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拉五明佛学院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传记故事 > 佛教故事

密勒日巴大师歌集(七)

作者:   发布于:2012/9/20 15:19:32   点击量:

密勒日巴大师著

目录

第十九篇 廿一种心要曲
第二十篇 无常八喻曲
第廿一篇 学道需及时的开示
——————————————————

第十九篇 廿一种心要曲

敬礼上师。

  尊者密勒日巴在拉息雪山静居时,一天夜晚梦见一个众宝庄严身着骨饰的美丽少女,前来对他说道:“瑜伽行者密勒日巴啊!你一定要遵照上师的训示立即到笛色雪山去修行。途中,你将遇到一个与你有缘的弟子,你要好好的摄受他!”说毕不见。尊者醒来后,心中自忖道:“这是本尊空行母叫我依照上师咐嘱的开示。既然有此授记,我应立即起身前去。”

  从拉息到笛色的途中,在雅龙的觉打地方,一位名叫当巴交普的(青年)前来朝谒尊者。然后迎请尊者到他的家中。他为尊者召集了一个盛大的会供宴会,邀请了许多客人参加。宴会中,当巴交普启禀尊者道:“为了与会的大众,恭请尊者把心得的妙法对我们开示一下,使所有的人都能了解学佛人所必须知道的根本法要,不知可否?”

  为酬其请,尊者即为与会大众唱了一首《廿一种心要曲》:

秘密真言方便道,是为法门之心要;
上师口传之妙诀,是为修行之心要;
本身具足精进力,是为行持之心要;
此三心要应知悉。

命气令入精枢处,意入心性广体中,自心契入大自在,入之三要应知悉。
依上师教能成就,自心所求自然得,利他事业任运成,此三圆成应知悉。
妖魔外障尽消除,烦恼内障自寂灭,百千疾病不侵身,此三宁寂应知悉。
善引经典之法句,善答徒众之询问,善知自心之实相,此三善巧应知悉。
一见喜乐无体性,二见诸显赤裸空,三见诸法离言诠,此三善见应知悉。
一合众人之集会,二合受用之集会,三合空行之集会,此三会集应知悉。

此心要法二十一,我由定慧证量得,学佛之人应重视。
特于吾传弟子众,极应珍重善受持。
一切法缘及所需,圆满具足百难一,是故解脱甚艰难。
难中又难诚如是,努力奋斗终能克!

尊者于是摄受当巴交普为徒,带他回去。然后就传以灌顶及口诀。他依法修持终于得到究竟之觉受和证解,以后他就成为尊者之出家桞众中的亲近弟子之一。

这是尊者遇见当巴交普的故事。

┈┈┈┈┈┈┈┈┈┈┈┈┈┈┈┈┈┈┈┈┈┈┈┈┈┈┈┈┈┈┈┈┈

本 篇 注 解

 (1)命气即根本气,密宗行人于修习圆满次第或正分之时,于全身各气得自在后,则能令命气入中脉。此处之所谓精枢处大概指中脉之各轮,特别是心轮。此与大手印空性相应故也。

 (2)原文有“出家修行人”之字样:sTon?sGom?之sTon?通常指sTon?Pa(出家人、和尚、或法师)。故本故事未详言当巴交普出家之因缘,想系后来出家。

第二十篇 无常八喻曲

尊者密勒日巴依授记之嘱,带领几个徒弟前往笛色雪山去修行。当他们行至罗哦湖的时候,有一个弟子假装害了病不能前行,大家只好停下来。那时正是夏天,尊者就住在罗哦上区随缘说法。直至秋季的时候才继续旅程到笛色去。男女施主多人簇拥着尊者师徒一直送到某一个山顶上。然后大家向尊者顶礼、绕行多次。他们对尊者说道:“我们以后也不知道还有无机会再能见到您。请您为我们唱一首歌,开示法要吧!”

为酬其请,尊者就唱了一首《瑜伽行者之歌》:

我乃西藏一行者,密勒日巴是我名,闻思虽瘠口诀丰,心虽谦微坚毅大,
平日睡少修持多。知一而能知一切,一切所知归摄一,堪称实相之专家。
床小舒倦能随意,衣单身暖乐怡怡。
少食能饱无饥饿,大瑜伽士所仰止,具信徒众时围绕,生死怖畏作依怙。
我于乡国无贪恋,随意遨游无定处,随意所行无顾虑,无视世俗之礼仪。
于世财物无贪执,食物净秽如一味,烦恼刺痛极微小,声名美誉不关心。
早离能所心境执,已解涅盘之死结。
孤苦衰残老迈人,我常慰藉为友伴;活泼如猴众顽童,我常伴彼作嬉戏。
瑜伽行者我密勒,随意漫游天下去,愿汝人天皆欢喜,身体康健无疾病。

徒众们听了说道:“尊者的行素可以如此,但我们这些徒众弟子们应该怎样去做才好呢?”

密勒日巴答道:“若能深观浸思于一切法无常的事实和道理,才能真正的学道。”随即唱了一首《无常八喻曲》:

来此施主及徒众,汝等决心学佛耶?深心生起净信耶?
若欲信心不退转,应思此歌之权教,心自思惟深忆念。

我今引用外境喻,宣说诸法无常义:
金色绘画之佛像,碧绿如玉之鲜花,高谷汹涌之涧流,谷底稻田之米实,
长匹丝织之锦缎,贵重价昂之珠宝,初三上弦之新月,心所疼爱之幼子,
以此八喻说无常。昔日无人做此说,故应细听善思惟,否则不能解其义。

金色佛像终消褪,此即无常之表徵,诸法幻化不可持,念此心自向佛法!
绿色鲜花如碧玉,终被寒霜冻折死,此即无常幻化徵,念此心自向佛法!
高谷流涧浪汹涌,流至平原缓无力,此即无常幻化徵,念此心自向佛法!
低洼之处有稻田,稻杆终被镰刀割,此即无常幻化徵,念此心自向佛法!
长匹锦缎极耀目,终被无情利剪裁,此即无常幻化徵,念此心自向佛法!
勤聚财宝终弃捐,此即无常之表徵,诸法幻化不可持,念此心自向佛法!
初三新月甚清丽,不久老大形猥残,此即无常幻化徵,念此心自向佛法!
如宝幼儿极可爱,突遭逆缘竟夭折,此即无常幻化徵,念此心自向佛法!

我此八喻无常歌,汝辈弟子应受持。嗟呼世间之俗务,永无完结终了时!
故应决心舍一切,专志一意修佛法!若念未来时日多,突然命终无常至!
何日死来不可知,念此心自向佛法!

大家听了都生起极大的信心,齐向尊者恭敬顶礼,许多人都感动得流下泪来。当时有三个少年同时恳请尊者摄受他们为徒仆,带着他们去修行 。尊者就唱了一首《十种艰难曲》:

心无慈悲之行者,降伏恶人甚艰难。法心未生之和尚,安乐享用甚艰难。
不具坚毅之修士,产生觉受甚艰难。不守戒律之僧侣,难获供养与承事。
不持密戒学密者,难获咒力予加持。悭吝所缚之施主,难获慨施之美名。
狂行粗鲁瑜伽士,契合因缘甚艰难。不念因果之学人,通达空性甚艰难。
不慢佛法之比丘,还俗谋生甚艰难。
汝等惯宠富家子,信心雀跃虽暂生,长远自在甚艰难。

目前学佛似火急,不久心生深懊悔!
宿愿所感有此会,因果感召不坏故,你我后会仍有期。
行者密勒言不虚,愿汝得福并吉祥,身离疾病与伤害,长寿绵延无障碍,
师徒不久得重遇。

我今漫游十方去,汝等各自返家园。

他们都痛哭失声,紧握尊者的衣服不肯放手;顶礼尊足,绕行多次,最后发下善愿方才离去。但三人中最年轻的一个却继续坚决的祈求尊者不肯放弃。尊者悯其至诚,就收他为徒仆,带他到笛色雪山去修行,传以灌顶和口诀使之成熟解脱。以后他就成为尊者的「亲近弟子」之一,名为卡琼惹巴。

这是在迪色的旅途中之山顶上,(送行群众中)遇见卡琼惹巴的故事。

第廿一篇 学道需及时的开示

敬礼上师。

尊者密勒日巴带领着他的几个弟子于秋季某月上旬行至布省几通。其时该处有许多人在聚会。尊者对他们说道:“施主们啊!请给我们这些瑜伽行者们一些食物吧。”人群中有一个饰满珠宝(身着)天青色桝(服装)的少女说道:“瑜伽行者啊!你的父母是谁?住在何处?有无妻子?你自己是怎样的一个人物?请你告诉我好吗?”

她这样的详细询问尊者。尊者以歌答曰:

敬礼大德诸上师,祈以慈悲赐加持。

普贤如来是我父,善生佛母是我母桞,闻思胜王是我兄,
光明灯耀我舅姑,我妹诚信极美丽,本来智慧为密友,我有一子号明体,
我有经卷宇宙体,心气雄驹立跨下,卫藏各地有施主,我乃珍宝小白塔,
讴歌从不预演习。

今以明语答汝问,汝宜凝神仔细听。
我父普贤胜如来,赐我见行之资财,我心自无世间欲。
我母慈悲号善生,以妙口诀为哺乳,修行饥渴得远离。
兄长闻思胜王长,赐我方便智慧剑,内外法疑皆断绝。
光明灯耀舅姑者,示我自心之明镜,习气垢染得清涤。
我妹诚信美貌女,为我解开悭吝结,财宝可有亦可无,
有财亦不知吝惜。
本来智慧为密友,伴我常作无二行,从无忿怒争吵事。
吾子明体具堪能,荷担如来家业者,垂涕顽童焉能比?
我有经典宇宙体,示我明达表法相,何用黑字经典为?
跨下心气之雄驹,载我任游欲往处,何用血肉凡马为?
卫藏四边有施主,时至自然供养至,何用贮粮与节用?
上师是我依止处,三宝是我供养塔,我行白法故身白,
烦恼微渺故名小,是故我名小白塔!

少女说道:“您说的法真是稀有难得,除了这些以外,您是否还有世间的伴侣,亲眷和资财呢?”

密勒日巴以歌答道:

我于世间细观察,综得如下之结论:
世事初时甚悦乐,继而受挫得教训,
终陷魔鬼之牢狱,是故弃舍此浊世。

我于伴侣作观察,
初时喜悦如天女,继而狰狞忿怒母,
终成可怖之魔鬼,故舍世间之妻侣。

我于子侄作观察,
初时可爱似天子,继成四邻争吵因,
终为怨仇讨债人,故舍世间之子侄。

我于钱财作观察,
初时钱财似珍宝,继而彼缚为奴隶,
终如采花之蜜蜂,尽失所有白辛勤,
故舍钱财如敝屣,心向佛法广布施。

如是观察如是行,死时心安无悔恨。

少女听了此歌,不由生起净信,立即恭请尊者师徒到她家中去,供养承事不遗余力。她向尊者求得法诀后即开始修观,终得入道。

此后,尊者师徒在摺则雪山静修之时,一天,来了许多朝谒的徒众。其中有一位出身贵族的少年,对尊者有极强的信心,他启禀尊者道:“尊者的一切言行都实在甚难稀有。现在请您向我们开示一个行、住、坐、卧,随时随地可以修持的法要吧!”

随酬其请,尊者歌道:

来此聚会诸信徒,听我歌此心要曲:

当汝起步行路时,应摄外显归道用,六识法尔自解脱,此乃行路心要也。
有事无事坐下时,应将身心齐放松,无整宽坦安适住,此乃坐时心要也。
当汝卧倒入睡时,将心契入平等性,于光明中而安眠,此乃睡时心要也。
当汝食物用餐时,应住空性离能所,舍二取境而服食,此乃食之精要也。
当汝举杯饮水时,应吸方便智慧露,汨汨不断而饮之,此乃饮时心要也。

行住坐卧观自心,禅定无有出入也。

众人听了说道:“我们不知道怎样去修观这种(深奥的)法要,那些能够修持此法的人,真是幸运啊!”

密勒日巴说道:“你们说不会修观此法,就表示自己先放弃了!这正是不堪修持的徵兆。只要自己肯去实际修持,锲而不舍,绝对没有不会的。如果能修持此法,就能得到这样的功德和利益”:

有为肉身似宝瓶,内藏俱生之佛身,若知点燃光明灯,内外齐明法身显。
轮回妄念之室中,内藏雏鹰菩提心,展开智慧方便翅,即能翱翔大觉天。
自身佛陀雪山中,内藏神识之幼狮,六识离执而修观,即能超越轮涅道。
无明轮回大海中,浮沉六道有行商,三身船筏若不舍,必于苦浪得解脱。
五毒妄念之房中,藏有恶盗障解脱,若能紧持方便绳,必能超离诸怖畏。
广大法身似虚空,内藏无价如意宝,若能修持不散乱,必得三身之佛界。
三界轮回城镇中,藏有锁练缚六道,依师法诀解彼结,必能解脱离生死。
上师贵重过珍宝,口诀妙泉出生处,诚信无疲饮彼水,必解罪障之饥渴。

徒众听了此歌,都生起了净信,随即辞去。但那位贵族少年,却决心一定要跟随尊者去学法,心中坚决存着这个念头返回家中。

尊者师徒们在许多人天的承事供养中,身心愉快的一直住到春季的最后一个月,才起程到笛色去,将要起身时,前次来谒的徒众们特来迎请尊者,为尊者师徒设下一个盛大的宴会。宴席上,那个贵足青年对尊者说道:“师傅啊!你们修行人中,有所谓见、行、修、果之术语。请您把亲自所经验到的有关见、行、修、果之决定了悟对我们开示一下,好么?”

密勒日巴以歌答道:

当我洞悉空见时,外显诸相自解脱,自他二分无复存,见地无依亦无执。
能持修观自体时,善恶诸相皆解脱,苦乐二者齐消灭,修观远离诸觉受。
能持行之自体时,亲疏爱怨自解脱,贪镇法尔自寂灭,正行远离诸贪着。
果之自相解脱时,轮回诸相亦解脱,取舍二者皆寂灭,果位无希亦无惧。

少年说道:“师傅啊!我是决心要学佛的,但是父母和亲戚们都不准许。所以直到现在能未能放下一切来学佛。现在我要再向父母请求,还要请您收容我为徒!”

尊者说道:“一个真正想修学佛法得人,只要一思念生死轮回之苦痛和过患,自己立刻就能决定自己的前途。绝不需要请求他人的准许,如果要顾忌到别人的意向或情面,那是决学不成佛的!且听我这首歌吧:

信士若欲学佛法,必绝情面断然行!
如若顾忌他人意,岂能放下学佛哉?!
不能离贪行乞食,贪求恭敬与供养,
岂能真正学佛耶?
若不知足舍远虑,勤聚财宝与资具,
岂能真正学佛耶?
不证离言之妙义,口说言诠有何用?
不悟离喻之真理,文字千篇有何益?
若不舍弃恶友伴,如何脱离诸苦痛?
不能摄苦归入道,一味躲避有何用?
不知妄念即法身,一味对治有何用?
不舍各种诸作业,勤求满足有何用?
不断贪着与琐务,空想成就有何用?
若不立断鼓勇猛,将来修行有何用?
若不立即求解脱,空想缘至有何用?
若不即时调自心,以后再修有何用?
若不当下立了断,以后再作有何用?
若不即时断疑惑,以后再说有何用? 」

少年听了极为感动。于是下了决心,立即放下一切,专志学佛。他的父母也因此准许了他。尊者亦收留他为徒,传以灌顶和口诀使之成熟解脱。以后他就成为尊者的“亲近弟子”之一,名叫哦岗惹巴打玛网述。

以上是尊者在布省遇见打玛网述的故事。

┈┈┈┈┈┈┈┈┈┈┈┈┈┈┈┈┈┈┈┈┈┈┈┈┈┈┈┈┈┈┈┈┈

本 篇 注 解

 (1)藏文此处若直译则是“天青色的少女”,此处大概是指衣着为天青色,而不是人之容貌为天青色的。

(2)此处以譬喻而说法,有时用物喻,有时用人喻。人喻中有泛指及专指,故极不一致。如:普贤王如来则为专用名词,因为普贤王如来乃红所指之本初佛,为学密人众所周知者。但善生佛母(nGro?wa?bSur?Po?)是否为一专用名词(Proper noun),则不得知。

(3)此处直译则是:“何用把咎巴口袋用力压紧”,盖藏人出们以皮袋盛咎巴,压得越紧,自然携带得越多。此处无法直忆,只能取其意而已。但此处原句极富西藏民俗之本地风光,若能直译则更能表达原文之风味,此为译密勒歌集之种种困难的一种,这类情况很多,特借此例为读者说明译事之难也。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