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拉五明佛学院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传记故事 > 佛教故事

密勒日巴大师歌集(五)

作者:   发布于:2012/9/20 11:39:07   点击量:

密勒日巴大师著

 

目录

第十三篇 密勒日巴对法师释迦古那的开示
第十四篇 女弟子――巴朋达的故事
第十五篇 旅店中的开示
 

————————————————————

第十三篇 密勒日巴对法师释迦古那的开示

敬礼上师。

  尊者密勒日巴由蒙境的快乐村返回雅龙,昔日的施主们都高兴万分;在极端雀跃兴奋的心情中,对密勒日巴说道:“请尊者以后长期住在雅龙吧。”在一个乾净的大树中央,有一块腹状的巨石,巨石之下有一个洞,尊者就安住在洞内。法师释迦古那和雅龙的施主们都来拜望尊者。释迦古那问道:“尊者啊!您这一向在远方的山洞中修行时,有什么心得啊?产生了怎样的定解桝,能开示我们一下吗?”

  尊者答道:

敬礼译师马尔巴,我于他乡修行时,
于无生法得定解。今生来生二执著,
皆已断除得清净,于六道境得解脱。
切断生死绳缚故,彻证诸法平等性,
苦乐二执得清净,虚假识受得解脱。
斩断取舍二执故,我契诸法无别境,
轮涅二执皆清净,道地幻行得解脱。
已离希冀与怖畏,永断诸疑心安乐。

  其他的施主们又问道:“舍此之外,其他的悟境,请一并开示一下。”

  尊者道:“为适应你们施主的心意,我现在唱一首歌来帮助你们增长善根吧!”随即唱道:

父母助我作外因,自赖耶识为内缘,
中间得清净人身,得此三缘离恶趣。
生死境界于外显,信心出离于内生,
中间常思正法教,此心乃能离亲仇。

如父上师作外因,本来智慧内开显,
中间得决定善解,乃能于法断疑惑。
六道有情显于外,无偏大悲显于内,
中间常思修行事,能断贪欲起慈悲。

三界于外自解脱,本来智慧心内生,
中间具确定证悟,如是乃能离恶危。
五欲爱乐显于外,无执智慧显于内,
中间能行平等行,苦乐二执自解脱。

无为无事显于外,心离冀畏显于内,
中离勤勇与作为,善恶二执皆超脱。”

  法师释迦古那说道:“尊者的定慧早已达到究竟圆满的地步了。我虽然过去已经参谒尊颜多次,但迄今能未得到使我能信赖和依止的口诀。现在务必请尊者慈悲赐我灌顶,传授口诀,予以摄受。”

  尊者随即传给他灌顶和口诀,并命他立即依之修持。不久,释迦古那产生了觉受和疑问,来到尊者前问道:“上师啊!如果外境和轮回是根本没有的,那么我们根本也用不着修什么行了。如果心也是空无的,我们亦不要上师了。如果上师也是空的,那么谁也不知道怎样去修持了。请尊者把这些疑问为我解释一下,同时恳请您传授我‘指示心性’的口诀。”

  为酬其请,尊者歌曰:

显有之性本无生,虽现生相无可执,
轮回体空无实相,心体法尔本双融,
若有方所起爱执。如量上师具传承,
自创‘上师’是愚行。心性犹如大虚空,

偶被妄念乌云遮;如量上师之口诀,
恰如狂飙卷残云,妄念自灭光明显;
此时心中之觉受,一似日月朗晴空,
十方三世皆寂灭!无可执取离言诠,

决定证悟如星现,于一切境乐融融;
法身之体离戏论,六识境显空幻中,
自然离勤住胜义,超越自他一切境,
无执智慧常相续,三身不离甚奇哉!

  尊者继续对他说道:“法师啊!不要贪着此生的荣誉和安乐,莫要被名相所缚,而让名相牵着自己的鼻子到处跑。应当尽此一生,矢志修行。你若这样去做,其他许多人也为仿效你去努力修行的。我说的这些话,请劳记于心。”随即歌道:

具足善根诸施主,人生宁非枉劳耶?
资财宁非幻化耶?轮回宁非性空耶?
欲乐岂非如梦耶?毁誉岂非谷响耶?
显境岂非心性耶?自心岂非佛陀耶?

佛陀岂非法身耶?法身岂非法性耶?
开悟之时何感受?亲见一切惟心现!
故应昼夜观此心!观心转深无所见,
即于无见而安住。自己即是大手印,

心中亦无有我相,不执识见坦然住;
根本后得无别故,我已超越道次第,
凡所显现体性空,念时即持无不持。
我已亲尝无生法,由观心故得证悟,

其他密乘方便道,气脉明点及业印,
念诵真言观本尊,四种净住等修观,
大乘权巧方便耳。虽然亲勤修斯法,
不能尽断贪镇根!一切显境由心起,

应观心性毕境空;若能常契无生境,
供养持戒诸善行,一切法尔得圆满。

  释迦古那依尊者嘱,从此专心修行,获得了殊胜之觉受及证解。以后他就成为尊者最亲近的“出家弟子”之一。

  以上是尊者在雅龙腹崖度化释迦古那法师的故事。

本 篇 注 解

  (1)定解——决定的悟解,由现量所证之悟境,不可动摇,故名定解。

  (2)指示心性——此即大手印传法时,上师用特殊方便使弟子立刻见到自己之心性的方法,其法不拘一定之形式。颇似禅宗之活泼的种种接引法,如棒、喝乃至默言等皆是。

  (3)此句本来应该作“洞然明见十方三世齐寂灭”,除十方三世皆同时寂灭外,且有极重之“洞然明明显显的看见”的意味。此处因拘于文体不易译出,故特别提出。

  (4)超越道次第——已经超过五道、十地、四瑜伽等境界而至究竟地也。

  (5)业印——或事业手印,即密乘修空乐双运之法。亦可简译为事印。

  (6)四种净住——或即四梵住修慈、悲、喜、舍定之法。但译者不敢确定。

    第十四篇 女弟子--巴达朋的故事

敬礼上师。

  一天,密勒日巴尊者动念要到北马雪山去修行。当他行至绛境的格巴勒寻时,其时已届秋收的季节,村民都忙着收割稼禾。有一个约十五岁的绝美少女,圆满具足智慧空行母的各种象徵。她正领导着许多村民在收割农物。密勒日巴进前说道:“施主!请你施舍我一点食物吧!”少女说道:“瑜伽行者啊!请你先到那所大房子的门口去等我一下,我很快就会来的。”

  尊者就依言走到大屋的门前,用手仗把大门推了一下,门就向内开了一个缝。立时从屋中跳出一个衣着敝陋的老太婆来,手中紧抓着一大把烟灰,怒声喝道:“穷要饭的游方瑜伽士!夏天的时候你们来讨牛奶和酥油,冬天你们就来讨粮食回去作酒喝!从来没有看见你们在一个地方长期安份的住下来的!你是不是看见无人在家,想趁机来偷窃我女儿和媳妇的首饰珍宝来了!嗯?!”她那怒颤的身体,微微的发着抖,一面说着话,一面就愤怒不息的准备将手中紧握的那一大把烟灰向尊者的脸上撒去!

  尊者说道:“老婆婆哟!你朝我脸上撒灰的时间充裕得很!请稍等一下,先听我密勒日巴唱一首歌,唱毕你再撒灰不迟!”于是他就对老婆婆唱了一首“九种进谏歌”:

   天道在上享快乐,三涂居下受煎熬,
此三潜力集汝身,噫戏!怒愠老妈婆!
愤恨佛法究为何?汝应善观汝自心,
汝应修行正佛法,速觅合格之上师,
依仗于彼修正法。深可怜悯老妈婆!
扪心思维试自问:昔日初嫁至此时,
曾料今日如斯耶?晨曦未明昏暗时,
众人未醒汝先起;夜深众人已入梦,
汝犹摸索寻己榻;白日无穷家务事,
辛勤终日难了事,此三疲劳集一身,
汝实无酬之奴婢!汝应善观汝自心,
汝应修行正佛法,速访合格之上师,
依仗于彼修正法。若依我言而修行,
改头换面成另人。全家之主第一要,
钱财利息第二要,不可缺少之子侄,
是为心头第三要,汝纵珍惜此三者,
他人视汝如弃物;汝应善观汝自心,
汝应修行正佛法,速访合格之上师,
依仗于彼修正法。平日自审善思量,
如是行持得益否?若能获得不惜偷,
不能获得宁攫抢,争斗不顾死或伤,
此三全聚汝一身,怨恨满心老妈婆!
与敌打斗争抢时,嗔愤怒火冲天际;
汝应善观汝自心,汝应修行正佛法,
速访合格之上师,依仗于彼得解脱,
试观吾言真实否?谈论女人之是非,
是汝生平第一好;庇护子侄之短长,
是汝生平第二好;天南地北扯闲天,
是汝生平第三好,行此三事汝心欢,
忍耐柔和异平时!汝应善观汝自心,
汝应修行正佛法,速访合格之上师,
依仗于彼修正法,若依我言而行持,
定从系缚得解脱。起立之状如拔橛,
走时蹒跚如鹅摆,坐时膨冬似地震,
此三衰态集汝身,可怜残迈老妈婆!
幻身缠累实可哀!汝应善观汝自心,
汝应修行正佛法,速访合格之上师,
依仗于彼修正法;若依我言而行持,
定从系缚得解脱。皮肤全松尽皱纹,
血枯肉绝骨嶙峋,半聋半痴半残跛,
此三衰相集汝身,满脸鸡皮老妈婆!
汝应善观汝自心,汝应修行正佛法,
速访合格之上师,依仗于彼修正法;
若依于彼修正法;若依我言而行持,
定从系缚得解脱。残食冷肴以为食,
褴褛粗褐以为衣,树皮四叠以为床,
此三一时聚汝身,深可怜悯老妈婆!
似人非狗实可哀!汝应善观汝自心,
汝应修行正佛法,速访合格之上师,
依仗于彼修正道;若依我言而行持,
定从系缚得解脱。往生善趣解脱者,
寥寥可数如晨星,堕落三途恶道者,
如蝇万千趋腐肉;可怜愚痴老妈婆!
汝神即将脱躯去,日复一日近死期,
扪心自问临终时,亦能安然无惧乎?
汝应善观汝自心,汝应修行正佛法,
速访合格之上师,依彼修行得解脱。

  尊者的慈悲和他动人的歌曲,深深的感动了这位老太婆,她对尊者不由自主的生起了信心;她的怒气全消,全身也都松弛了下来,手中握着的那一把烟灰,也不自觉地从手指缝间落在地上。她回想生平过去的种种,心里十分懊伤,眼泪漱漱的流了下来。正在这个时候,适才在田中遇见尊者的位姑娘走进屋来。她看见这情景,就对密勒日巴说道:“瑜伽行者,你真是一位了不起的学佛人呀!居然会殴打一个老太婆么?有什么理由呀?!”

  老婆婆立即说道:“姑娘!你莫要冤枉他!他并没有打骂我,倒是我先向他辱骂,他却向我宣讲了我从未听过的佛法大道理,使我想起自己的愚昧,多年弃置正法于不顾,因此心中十分感动和悔恨,不禁流下泪来。唉!姑娘啊!你和我不一样。你既年轻又富有,又有信心,这位师傅就是密勒日巴,你应该向他恭敬承事,请示法要和口诀,不要失去机会啊!”

  那名叫巴达朋的女孩对尊者说道:“这样说来,你们两个人都真是很了不起啊!瑜伽行者,你若是密勒日巴,我见到一面就是积福了。你如果对听法者讲述您的传承故事,您的徒众就会生起不移的净信,并且听说还能转变人的心意,所以请您慈悲对我讲一下您的传承好吗?”

  密勒日巴忖道:“这是一个与我有缘的弟子,应该予以度化。”于是就唱了下面这首歌,讲述他的传承。

   法身普贤王如来,报身庄严金刚持,
化身释迦牟尼佛,我此传承具三佛;
何处有缘之弟子,前来皈依我传承? ”

  巴达朋说道:“你的传承真是十分稀有,好似雪山为一切众水之源‘流出所有善法’。听说你们学佛的人有一种所谓的‘外缘指示’上师,依赖这种上师可以确实证悟内心的无生法身桬。请问您自己所依止的根本上师是怎样的一个人?”

  密勒日巴说道:“我的根本上师是这样的。”于是唱道:

   由外方便示正见,是为我之外上师;
由内指示内明体,是为我之内上师;
指示心体如实性,是为真实之上师;
三种上师我皆具,何处有缘之弟子,
前来皈依我上师?

  巴达朋说道:“您的这些上师,真是稀有殊胜!就像在一条金练上穿着一串明珠一般。但请问在您问法以前,他们传授您什么灌顶呢?”

  密勒日巴答道:

   置瓶于顶传瓶灌;指示自身即佛身,
二无差别是内灌;开显心性本来面,
是为真实无上灌;此三灌顶我全具,
何处有缘之弟子,前来请授此三灌?

  巴达朋说道:“这些灌顶实在非常深奥,如狮王出现,群兽慑伏。但请问得了灌顶以后,听说还有一个名叫‘引导光明入道’之口诀。那口诀如何去求呢?”

  密勒日巴尊者道:

   闻思修是外引导;彻澄明体至究竟,
如是指示内引导;觉受证解无离合,
水乳融一真引导,此三引导我皆具;
何处有缘之弟子,前来请授此引导?

  巴达朋说道:“您的这些引导法就像明镜一般,反映影像历历如真。但是听说在得到这些引导以后,尚需要到山中去住茅蓬修行,这些修行又是怎么回事呢?”

  密勒日巴答道:

   深山险地无人处,独居茅蓬是外修;
不顾此身如弃物,了无牵挂是内修;
惟一实相之底蕴,深观决断最胜修,
三种修持我全具,何处有缘之弟子,
前来请问此法要?

  巴达朋说道:“这些修持就像翱翔于天空中的大鹏一样,慑伏一切鸟禽之属,实在是稀有难得!但我听说瑜伽行者们,在修持时于适当之时机会用一种‘呸’字诀来入道。请您把‘呸’字诀替我讲述一下吧!”

  密勒日巴答道:

   妄念汹涌纷沓时,拦腰斩断用外呸;
自心昏昏噩噩时,明朗震醒用内呸;
安住实相无修整,是为真实最胜呸,
此三口诀我全具;何处有缘之弟子,
前来请问此法要?

  巴达朋问道:“这个‘呸’字诀真正非常殊胜,就如像国王的谕敕和军令一样,速能成办各种大事;但这样修行又会发生什么觉受呢?”

密勒日巴道:

  无有整治大宽广,能生遍满之觉受,
此为修行之根因;无有整治惺惺去,
出生光明之觉受,此为修行之道相;
无有整治法尔性,出生现量大手印,
此为修行之果德;此三觉受我全具;
何处有缘之弟子,前来请问此法要? ”

  巴达朋道:“你说的这些觉受像皓日在无云晴空中照天下,使一切物体都明亮了,实在很了不起!但这些觉受生起后,你又得到些什么决定的信解呢?”

  密勒日巴道:

   通达无神亦无鬼,我于见地得决信;
现证无缘无散乱,我于修道得决信;
心无希求及疑惧,我于果地得决信;
见修果诀我全具,何处有缘之弟子,
前来请问此法要?

  巴达朋听到这里,突然心中对尊者生起了极大的信心,立刻双膝跪下,全身伏地,作大礼拜,头触尊者之足。然后起身迎接尊者入宅,恭敬承事,圆满供养。

  她于是对尊者说道:“师傅啊,过去我因无明之蔽障,全然不是真心的想学佛法,现在请你收我作一徒仆,慈悲传授给我法要和口诀吧!”巴达朋因遇见尊者,乃真正的反省到自己以往的骄慢过失。于是她才真心诚意的向尊者求法,随即唱道:

   噫戏!最胜上师宝,诸佛化身人中尊!
愚疑无知无明我,生此恶世罪业深;
夏日火力透云层,浮云飘飘偶作荫,
我虽遍觅清凉地,踏遍大地无处寻;
冬日风雪极酷寒,傲霜美花间绽发,
愧我心怯无慧眼,未识何处寻芳迹;
恶业习气紧缠身,我慢障眼视不清,
未识眼前瑜伽士,竟是成就人中尊!
俗女生平无可述,宿业感此卑劣身,
烦恼罪障覆蔽我,未见自心佛圆成,
心乏大勇坚毅力,忘怀正法混光阴,
偶或亦思修正法,懒怠蹉跎至如今!
可怜娑婆之女人,幸运若生富贵家,
此命由人不自由;不幸若生贫苦家,
终生伴侣难找寻;丈夫面前寻自杀,
恩重父母弃脑后,欲望绝大忍耐小,
专长怨咒与骂人,闲话是非擅搜集,
离间夫妇最拿手,悭吝成性少施舍,
美食珍宝自享受,一向不念死无常,
如影随形罪难消,噫吁!我今诚忏悔!
衷心一意向佛道,愿祈慈悲传授我,
易解易行之法要。

   密勒日巴听了非常高兴,以歌答曰:

   贤善女徒巴达朋,所言女子之过患,
闻后令我难酬答。我若赞扬汝所说,
岂不增长汝娇慢?我若贬责所说义,
汝心难免生镇恚;我若直说真实语,
岂不直锥汝痛处?

  虔心且听老密歌:

   清洗面容之染污,争如清洗心中垢?
不作矫揉伪君子,争如安处卑下位?
弃置温顺之丈夫,争如依止具相师?
舍弃此生之作为,争如修行得成就?
断舍财物及悭吝,争如广行大布施?
汝乃灵巧小女郎,舌如云雀狡如鼠,
巧言善辩虽悦耳,修学佛法甚艰难!
汝乃灵巧小女郎,略如市集之滑商,
心计多谋诚有余,修学佛法恐未足!
汝若决心学佛法,步我后尘效我行,
依诀修持住深山!

  巴达朋听了,又向尊者说道:

   至尊上师仁波且,与汝相遇得大利,
我乃福薄无暇女,昼间百事待处理,
夜间沉昧睡昏昏,终日辛劳为衣食,
何有闲暇修正法?

  尊者说道:“你若真正的想修持佛法,就必须认清世间的作为皆是修行之仇敌要决心予以抛弃!”于是就唱了一首《四种舍弃歌》:

   幸运姑娘巴达朋,有福具信之弟子,
且听老密至诚歌。来生旅途长于今,
旅途食粮妥筹未?旅途食粮若未备,
今生极宜行布施,应识悭吝为怨敌,
悭施犹如喂疯狗,为求利益反遭害,
知此速应断悭贪!幸运姑娘巴达朋,
来生之事黑如漆,远较今生更迷蒙,
应备明灯照黑暗。而今灯烛若未备,
应修法身光明法,愚痴贪睡是怨敌,
求彼利益反得害,应知痴恼是仇敌,
知者应断痴烦恼!幸运姑娘巴达朋,
来生可怖胜今生,来生遥远路途上,
应觅知心之伴侣,最胜伴侣是佛法,
汝应勤修善逝教。亲眷何异诸仇敌,
无非碍道障法者,欲得利益反为害,
知己应舍诸亲眷!幸运姑娘巴达朋,
来生险途胜今生,汝应速觅好雄驹,
最胜雄驹是精进,精进能生众功德,
懈怠是汝真仇敌,能生百害无一益,
应断揽惰与懈怠!

  巴达朋说道:“师傅啊!我实在对来生的资粮从未准备过!现在我决定要为此事努力,请慈悲教导我的修行方法吧!”

  她非常虔诚的向尊者请求。密勒日巴见了非常高兴,于是对她说道:“你如果全心全意的决心修道,在我这个承传中,不必易名剃发或出家,亦能一样的成佛。”于是就唱了一首《四喻五义修心诀》的歌向她开示:

   幸运姑娘巴达朋,有福具信之弟子,
且听老密说法要:取喻周遍之虚空,
广大遍满离中边,汝应观心如虚空,
无有方所离边际。取喻空中之日月,
光明普照离遮障,汝应观心如日月,
光明昭昭极炳晔。取喻面前之山岭,
坚固不移无动摇,汝应观心如山峨,
坚固安住离动汤。取拟大海为譬喻,
深广无底难可测,汝应观心如大海,
深深无底亦无边,汝应如是观自心,
离诸分别与寻伺。

  于是尊者就传授了巴达朋修身和修心的各种口诀,命她去修行。过了不久,巴达朋产生了许多美妙觉受和证解。为了除去心中的疑惑和障碍,她来到密勒日巴面前请示,唱了下面这首歌:

   至尊胜妙上师宝,诸佛化身人中尊!
我观虚空虽安乐,想及云雾心不适!
祈示如何观云雾?我观日月虽安乐,
想及星曜心不适!祈示如何观星曜?
我观山领虽安乐,想及草木心不适!
祈示如何观草木?我观大海虽安乐,
想及波涛心无适!祈示如何观波涛?
我观自心虽安乐,妄念起时感不适!
祈示如何观妄念?

  密勒日巴听了,知道她是真正在修行中产生了觉受与疑问,为了除遣她的疑惑和增进她的觉受,密勒日巴说道:

   噫!善哉问也!幸运姑娘巴达朋。
具信弟子当谛听:汝观虚空若安乐,
应知云雾起于空,虚空游戏之变化,
即于虚空而安住!汝观日月若安乐,
应知星曜不离彼,乃是日月之返照,
即于光明而安住!汝观山岭若安乐,
应知草木不离山,皆为山力所显现,
即于不动而安住!汝观大海若安乐,
应知波涛不离海,大海兴用所变化,
即于广大而安住,汝观自心若安乐,
应知妄念不离心,无非心变之游戏,
即于心性坦然住!”

  巴达朋依照指示而修,深观自心法性之实相,终于即生得大成就。最后她离开此世时,举身腾空,手摇铃鼓,乐声遍空,即此肉身往生空行净土。在密勒日巴的众大弟子中,她是“领袖女众的”四大姐妹之一。

  这是密勒日巴在绛地的格巴勒桑处遇见女弟子巴达朋的故事。

本 篇 注 解

  (1)空行母不仅指密乘之护法天女,任何具足密宗根性之女人,亦可以称为空行母,或具有空行种性的人。

  (2)法身普贤王如来——此处密师似用红教的说法,以本初普贤王如来表示法身。普贤王如来普贤二字与大乘之普贤菩萨相同,似有深长之象徵意义。

  (3)金刚持——西藏朗达尔玛王灭佛法后之后期西藏佛教之各派,如嘎居派、萨迦派、格鲁派等,皆称为新派密教。此与旧教或宁玛派相对而言之,新派密乘皆称一切密法均由金刚持佛传出。

  (4)化身释迦牟尼佛——释迦牟尼依大乘说,乃是化身佛,其清净报身乃毗卢遮那佛,或大日如来,如华严经所言者。但小乘佛法则不承认法、报、化三身之说。

  (5)无生法身——无生,即诸法本来不生之意,凡夫所见诸法生灭乃属幻境。此“无生理”即是空性或实相,亦即佛之法身。

  (6)明体——心之本性明朗而空寂,大手印称之为“明体”。

  (7)如实性——如实之性,即如其实相之性也。

  (8)瓶灌顶——无上密宗之第一步,初入门之灌顶,说明修本尊及坛城之观法。见第一篇注六。

  (9)内灌顶——无上密宗之第二步,说明修气、脉、明点及六种成就法。

  (10)心性本来面——心性本来圆成,不假造作及一切有为,当下具足。本来面目之语,禅宗亦处处用之。

  (11)呸字诀——于习定时偶高呼一声“呸”字,能断妄念之流,开显光明。此种修法亦不得已而为之者耳,自己呼“呸”,不如别人呼“呸”来得好,突然、离作意,效果较大也。

  (12)仁波且——宝贝之义。

  (13)善逝——即如来,或佛陀。

  (14)原文无此句,但含意有此,此为译者所加,使情境较为生动。

  (15)铃、鼓——密乘行人,修仪轨时,皆用铃、鼓作乐,为一种密乘之表记也。

  (16)空行净土——密乘之净土亦称为空行净土,净土中人皆为空行种性故。男者又称勇父,女者称勇母或空行母。

第十五篇 旅店中的开示

顶礼上师!  

尊者密勒日巴在北马门(山崖)习定后,就决定到写日地区去修行。行至中途的耶汝绛镇,止息于该处的一所旅店中。那时,有一位名叫约如唐巴的格西(博士学者),带领着许多和尚也住在该店中;还有一位名叫打哇挪布的商人和他的许多随从也恰巧住在一起。尊者就走到商人的面前向他们化缘。

  那商人很生气的说道:“你们这些瑜伽行者就知道伸手向别人要钱来自己享受,为什么不自己赚钱,自食其力,岂不心安理得快乐得多吗?”尊者道:“目前说来你这个办法是比较快乐,但是未来的果报却会痛苦得多。这一点你根本没有想到。且听此歌,为汝说明。”于是尊者就为他唱了一首《八事备忘曲》:

   城堡家宅皆具足,如今确然诚乐哉,
死后屋宅成废墟,终必舍弃常忆念。
仆从拥围具大势,如今确然甚威风,
死时无依亦无怙,凄凉独行常忆念。
亲眷子侄众围绕,如今确然甚快慰,
死后亲人各他去,终必分离常忆念。
子仆财宝皆具足,如今确然甚满足,
死时一物带不去,空手孑行常忆念。
体力雄健精神爽,如今确然甚安康,
死时尸体成三摺,烧为灰烬常忆念。
诸根明利皮肉紧,如今确然甚健美,
死时心识成昏迷,不能自主常忆念。
食物佳馔甚甘鲜,如今确然享用丰,
死时口角留涎沫,凄然无助常忆念。
我念世间无常故,专心一意修佛法,
世间享用不能缚,心自腾腾长安乐,
藏地嘎惹旅舍中,为汝唱此八事歌,
汝应深思我善语,常念行持莫蹉跎!

  商人打哇挪布听了,升起极大的信心,对尊者说道:“师傅啊!您的开示对我非常有益,我很高兴因为听到此歌而想到佛法。现在请您慈悲指示我一条如何修持佛法的道路吧!”

  尊者答道:

   险崖茅蓬功德处,具足见行宝上师,
应禀恭敬求参访,净心祈祷彼师尊。
无有错谬之行者,能于妄念纷起时,
以空性见而印之,此心执相立解脱,
如斯境界甚奇哉!此心若觉不适时,
应行等味之乞食,随缘应物皆解脱,
如是境界甚奇哉!若于觉受不喜时,
应觅修士作比较,同道经验益身心,
故应虚心作研讨。若有不决及疑惑,
应观佛说之经典,佛陀所说真实语,
能除疑惑生信心。心中感觉不乐时,
应求上师赐加被,上师加持益汝心,
故应祈祷如父师。复次应观无信人,
终日噩噩混光阴,夜卧轮回之睡榻,
五毒作枕自昏昏,烦恼屎尿洒十方,
思惟此境心恻隐,应求对治此病药,
三门殷重作医治。上师药王六功德,
能获三身之指示,五毒烦恼得解脱,
酬恩常行真供养。

  商人听毕此歌,对尊者生起了极大的信心,依法行持,以后成为一个极好的在家居士瑜伽行者。此时,格西约如唐巴在旅舍中说法。密勒日巴则现密乘行者像同时住于该舍。格西的和尚徒众们晚间讲法念经频繁,忙碌万状;黄昏时以蹲坐状修习禅定,连清晨一大早他们也不停的在说法和念经。某日中午,尊者到众和尚处乞化一点食物,和尚们怨愤地说道:“表面上看起来像是一个瑜伽行者的样子,但既不能修行,又不能学法,更不会打坐习禅,连一个咒子都不会念!却要来分享出家人的食粮,真是极堪怜悯的人啊!”

  密勒日巴回答道:“我能在同一时间观想本尊,持诵真言,修道学法,入三摩地,此心十分安乐,汝等稍安勿燥,听我歌来!”随即唱道:

   诸法所依之三宝,本来圆成光明中,
无整明体自然住,何需祈祷外三宝?
远离念诵及言诠,如是瑜伽甚乐哉!
二种成就之宝藏,本尊诸佛全具足,
不必作意本尊观,一切光明中圆满,
何需起分之修观?自身佛陀常显现,
如是瑜伽甚乐哉!除遣障碍空行众,
圆成本来自性中,朵马供食我不需,
六识松缓坦然住,如是瑜伽甚乐哉!
魔障根本是妄念,法性光中罩诸魔,
打鼓驱魔我不需,妄念游戏皆法身,
如是瑜伽甚乐哉!言诠词句圣理量,
光明觉受自圆满,学法看经我不需,
一切心显皆经教,如是瑜伽甚乐哉!

  格西约如唐巴听了说道:“瑜伽行者!你自己的修行觉受非常稀有难得,但是就整个佛法讲,初入门的学人应该于佛法之所依境有所依据,因此看经学法也是必须的。尤其是,人如果能够出家,身披僧衣,其言行也是容易向上和趋善的。”

  尊者说道:“这是你们法派中所教示的,你们这样去做好了!但是我密勒日巴法派所教示的却很简单,一切只要自己无愧于心就足够了。由我看来,你们法派所表现的实况是这样的,你看我说的对不对?”随即歌道:

   至诚皈依三宝前,上师大悲祈摄受。
汝乃八法之法师,自心尚不能调伏,
何能调伏有情众?自身贪痴若未除,
何能为人断沉掉!白幢孔雀之碉楼,
无常犹如电光驰,比喻恰否汝深思!
城镇后面之庙宇,欺骗苦痛之渊薮,
比喻恰否汝深思!跻身熙攘众人聚,
心烦尤似遇怨敌,比喻恰否汝深思!
勤聚财宝及马羊,如草露头随风消,
比喻恰否汝深思!美饰五蕴幻化身,
一似涂金敷尸体,比喻恰否汝深思!
伴随女众作法事,贬损尊荣失庄严,
比喻恰否汝深思!贪欲口腹之坛城,
犹如勒税之酷史,比喻恰否汝深思!
卜巫笨仪与算命,恰似骗子行诈夺,
比喻恰否汝深思!悦听施主之小曲,
犹如贪鬼之沉吟,比喻恰否汝深思!
家乡田园及财产,一似幼童恋彩虹,
比喻恰否汝深思!机心结众徒众果,
已成奴仆似众官,比喻恰否汝深思!
不得精要之说法,一如说谎说骗语,
比喻恰否汝深思!已身尚不能自度,
若欲度他甚难哉!

  格西约如唐巴听毕此歌,对尊者生起了无比的信心,立刻下了法座,向尊者顶礼,泪流满面的说道:“你说的话都是真实的啊!请您传授法要,与我结一个法缘吧!”尊者就答应了他的请求。

  约如唐巴的徒众中,有一个名叫赛文敦琼惹巴的和尚,他就跟着尊者而去,尊者也就传授他灌顶及口诀,他依法修行若干时候,得到究竟的觉受和证解,以后成为尊者心子之一,简名叫做赛文惹巴。

  以上是尊者在藏境耶汝绛的嘎惹嘎切旅舍遇见赛文惹巴的故事。

本 篇 注 解

(1)嘎惹旅舍——嘎惹乃嘎惹嘎切之简名,此处因文体故只能缩简原名。

  (2)上师六功德——译者已不复此六功德为何,手边亦无书可查。上师六功德大概是:欰自具证量,欱悲心薰切,欳具传承及法要,欴善能观察徒众之根机,欵能善巧方便除遣弟子之障碍及接引众人,欶善知各种取舍,能辨别何法当说,何法不当说。以上可能不完全是传统所言,但密宗上师之条件则理当如此也。

  (3)二种成就——即共同成就及不共成就,又名世间成就及殊胜成就。世间成就即各种神通及成办息、增、怀、诛等法之能力。究竟成就即指佛果而言。

  (4)圣理二量——即圣教量及理量二者。圣教量乃以佛说或大贤所着之经论为依据(量),而抉择是非也。理量则是纯依靠自己之理智而抉择是非。

  (5)沉掉——即禅定之通病昏沉及掉举二者。

  (6)笨仪——笨乃笨波教,西藏本地之原始宗教也。其法事仪轨多驱鬼,祈福及祭神等 shamanism 之作风。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