊者说道:“昨夜我因为感到非常喜悦的觉受,身体融化成了水。也不知是否有一小石击中了我,但现在觉得身体上部此处略感不适,你现在替我检查一下。”

  言毕,尊者即再度(进入水大遍处三摩地,)使全身变化成水。惹琼巴(果然看见小石在水中,)遂将小石取去,尊者身体遂康复如旧。

  不久,许多弟子们都来朝谒尊者。尊者对他们说道:“让我们到拉息雪山前面的那座高山上去游耍一番好吗?”

  徒众们说道:“尊者现在已经年迈了,恐怕爬不上那座高山,所以最好还是不要去吧!”

尊者道:“我也许可以很容易的登上那座山吧!”随即歌道:

敬礼一切诸上师。今日密勒兴致高,雀跃欲登彼高山,惟我色力衰朽矣。
密勒日巴年老矣,山兮巍巍不动摇,安得效汝常自在,酣然不动卧千古!

  尊者甫唱毕此歌,双足已经站立在(对面)一个山穴的山尖上了。尊者继续飞升直至山顶,在虹彩围绕中稍坐,旋又继续飞到那座最高峰的尖颠上说道:“我现在需要人来替我斟酒,你们也上来吧!”徒众们问道:“请指示我们怎样才能到山顶去呢?我们又如何向您斟酒呢?”

  尊者说道:“如果要想上到这个山顶上,就必须要这样去修持,听我歌曰:

尔等若欲登山顶,应持自心之光明,应调自心如柔棉(?)应结广大之巨结,
应持修禅似钢钩。若能如是而修观,则能攀登此山顶,观赏壮阔之景色,
畅饮觉受之美酒。具足善根之男女,入内观赏得满足,不具根器之众人,
只得留外徒徘徊,权饮乏味之薄浆。人若不能修菩提,应自策勉生善
趣。”

惹琼巴说道:“请您指示一个既能修持菩提又能饮酒之道好吗?”

  尊者答道:“最好的方法是遵循马尔巴上师之道,像这样的去饮酒:

于心要义得自在,本体如如常相续,如是成就之亲教,译师马巴前敬礼。
父师体性如虚空,光明广大极清净,如彼日月照一切,辉耀众木无高下,
如佛大师罗扎巴,常住我顶作庄严。
六道主翁之人类,春秋二季一切时,勤酿无实之稼禾,作酒痛饮闹哄哄,
吾等修持瑜伽士,亦应酿酒饮畅怀。酿酒之法应如是:身口意三作灶石,
诸法空性作铜锅,盛以青稞白净分,灌注正念大悲水,点燃熊熊智慧火,
煎煮麦浆离中边。然后再于旷阔地,平等性之大原中,高竖大乐之旗杆,
放入口诀之酵母,畅卧四无量心垫。随将酵酿多即一,灌入有为瓦罐中,
方便智慧无二增,五种净智醇酒成。再以如意之筛具,滤出无漏甘露酒。
因即清净兮噜嘎,缘即法性兮噜嘎,色即莲花兮噜嘎,味即金刚兮噜嘎,
香即众多兮噜嘎,触即媚喜兮噜嘎。我所饮者瑜伽酒,初饮法身极明显,
再饮报身得圆满,复饮化身显无尽。无断常恒之啤酒,具根饮之如甘露,
薄根之人难享受。
我今再说一譬喻:法性醇酿之因中,生发味美之醇酒,供奉上师及佛陀,
具足三种圆满者。智慧方便中道处,常持净戒三昧耶,坛城圣众皆欢喜。
此酒共不共成就,能育胜妙之觉受,成满自他之愿求。六种庄严酒杓中,
具有口传之醇酒,此酒下喉大乐炽,瑜伽之酒如是饮,是为不共殊胜法,
其行超特胜一切,希奇希奇甚希奇!

  徒众大家听了尊者的歌之后,都生起了决定的信解。

  这是尊者在大窟中降魔和出外游赏时所唱的饮酒歌。

    第五一篇 对惹琼巴之衷心忠告

 某一个时期,尊者和惹琼巴、只贡惹巴等弟子在让顶荡山窟安住。一天,惹琼巴和只贡惹巴讨论那诺巴和梅纪巴的见解和修行方法时,二人越谈越多,越扯越远。尊者于是对他们二人说道:“你们二人先听完我这首歌,然后再继续你们的讨论吧。”随即歌道:

大恩师尊住我顶,悟境不离常显现,觉受离言甚乐哉。汝俩一僧及一俗,
未离行作之境者,且息诤论听我歌。内心未生证悟时,论诤法诀乃我慢,
谬惑净除于内时,是谓离边之正见;契合圣教及理量,斯乃胜妙大庄严。
妄念消融法身时,是谓自然之修观;觉受证验常相联,斯乃胜妙大庄严。
六聚法尔自清净,是谓自性平等行,时节因缘常相应,斯乃胜妙大庄严。
空乐觉受生起时,是谓口传真口诀,与四灌义常相合,斯乃胜妙大庄严。
空性所生大明用,是谓地道之次第。常合道阶之证验,斯乃胜妙大庄严。
自心已至法性尽地时,是谓即身成佛道。契合四身之佛果,斯乃胜妙大庄严。
具足口诀圣理量,是谓具传承上师。恒与悲心常契合,斯乃胜妙大庄严。
慈悲深切信心坚,是谓具根之弟子。殷重尊敬常相合,斯乃胜妙大庄严。
心结应以正见断,觉受应从修持生,胜行能至究竟处,四身现量得圆证。
佛果由见自心成(1),洞见一切原是一。

  众弟子听了此歌后,心中的疑惑和错误的观念都断除了。

  一天,尊者对惹琼巴说道:“你如果从内心深处发起决心修持的意念,应该谨记这几件事:

持明徒儿试谛听,修持佛法应知此:
一切功德出生处,三世诸佛上师尊,即是法身无别物,于此应具决定信;
惹琼吾子应自省,汝亦有此决信耶?上师口授之法诀,即是良药灭五毒,
亦即殊胜之甘露,于此应具决定信;惹琼吾子应自省,汝亦有此决信耶?
上师生平之言行,事业身教之成就,即是化身之显现,于此应具决定信;
惹琼吾子应自省,汝亦有此决信耶?妄念生生如瀑流,稀奇古怪变万千,
生生不已实无生,无体无根无抓拿,故应无散持正念,于此应具决定信;
惹琼吾子应自省,汝亦有此决信耶?烦恼毒海之波涛,木火熊熊所燃烧,
然彼无有能缚者,于此应具决定信;惹琼吾子应自省,汝亦有此决信耶?
欲界天人之享乐,如月圆缺四时转,不坚无常速变灭,是故轮回无真乐,
于此应具决定信;惹琼吾子应自省,汝亦有此决信耶?应知一切有为法,
如彼空中之闪电,无常如烟如流水,人生难有真闲暇,于此应具真认识;
惹琼吾子应自省,汝亦有此决信耶?一切毕竟无自性,坚住不死无是处,
故应勤修无死法,于是应生真信解;惹琼吾子应自省,汝亦有此决信耶?”

众弟子听了此歌皆生起了异常的决定信解。

 

 一天,雅龙的施主们来迎请惹琼巴去(说法和)承受供养。尊者准许了惹琼巴去住半个月。惹琼巴下山后,其他惹巴弟子们也纷纷下山去乞食去了。不久,布仁的施主则赛和库九等前来朝谒。尊者赤身裸体的坐在那里,施主们见了非常吃惊,都不敢走近前来。于是则赛行近尊者,(双手捧着)一件衣服供养给尊者。

  其他的施主们也都围拢了过来。大家说道:“尊者啊!您赤身裸体的样子,使我们这些世间上的人都感到非常的羞耻。请您慈悲稍微遮饰一下好吗?”

  尊者听了突的站了起来。只见他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笔挺挺的站在那里,决然歌道:

常游四方众土故,早已忘却自家园。常伴师尊共住故,早已忘却众亲友。
常念佛法正义故,一切世法早忘却。独自常住深山故,诸散逸事早忘却。
常观猿猴嬉戏故,牛羊之状早忘却。生火常用打火石,烹炊家事早忘却。
无主无仆独住故,尊卑礼貌早忘却。宽闲舒适独自住,世俗羞耻早忘却。
随心所欲而作为,藏私遮羞早忘却。身内拙火熊熊燃,一切衣着早忘却。
常观妙智无分别,一切妄念早忘却。时观双运光明法,一切戏论早忘却。
以上十二忘却歌,乃我密勒之行素。施主何不效我行?我已断除能所结,
无有造作及菩提。汝等学佛实甚难,我行我素随安住,世俗羞愧多虚伪,
矫揉造作我不会!

尊者歌毕,众施主就以种种承事和圆满供养来侍奉尊者。然后各自返回家中。

  其时惹琼巴应众施主之请,只在每一施主家中住宿一宵,结果因为施主太多,竟一连在山下耽误了许久;等他回到山中的时候,只见洞门紧闭。惹琼巴忖道:“是不是因为我在山下流连得太久,所以尊者不高兴了吗?”随即歌道:

妙法本体无依恃(2),若起依恃非本体。大圆满法无偏向,有偏则非大圆满。
大手印法无立破,若有立破非大印。大乐境中无明暗,若有明暗非大乐。
大中道法无认持,若有认持非中道。惹琼适游山下归,父尊慈体安泰否?”

尊者即(坐)在洞门之顶上以歌答曰:

离心更无别佛陀,最速莫过气脉道。皈依三宝离凶戾,明空觉受最殊胜。
深恩莫过于上师,群生皆应敬顶戴。修持无谬口诀时,身心能生确信解。
获得如量证悟时,方知传承口诀用。心生决定信解时,觉受暖相速生起。
慈心油然常起时,始能摄众以慈悲。若能见师即佛时,加持源源入身心。
适才汝曾为我歌,歌中词句甚善好,若解其意能入法,不解即同莲花落,
吾子惹琼安泰否?老父体健心快乐。

 歌毕,尊者继续说道:“依我看来,你对世间八法的贪著仍然很大。你应该舍弃它们,住山修行才好。听我歌曰:

至尊恩师赐加持,令我常能住深山,善根深厚惹琼巴,意摄诸根听我歌。
寂静茅蓬独住时,心莫思维口舌事,否则难免嗔怨生。依师共住专修时,
法会应酬(3)不可思,否则心乱恶行生。供养神鬼食事时,不可望彼作回报,
否则自亦成鬼眷。一心专注习禅时,莫思会遇诸友朋,否则亲朋扰清修。
坚持恒毅苦修时,莫思酒肉美妙食,否则将堕恶鬼趣。修持耳传密法时(4),
莫念闻思学理法,否则终将入邪道。寂静深山独住时,莫思作此又行彼,
否则恶念速将生。惹琼吾子奋精进!咬牙坚修获成就!吃苦方能解脱生死苦!
宿愿所感惹琼子,愿汝慈父关切力,令汝速得大证悟,现证宇宙一切法,
皆是佛陀之法身,愿汝圆成此觉受!

尊者的话刚刚击中了惹琼巴的弱点和痛处。他立即五体投地向尊者顶礼,同时歌道:

慈父上师恩德故,我乃堪能修佛法。生我父母早离却,难舍家园已舍弃,
虽然我心仍悠悠,难断思念友伴情。积聚食衣财宝念,而今仍难全断却;
心常牵挂此三者,悭吝造罪招逆缘。从此决誓修苦行,习心要法依山住。
叹我修行至如今,仍有积聚资财念,朝谒应朝成就者,得者应得口传诀,
修者无散精进修,如是友伴常记心。侍奉父师为我行,即身成佛作我修,
山野茅蓬为我居,如是志欲常记心。噫戏慈父金刚持,如如体性不动者,
祈赐慈悲加持我,转变我心令入道!

 尊者于是又给予惹琼巴许多开示和指导,惹琼巴心中得了很大的利益。

  不久,雅龙的施主们就来迎请尊者父子到腹崖窟去居住。

  这是让顶朗普的故事。

本篇注解

  (1)此句意义译者不甚明了。

  (2)此句,按藏文本Folio 276页之gZah.gTad.Med.意难确定。gZah为星宿之义,若作此解则无需观察星象或外境之意,但gTad 字有交付、传授、缘虑等义,故此片语大概是指无所依恃,无所缘虑之义。

  (3)原文作“积聚资粮和感谢酬报(的活动)”。

(4)原文作“耳传方便道”。

      第五二篇 惹琼巴离师赴卫

敬礼上师。

  雅龙的施主们迎请尊者到腹崖窟中居住,圆满承事供养尊者。惹琼巴也同时住在腹崖窟上面的一所崖洞中。就在这一段期间,上师、本尊、空行圣众都托梦给惹琼巴,叫他祈请尊者讲述他生平的传记,经过惹琼巴的殷重劝请,尊者乃亲自讲述一生的经过(此即现在流传的密勒日巴尊者传的由来)。过了不久,惹琼巴动了强烈的去游历卫地(西藏中部)的念头。

  雅龙的施主们有一部分人说道:“这两个老小瑜伽者比较起来,小的恐怕要比老的还强得多哩,因为他去过印度许多次呀!”于是年轻的施主们都到惹琼巴那里去,而年老的施主们则仍旧到尊者这里来。

  一天,许多施主们携来食物供养尊者父子。他们供养了惹琼巴很精美丰盛的食物,而对尊者却只供养了少得可怜的一些食品。(惹琼巴收到供养的时候,不知原委)心中忖道:“他们连我都供养这么丰盛的食物,不消说尊者一定收到更精美更丰盛的食物了。”一面想着,一面来到尊者的面前说道:“尊者啊!今天我们收到了许多精美的供食,让我们主仆二人发动邀请所有的惹巴来作一次会供好吗?”

  尊者说道:“很好,我的一份都放在那块石板下面了。你取出来去用好了。”

  (惹琼巴取出来一看,只见施主们供给尊者的食物)只有一块干瘪了的肉,一瓶发酸的酒和少量的糌粑粉。惹琼巴一面走回自己的茅蓬,一面想到:“施主们这样作是应该的吗?师父是与佛陀无异的,我比起他老人家来,连一根毫毛也赶不上!但这些施主们却错乱的行颠倒供养(当供处不供,不当供处却尽量的去供。)唉!过去我一直想和尊者同住,圆满听受所有的口诀,全心全意的侍奉他老人家。但现在情势看来,我陪伴尊者,不但不能侍奉他反而会成为他老人家的障碍。我一定要离开此地才好。现在我就去禀告尊者。”

  惹琼巴来到崖洞中的时候,只见尊者正把头放在胁下(?)(像鸟一般)的在睡觉(1),惹琼巴想道:“我的上师就自利的事情来说,他早已圆满的现证法身了。但就别人的眼光看来,他好像是以雀鸟的姿势在作佛事啊!”正在这样打妄念的时候,尊者已经知道了。就对他唱了这首行住坐卧四威仪歌:

惹琼吾子善谛听,汝父密勒日巴者,有时睡兮睡中修,睡兮睡兮而修时,
愚痴变成大光明,如是口诀我具足;我有此诀别人无,安得普天诸众生,
皆得此诀我心喜。
汝父密勒日巴者,有时食兮食中修,食中修时如会供,如是口诀我具足,
其他人等难知此;安得普天诸众生,皆得此诀我心喜。汝父密勒日巴者,
有时走兮走中修,走中修时如绕佛,如是口诀我具足,其他人等难知此,
安得普天诸众生,皆得此诀我心喜。
汝父密勒日巴者,行兮行兮行中修,行兮作兮而修时,一切行为融法性,
法性体中而解脱;如是口诀我具足,其他人等难知此;安得普天诸众生,
皆得此诀我心喜。惹琼汝应如是观!麦贡惹巴速起身!烧火煮粥其时矣!

 惹琼巴于是向尊者禀陈了许多一定要到卫地去的理由,随即歌道:

我欲漫游诸国土,如法绕行圣拉萨,朝礼觉释二圣像,瞻仰圣德桑耶寺,
绕行玉汝、刹竹境、拜谒马尔巴、哦巴乡,观光雅地及罗汝,平等乞食漫遨游。
吾师慈悲悯我意,开许容我卫地行。”

 尊者说道:“儿啊!你将来会到卫地去摄受众生的。但是现在时间还未到,你莫要违反上师的训示。且听我这首歌吧:

胜妙密乘之种性,圆成四喜四身者,秘密佛陀现人身,大师马巴前敬礼。
今日初八吉祥日,晨空朗朗天气爽。红日初升似火镜,身心快颐乐漾漾。
持矛勇士冠百军,惹琼吾子堪任之;汝乃超俗拔萃人,莫作此言细思量。
心莫散乱竖耳听,拂拭心镜默观照,老密今日为汝歌,摄心凝意静聆之。
寂静茅蓬安居时,何用漫游诸国为?观修上师即佛时,何用绕行拉萨为?
观赏自心游戏时,何用朝谒桑耶为?澈断内心迷谬时,何用朝礼马、哦为?
修习耳传口诀时,何用瞻仰雅罗为?澈观洞照自心时,何用绕行刹竹为?

 惹琼巴听了仍旧不听尊者的劝告,继续向尊者努力的陈情,坚持要去卫地。尊者于是唱了下面这首歌:

汝乃雪山高处白狮子,切莫下入低谷中,否则狮毛将污损,故应常住雪山里,
听师劝兮惹琼巴!
峻岭头上大鹏飞,切莫下降低洼处,否则羽翼将污损,故应翱翔高空中,
惹琼吾子且慎思,今日应听汝师言。
丛林深处之猛虎,不可远离森林边,虎落平原被犬欺(2),故应常住森林中。
惹琼吾子且慎思,今日应听汝师言。
大海之中鲸鱼游,切莫游近岸边处,否则将陷鱼网里,故应常游海中央,
惹琼吾子且慎思,今日应听汝师言。贡通惹琼汝多扎,莫出外游应住山,
汝若漫游各市镇,定慧觉受将受损,护觉受兮依山居,惹琼应听师劝言!”

惹琼巴答道:“我如果继续在这里和师父住下去,我不但不能够侍候您,反而会成为您老人家的障碍了。我会把身心浸润在觉受和证境中,充满了快乐及满足去漫游诸方的。”随即歌道:

我父师尊祈垂听。雪山高处白狮子,若不纵跃群山中,何能增长美鬃毛?
惹琼不留去卫地,恳祈师尊慈俯准。峻崖翱翔之大鹏,若不遍飞高低处,
何能增长双翅力?惹琼不留去卫地,恳祈师尊慈俯准。丛林深处之猛虎,
若不遍游众林地,何能增长威猛力?惹琼不留去卫地,恳祈师尊慈俯准。
大海中央金色鱼,若不遍游深浅处,何能增长其阅历?惹琼不留去卫地,
恳祈师尊慈俯准。贡通惹琼我多扎,若不遍游众国土,焉能增长定慧力?
惹琼不留去卫地,恳祈师尊慈俯准,放我今日下山去。”

 尊者说道:“惹琼巴,在你的觉证尚未臻于究竟之前,最好不要离开上师啊!”随即向他歌道:

汝乃惹琼金刚称,多习法典闻思者,谛听我言善思之。
乐法诚信未生前,不可贪食而行乞。未证本体实相前,莫作空言谈高见。
内之明体未熟前,莫作愚痴之观行。未能口诀资身前,莫以凡心作密法(3)。
未了甚深法义前,莫以浅识论佛法。不能自增福德时,莫诤他人财宝事。
内心未断贪念时,不可恣意受供施。习气显境未净前,莫以猜测说悬记。
未证最上佛果时,莫作施主供养田。百善众德未圆前,不可离师他方去。
惹琼吾子莫他行,随师住山乐禅修。

 惹琼巴仍然苦苦地恳求。尊者无奈说道:“唉!你居然这样不听我的话,坚持着要走。我虽然向施主们起过誓,不让你去卫地,可是誓语也是如梦如幻的。好吧!我就准许你去吧!现在你可以去收拾收拾,准备起身了。”

  惹琼巴大喜过望,高兴得禁不住又笑又哭又跳起来!他没有立刻动身,却留下来陪尊者又住了几天。还请教了许多有关耳传口诀的问题和抄写了一些经书。他动身的时候,没有携带什么东西,只穿了一件布衣,背了一个三叉的锡杖和巴满的阿汝(4),腋下夹着耳传的经书,走向尊者面前来辞行。尊者想道:“惹琼巴和我住在一起有许多年了哟!以后也不知还能不能相会了,让我送他一程吧!”

  师徒二人走过一个山峰,将要下坡的时候,尊者问道:“惹琼巴!告诉我,你行路的时候,应该怎样去行走呢?”

  惹琼巴就唱了一首“行路歌”来回答尊者:

佛法正见为譬喻,我住明空而行路,离断常边向前行,行于无转空广道,
我‘见’纵劣无怯悔。
正法深观作譬喻,我住空乐而行路,离沉掉边向前行,行于光明大道中,
我‘观’纵劣无怯悔。
正法胜行为譬喻,我持禁戒而行路,离戏论边向前行,行于无着大道中,
我‘行’纵劣无怯悔。
正法密戒为譬喻,清净无染而行路,离欺作心向前行,行于无伪正道中,
恃戒虽劣无怯悔。
正法果证作譬喻,我住任运而行路,心离希惧向前行,行于四身大道中,
果证纵劣无怯悔。
至尊马尔巴作譬喻,持耳传法而行路,离言诠边向前行,行于口诀大道中,
摄法归道虽未圆,我心泰然无怯悔。
上师密勒作譬喻,坚毅恒忍而行路,远离懒惰向前行,行于精进大道中,
勤奋虽劣无怯悔。
以我惹琼为譬喻,持宿善根而行路,远离邪念向前行,行于诚敬大道中,
祈祷纵劣无怯悔。

尊者说道:“你说的行路方法很好,但是你要知道儿子如果和母亲住在一起就能长得很健壮,鸡蛋如果放在暖热之地就容易孵出来。大修行人如果与上师同住就不会走错路子。但是你现在却不肯听我的话,一心要离开,(我也没有法子。)我对你的爱护和慈悲是不变的,也永远不会舍弃你。你要经常不断的祈祷我才好。”

  惹琼巴一面听尊者说着,一面眼泪簌簌的流下来,说道:“我对‘尊者即是佛陀’之确信是绝对不变的。从现在起一直到未证菩提的中间,我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尊者的身上,以后在中阴和一切时都还要请您庇护保佑!”随即歌道:

上师佛陀祈悲护,祈作惹琼护行人。我欲攀登正见山,断常陷阱甚难防,
能所高山难越过,宗派偏见群盗猖,圆满正道甚难趋,祈师慈悲护行藏;
当我行至险地时,祈尊佑护脱罗网。我欲攀登正观峰,沉掉藏奸甚难防,
着相修观难摆脱,妄念惑人甚猖狂,离戏无生地难趋,祈师慈悲护行藏;
当我行至险地时,祈尊护佑脱罗网。我欲前往正行隅,贪爱友伴长相缠,
放荡阴境难逃避,散逸闲谈难戒绝,未达任运无着前,祈师慈悲护佑我,
令于恐惧得解脱。
我于砌建密戒堡,愧我闻思甚浅薄,对治无门心下劣,藏私隐恶谄曲多,
未抵清净壕沟时,祈师慈悲护佑我,令于恐惧得解脱。
我欲前往佛果地,轮回路遥无尽期,涅磐险地(5)甚紧迫,希惧盗匪难逃避;
未抵四身家园前,祈师慈悲护佑我,令于恐惧得解脱。
惹琼欲游诸国土,着此幻身贪众乐,藏人信心甚微小,途中盗匪骗子多!
于我未返父膝前,祈师慈悲护佑我,令于恐惧得解脱。

 尊者说:“今番为你送行,特别为你唱这首吉祥歌。(祝你一切吉祥如意。)”随即歌道:

我之传承为何耶?我传不差极殊胜,金刚大持所传也,愿此传承大吉祥!
愿惹琼子大吉祥!我之上师为谁耶?我师马哦二老也,愿我上师赐吉祥,
愿惹琼子大吉祥!我之妙法为何耶?妙法不劣极殊胜,妙法大手印是也。
愿此妙法赐吉祥,愿惹琼子大吉祥!我之本尊为谁耶,本尊不差极殊胜,
本尊金刚亥母也,愿此本尊赐吉祥,愿惹琼子大吉祥!我之护法为谁耶?
护法不劣极殊胜,护法马滚兄妹也,愿此护法赐吉祥,愿惹琼子大吉祥!
正见正行与正修,此三愿赐大吉祥,愿惹琼子大吉祥。根道果三大吉祥,
愿惹琼子大吉祥!气脉明点赐吉祥,愿惹琼子大吉祥!乐明无念赐吉祥,
愿赐惹琼大吉祥!佛陀真实法真实,僧伽圣众亦真实,三宝赐福大吉祥!
吉祥无边常坚固,若人问我是谁耶?我乃密勒日巴也,密勒吉祥赐我子,
愿子胜父大吉祥!

 歌毕,尊者继续道:“将来你在卫地时,有一只母狗会扯住你的腿的,到了那时莫要忘记上师和修持才好!”

  言毕,尊者趺坐于地。惹琼巴向尊者顶礼及绕行数匝后就离去了。尊者忖道:“他走不了多远就会掉头来看我,我最好还是在此地稍坐一下,免得他掉头看我时,见我不在心中难过。”于是尊者就在原地坐了一会儿。可是,惹琼巴却一直没有回头看尊者。尊者忖道:“他迳直行去,一直没有回头看看,难道他对上师和金刚弟兄们起了什么邪见吗?无论怎样惹琼巴总是一个能够密持传承法诀和堪能行脚的人啊!”于是尊者就持了一口瓶气飞行到惹琼巴的前面,在一个状似狮子跳跃的大石上降落;变现了七个惹巴。为了考验惹琼巴的心意,尊者就唱了这首歌:

行路惹巴听我言:汝是何人上师谁?谁为汝祖及祖父?传承何者何口诀?
修何种法庙何处?此山何名石何名?汝今前往何地行?何人许汝作此行?
行时如何而行耶?

  惹琼巴忖道:“别人不会跑到我前面去对我这样说话的,这一定是尊者的化身。”于是就向惹巴们顶礼,唱了这首行路歌:

至尊慈父祈垂听:尊适问我汝是谁?我乃贡通惹琼也。上师密勒日巴也,
祖父马哦二师也,曾祖谛洛那洛也,口诀空行耳传也,传承金刚大持也。
修所拉息雪山也,此山比宁素卡也,此崖巨狮跃腾也,目的行往卫地也,
开许上师尊者也,行路来由本如是,祈赐开示行路法。

尊者随即将几个化身都摄入主身,然后说道:“我见你头也不回的一直行去,所以前来看你的心意。现在我知道(你并没有对我不满),你的三昧耶戒也没有瑕疵;戒清净故,我们师徒就永远不会分离。现在你可以安心起程了。”惹琼巴听了满心欢喜向尊者头面礼足,发了许多善愿,然后向卫地进发。

  尊者返回腹崖窟不久,众施主像往常一样的带来供食,来到尊者的住处。他们此时已得悉惹琼巴已经离去,于是就把准备供给惹琼巴的食物隐藏在另一所窟崖的铜盘下面。然后大家来到尊者的住处,看见尊者早已起身,巍然的坐在那儿了。

  施主们说道:“尊者啊!你一向没有这样早就起来啊。今天为什么起得这样早啊?”

  尊者答道:“我因为一大早给惹琼巴送行赴卫地,所以到山下去了一趟,回来心中有点忧伤,所以独自坐在这里。”

  施主们问道:“惹琼巴要到卫地去,您是否曾经挽留过他呢?”

  尊者道:“我曾经这样恳切的挽留过他,但是他却不听啊:

我心爱子惹琼巴,离此迳往卫地矣!渠乃自作主张者,素难接受他人语!
渠云欲朝马哦座,往谒雅地及罗汝,又云欲礼桑耶寺,绕行拉萨瞻圣迹。
老身告彼如是言:依止根本上师时,释迦圣像何所用?深山茅蓬静居时,
马哦尊者何所用?听受耳传口诀时,雅地罗汝何所用?观赏自心游戏时,
品玩桑耶何所用?澈断迷执于内时,绕行拉萨何所用?我虽对彼如是言,
珍爱宠惯子惹琼,不听我劝离此去,去往如日卫地矣!当时汝等若在此,
或能阻彼离去耶?

 施主们说道:“当上师到了年纪衰迈的时候,作徒弟的是应该住在近处侍奉才对的。尊者这样挽留他,他仍是不听,实在是太无羞耻了。”尊者(假意的顺着他们)说道:“是啊!惹琼巴确是没有羞耻,不守三昧耶戒的人啊!”随即歌道:

父母珍爱之子女,老迈之时尽孝者,千百人中难得一!不重密戒之弟子,
上师老时尽孝者,千百人中难得一!雄赳一似白狮子,舍我如弃老朽狗,
惹琼昂步去卫矣!惹琼一似雪山狮,舍我如弃老灰狐,昂步前往卫地矣!
惹琼一似斑斓虎,弃我如舍贱家禽,昂步前往卫地矣。惹琼一似大鹏鸟,
舍我如弃衰野兔,昂步前往卫地矣!惹琼一似骏雄驹,舍我如弃蹒跚象,
昂步前往卫地矣!身如野牛具尖角,雄赳健美似天人,惹琼昂步去卫矣!
声似银铃夺人魄,语如彩带缦悠悠,惹琼昂步去卫矣!

 施主们说道:“您对他这样的慈悲爱护,是否给他安排了同行的伴侣呢?否则这样长途跋涉不是太辛苦了吗?”

尊者答道:“他是有这样的同行作陪伴的:

他人之伴有离聚,惹琼之伴无离聚,良伴恒常随彼行;灵明智慧为伴侣,
惹琼离此他去矣!渠有良驹异寻常,不饥不渴不惊惧,风心不二之雄驹,
惹琼跨乘天下行。他人衣着有冷暖,惹琼衣着离寒温,身披拙火温暖衣,
安乐舒宜天下行。他人食物有精粗,惹琼之食恒美妙,身携上妙三昧食,
惹琼自在天下行。他人财宝惧盗贼,惹琼之宝无盗者,身怀口传如意宝,
坦荡无忧卫地行。

 歌毕之后,尊者沉默无言,脸上略略现出哀伤的样子。施主们说道:“惹琼巴好像全无情意的样子就这样的离去了。他既然如此,您也不必挂在心上。好在现在还有许多惹巴们,像希哇哦、赛文惹巴等,他们可以到腹崖窟来侍候您老人家。”

  尊者说道:“惹巴们虽然很多,但像惹琼巴一样的却很稀有;施主们虽多,但具有(真正)信心的也很少啊!”随即歌道:

贡通之严琼惹巴,涧龙之雁总惹巴,朵扎之赛蕴扎喜巴,打莫之只贡领卡哇,
此我珍爱四子也。然于多年伴我者,从幼至壮惹琼巴,我心深爱难忘舍,
今日别我起悲思!
依于言诠所谓见,虽名为见实空谈,堪离能所散乱者,一心专注证
境者,
如是之人甚稀哉!
不能增益心境之观行,虽名为观实止耳!能融止观成一味,观心悟
彻如微者,
如是之人甚稀哉!
逃避世法之行持(6),名虽为行实沉沦,堪能粉碎八法者,于法究
竟成证者,
如是之人甚稀哉!
心怀隐私而持戒,虽名持戒实欺骗,能持禁戒如初誓,坦对自心离悔疚,
如是之人甚稀哉!
欲心渴求之证果,名为证果实梦呓,直趋穷尽法性地,真实证入大
道境,
如是之人甚稀哉!
纸上所写之口诀,状似深邃实胜言,坚毅之人世罕见,具传承者亦稀哉!
心惟关切此生事,世务纷繁之上师,名虽为师增牵缠,诚信之徒沙中金,
依真师者亦稀哉!
表面热溢之敬信,名为敬信不久长,恶业深虑私利重,满眼尽是小量
人,
无惧无私无多顾,大勇之人亦稀哉!城后斑色之小庙,名虽为庙实市镇,
群喜逸乐及散乱,住山修士亦稀哉!持律小僧头僵直,名虽是僧实做戏,
众生大抵乏坚毅,真持戒人亦稀哉!雅龙女妞喜俊俏,名为施主心不正,
几个女人心刚毅?纯笃供主亦稀哉!恶人信心在口中,汝等信心在私处,
密勒日巴我修士,信心出自自心中。崖石老时污垢集,水溪老时沙纹现,
苍树老时叶脱落,茅蓬老时野草生,修士老时觉受减,施主老时信心失。
或有施主似孔雀,终日显耀美翎眼,或有施主似鹦鹉,喋喋不休无义语,
或有施主似母牛,惟念小牛及羊群。汝等施主若返家,今恰是时可去矣,
否则行将太迟焉:如今下面崖洞中,我闻叮当嘈杂声,群鼠争啮麦粉袋,
黄油滚落地尘埃,野狐打翻啤酒瓶,乌鸦争食牛肉堆!欲观此境应速去,
迟恐不及速行矣!祝君快乐心愉畅,发愿彼此速聚会。

施主们听了尊者的歌后,都目瞪口呆,彼此你看我,我看你,悄悄地用肘你推我,我推你,在异常尴尬羞愧的情况下悄悄地离去。随后,他们越想尊者的话越觉得有理,大家都感到异常羞愧,对尊者的信心也越发增强;就带着丰盛的食物前来供养尊者,说道:“请您给我们一个开示,使我们心中能够生起无常的警觉,好吗?”

  尊者不肯接受他们的供养,但对他们唱了下面这首歌:

吝啬施主请谛听,为钓名故而积资(7),为现世法求皈依,为果报故行布施,
为我慢故作供养,如是四种之供施,不能与法得相应。
为贪口腹作会供,为争名利学法典,闲谈高歌乐放逸,求虚荣故为人师(8),
如是何能得加持?
满足说法欲望故,随意而说离经据,满足虚荣吾慢故,喜爱奉承受人礼,
不明根器而授徒,自误误人大混乱,拼命钻营求财宝,假名佛法实商法,
以上四种之邪行,岂能利益诸众生?!
不能独居喜散乱,不能耐苦喜娱乐,不能修观喜闲谈,机心算计世间法,
如是四种之心法,焉能令人趋解脱?四四十六诸谬行,施主应常记心焉。”

只贡惹巴供养尊者一份食物,请尊者慈悲继续开示。为酬其请,尊者歌道:

上界长寿天人众,不明随显即体故,敌视生生灵明用,执观无想之禅定。
下界愚痴饿鬼众,不明烈火由心变,于他生嫉悭心生,由恶业故受饥渴。
中间阎浮贫苦众,不知地中有宝藏,盗取同胞之财物,种种欺骗终自苦。
雅龙施主心计多,不供尊者供惹巴,惹巴年轻容貌好,承事于彼心爱乐,
如是心生分别故,供养惹巴招羞愧。汝等听我良言劝,从今莫生多
机心,
应从佛母积资粮,供养承事胜佛陀。

 施主们听了都深起净信,一面流泪,一面不停的向尊者顶礼说道:“从今以后,请尊者长期住在我们这里,我们必定如法的承事供养您。”

  尊者说道:“我不能在这里长久的住下去,但是我会加持你们施主长寿无障,并发愿在吉祥如法的情况下与你们会面。”随即歌道:

高高广大碧空中,日月二轮恒流转,相聚短暂无恒义,日月别空四洲行,
碧空汝应善珍摄,日月遨游赏心去;愿汝莫被云雾遮,日月莫为罗侯蚀,
发愿彼此常相遇,法缘殊胜吉祥中。
巍巍嵯峨高峰上,兀鹰翱翔常飞旋,相聚短暂无恒义,兀鹰腾空遨游去,
高峰汝应善珍摄,兀鹰我今赏心去,愿我莫被霹雳击,兀鹰莫陷罗网里,
发愿彼此常相遇,法缘殊胜吉祥中。汹涌藏江之中央,金眼鱼母绕旋游,
相聚短暂无恒义,鱼母恒河游耍去,藏江汝应善珍摄,鱼母我今赏心去,
愿开河者莫掘汝,愿我莫陷鱼网中,发愿彼此常相遇,法缘殊胜吉祥中。
妙苑丽花名哈罗,翁翁绕彼波斯蜂,相聚短暂无恒义,蜜蜂恒河观花去,
丽花汝应善珍摄,我今他方赏心去,愿寒厉霜莫摧汝,愿凛冽风莫伤我,
发愿彼此常相遇,法缘殊胜吉祥中。雅龙施主齐聚此,围绕密勒我修士,
相聚短暂无恒义,修士险山游玩去,施主汝应善珍摄,密勒我今赏心去,
祝愿汝等皆长寿,我亦觉受常增长,发愿彼此常相遇,法缘殊胜吉祥中。

 有几个施主听了尊者的歌后,成为虔诚的随侍弟子,其他诸人皆生起了无量的信心。

  惹琼巴赴卫地后,在夏境的一所学院中得到闵着教授座的职位。他后来邂逅一位贵族女士;由于尊者的慈悲加持,(使他感到十分羞愧。)他于是又回来侍奉尊者。这一段故事的经过,皆详述于惹琼巴的传记中。

以上是惹琼巴赴卫地的故事。

本篇注解

  (1)此处藏文经义,译者不太明了。直译是“头像撅子般的睡”。

  (2)原文颇难确译,固套成语代之。

  (3)原文phog.chod.Ma.Byed.不知何义。

  (4)大概是尊者所赐。阿汝为一种细布。

  (5)此处“涅磐险地”乃指那着于一边之偏空涅磐,非指达成之无住涅磐也。

  (6)此句颇难译,或可译作“心隐暗处之行持”。

  (7)此处之“资”字指菩提道上的福德及智慧资粮,非普通之钱财也。

  (8)原文作“为虚荣故而持威仪及为人传法灌顶”。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