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拉五明佛学院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传记故事 > 佛教故事

密勒日巴大师歌集(四)

作者:   发布于:2012/9/20 11:23:38   点击量:

密勒日巴大师著

目录

第十篇 惹琼巴初遇尊者
第十一篇 学佛之困难
第十二篇 牧牛童觅心的故事

————————————————

第十篇 惹琼巴初遇尊者

尊者密勒日巴遵从佛母的授记,向古通的上方行去。当他行抵古通堡之时,那里有许多人正在作工建造房屋。密勒日巴就向他们乞食,作工的人们说道:“你看我们都正在忙著作工建造这所房子,没有一点闲空。但看起来你却没有什么事作,有许多闲空似的,何不加入我们一起作工,我们当然会给你食物的。”

  尊者说道:“闲空我确是有的,但这是因为我已把自己的房屋,用自己的方法造好以后所得来的酬报。你们不给我食物也不要紧,但我决不屑于为了建造一所世俗之房屋而去作工的!”

  工人们问道:“你自己的房子是怎样的?用什么方法造的呢?你为何对我们造屋而作工如此轻视呢?”

  尊者以歌答曰:

“我有房屋如是建”:
信心为作坚固基,精进为屋树高墙,
禅定供应大泥砖,智慧为作大柱石,
以此四者建我屋,坚固不坏似天宫。
汝曹世间之房屋,迷惑愚者以为坚,
实乃鬼魔之牢狱,我清弃之如敝屣。

  工人们说道:“你适才所说的倒是有些有益和发人猛醒的话。你是否也像我们一样具有内外各种资产,如像田地、财宝、亲朋、妻儿呢?因为你没有,所以才说出‘弃之如敝屣’的话吧!如果你有这些东西,就请你描述一番,并说明你对我们的资产及所有不屑一顾的理由,好吗?”

  尊者以歌答曰:

我有良田一切种,口诀种子植其中,
修持苗芽欣欣生,成熟三身之佛果,
以此四物作稼穑,是为不坏之农事。
汝等世间之农务,无常无实束缚人,
作衣食奴我不为!

空性作我大仓库,圣者七宝桟作牲畜,
十善作我好仆从,无漏大乐作“食物”,
此乃我之四资财,无有朽坏常坚固。
汝辈世间之资财,虚幻无实徒惑人,
我抛弃之如废物!

佛陀作我之父祖,正法作我之面目,
僧伽作我之叔侄,护法作我之股肱,
我有此四为亲属,不朽无坏常坚固,
汝等世间之亲眷,虚幻短暂无实义,
我弃彼等如敝屣!

乐明机用得善巧,大乐亲祖赐善德,
双融容光神奕奕,觉受悟境作衣饰,
我以此四为妻妾,不朽无坏常坚固。
汝辈世间之夫妻,多是争吵之伴侣,
虚幻无实甚短暂,我弃彼等如敝屣!

明体生我之婴孩,暖相长我之幼童,
觉证教彼善言说,及长能持佛教法,
我有此四为子侄。汝等世间之子孙,
虚幻无实极短暂,多是轮回缠缚因,
我弃彼等如废物!

  古通作工男女众,与我密勒瑜伽士,
今日在此作畅谈,未来愿依此因缘,
相会乌金净土中。 ”

  今日听毕此歌,不觉对尊者生起了很深的信心,群向尊者顶礼,速备饮食供养尊者;以后此地的村民都一直对尊者非常崇拜信仰。

  密勒日巴随即安住在山羊峰上方的彩丝洞中修行。

  这时,在山羊峰地区有一个从小就死了父亲的少年,一直由母亲和叔叔抚养成人。他生来就异常聪敏俐落,读书也很多,阅读颇广,因此很会说故事和讲述经典中的轶事;因此请他讲故事的人很多,经常得到许多收入和礼物。一天他骑着驴子在山谷的高处牧牛,无意的来到尊者居所的洞口,听到尊者唱歌的声音,他就从驴背上跳下,不顾牛群,走到尊者的面前。

  他刚一看见尊者的面容时忽然立时心中就生起了一种无以立名的三昧,木然的站了许久。这位青年就是密勒日巴的心子——惹琼金刚幢。因为惹琼巴已经从宿业中苏醒,他立刻对尊者生起了不可动摇的信心,从此以后他把讲故事得来的故事和礼物都供养给尊者,开始与尊者住在一起,向尊者学法。

  他的母亲和叔叔知道他在尊者处住,但却不见他拿任何收入回家,就觉得很奇怪,他们忖道:“难道施主们没有供养给小子任何东西吗?”于是就按门沿户的向那些经常听故事的施主们询问是否他们这一向根本没有给惹琼巴任何供养?施主们都回答说:“不是呀!我们还是像往常一样的供养他了呀!”

  惹琼巴的母亲和叔叔知道一定是惹琼巴把全部的收入都供养给尊者了,他们就想尽各种办法去阻止,但毫不生效,于是他俩非常恼怒,对惹琼巴作出了许多敌意的行为。惹琼巴亦不以为意,继续与尊者同住;一面学习法要,一面实际修持。不久惹琼巴就生起了许多美妙的觉受和证解;他已能随时生起丹田拙火的暖热,只需要穿一件布衫就够了,因此就得了惹琼巴(小布衣行者)的绰号。

  惹琼巴的母亲和叔叔,因为非常气恼的缘故,就费了很大的心力在一个食罐内装了咒诅过的毒蛊送给惹琼巴,因此惹琼巴竟染上了麻疯病。他希望能由禅定治愈此病,就在尊者处闭关习定。

  一天,来了五个印度密宗行者向惹琼巴乞食,惹琼巴就把母亲和叔叔送来的一袋青稞炒粉送给他们吃。他们一边吃,一边惊奇的叫道:“啊呀!好毒的病症!好可怕的病症呀!”原来他们已经“由食物的气味”中发现了惹琼巴已染上麻疯病。惹琼巴就问他们知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治愈此病。

  那领头的一位行者说道:“你实在可怜呀!我就告诉你吧!我有一位上师名叫瓦那真达,你应该去会他!因为他一时不会到西藏来,所以你应该快到印度找他去!”

  于是惹琼巴就请求尊者的许可到印度去,尊者答应了他的请求,当即为他唱了一首法行歌:

  祈请大恩我上师,加持吾子惹琼巴!
子兮!汝应尽形寿,一心向道修正法!
汝应真心非口头,挚诚祈请上师尊,
本尊佛陀与三宝。

   当汝游行印度时,应食三昧苦行食,
身依拙火着布衣,腿胯风心之良驹,
漫游天竺诸胜处。

  无垢之心勤拂拭,恒持光洁三昧耶,
心无悔尤常观察,如是周游天竺国。
多言招惹外寇伤,应于八法平等观,
深藏功德莫显露,持善柔心而游行。

   我今发愿祝福汝,无病长寿得安乐。

  歌毕,尊者即于洞中安住,惹琼巴就用泥土将洞门封闭。随着行者们前往印度,见到了上师瓦那真达。瓦那真达把金刚手忿怒鹫翅法之全部口诀传与了惹琼巴。惹琼巴依法修持,病即痊愈,随即回返西藏,来到快乐村询问密勒日巴的情况。一个村民说道:“过去倒是听说有一个名叫密勒日巴的瑜伽行者,以后就不太听说了。”

  惹琼巴听了惊忖道:“难道说我的上师圆寂了吗?”心中十分忧虑,急忙来到彩丝洞前,看见洞口仍然被泥土完全封闭着,一点都没有动过的样子。惹琼巴想道:“上师一定在洞中圆寂了。”当即打开碎泥,进入洞内,却看见尊者正在座上垂然入定。惹琼巴不觉狂喜万状,立即向尊者叩头问安,密勒日巴以歌答曰:

  敬礼恩师马尔巴足,断绝亲属关系故,
此心舒怡常安乐;
无有家园眷恋故,身心自在常安乐,
不争僧伽资财故,我心坦荡常安乐;
不做一家舍宅主,心无牵挂常安乐;
无需此彼任何物,心无欲求常安乐;

   富有佛法圣财故,此心满足常安乐;
不必守护财富故,心无忧虑常安乐;
得失与我不相关,心离牵挂常安乐;
无有匮乏之恐惧,永离忧患常安乐;

   彻悟自心究竟故,一切圆成常安乐;
无需取悦施主故,直心直语常安乐;
无有劳累与懊恼,亦无寂寞常安乐;
不做矫揉或诡诈,行住坦坦常安乐;

   所有一切诸行为,皆归于法常安乐;
心无游玩旅行欲,离诸疲累常安乐;
此身纵遭砍杀死,心无畏惧常安乐;
小偷大盗不来找,找亦无惧常安乐;

   善行顺缘自然至,因缘殊胜常安乐;
舍弃一切恶行故,清净解脱常安乐;
精进积聚福资粮,所行有义常安乐;
无有镇恨损恼心,自然慈悲常安乐;

   断绝我慢妒嫉故,心自调柔常安乐;
世间八法之过患,恒常观察自安乐;
于一切法平等观,远离爱憎自安乐;
常以自心观自心,心光透脱自安乐;

   心离忧惧与希冀,怡然自在常安乐;
离执光明之本体,广大宽阔常安乐;
无有分别之智慧,契合法性常安乐;
不离法尔本来境,心契逍遥常安乐;

   六识境念随他去,即幻即空常安乐;
五根五识显光明,妙境无穷常安乐;
心意已断来和去,法尔常定常安乐;
噫戏!我之快乐多!快乐太多难尽说!
别人之乐我不羡,我今高唱自乐歌。

   无有罪业死亦乐,常行善法生亦乐,
修行之乐多如是,我今为汝歌此曲。
施主供养我衣食,此乃上师三宝恩。
噫戏!吾子惹琼巴,此行安泰如意否?”

  惹琼巴说道:“上师啊!我这一向很好,病也完全治愈了。从今以后将伴随尊者住山;还祈求您要继续慈悲摄受我和传授我口诀!”于是尊者又传授惹琼巴进一步的口诀和修法,命他在彩丝洞中继续修持。不久,惹琼巴的觉受和证解都臻于究竟之地步。

  以上是密勒日巴在彩丝洞遇见他的心子惹琼巴的故事。

本 篇 注 解

(1)此句中藏文“bad?hBur?”不知作何解,姑且译作柱石。

  (2)一切种——藏文“kun?gshi”,可能指一切种识或阿赖耶识;亦可能指诸法之本源。二义相近,据云后者之成份可能较多,但密勒师亦时用一切种识之字样。故此处大概是指一切种识。

  (3)见前注,即印度神话中所传之七圣宝,惟佛陀或转轮圣王具之。

  (4)乌金净土——此为莲花生大师之净土。莲师为红教或旧教宁玛派之创始人。为观音、弥陀与释迦佛陀三位一体之化身,得最极成就,神通说法无碍。西藏之有佛法,莲师之功最伟,其声望可以说超乎一切各派之成就上师以上。此处密勒日巴亦随机而祝愿共生莲师净土,西藏画密勒像时,常于上方加上莲花生大师之像,盖纪念密勒之遇马尔巴乃由红教喇嘛之推荐及授记而得成就焉。

  亦即是说,此乃由莲师之加持而引导密勒至有缘之上师处也。又,密勒育马尔巴前曾多年广学红教,从师十位。见第十七篇。

  (5)心子——西藏佛法之传承中常用“心子”一话来表示某某人之最亲近,最受上师器重之大弟子、有点像我国“得衣钵”之弟子。“心子”者如自己的心一样重要,或深心爱护如亲儿子一般的弟子。

  (6)麻疯病——亦名“地王”(即蛇)之病,藏人相信此病为龙蛇作怪而得之病。

  (7)此处藏文 Lo?hDod? 不知作何解,猜想大概是“喜欢多说话”之意。
 

第十一篇 学佛之困难

敬礼上师。

  尊者密勒日巴,由彩丝洞行至容普地区之光明洞,即于彼处而住。其时由尊者的家乡咱普处来了一群青年朝拜尊者。他们对尊者说道:“您从前(以咒术)诛伏仇人,现在修持佛法已达到超胜之地步,实在是稀有难得令人惊叹。我们来您面前的时候,觉得自己应该努力去学佛,但一回到家乡,就又想去作世间上的种种事情了。这种(心意不坚)的心理,如何去对治呢?”

  尊者说道:“如果一个人确有把握地觉得自己已经达到了能够解脱生、老、病、死、轮回诸苦的地步,那么他无论怎样作,都可以无所不乐!否则,就应该时时思惟:‘今生固然痛苦,来生的痛苦会比今生之苦更长更大。’因此警觉到为了来生的利益应该去更最大的努力和准备。”

  随即以歌释曰:

吾辈世间之众生,浮沉生死河流中,
常为生老病死逼;来生尤较今生苦,
应备舟筏到彼岸。可惧妖魔及阎罗,
来生路上极怖畏,应觅护使作伴行。

贪镇疑等诸烦恼,黏着尤胜于今生,
应觅对治以为备。三界轮回途遥远,
来生路长胜今生,应备资粮好上道;
为护来世安乐计,应勤准备修正法。

  他们说道:“您的开示对我们的向道之心,有极大的帮助。我们将会来到您的面前,依止学法。常识和佛经都告诉我们:自找苦吃的极端苦行并无任何意义;所以请您为了护佑施主及我们徒众的福财起见,受纳一点点我们的供养资财吧!适才您的开示,我们仍不十分明了,请您解释一下吧!”

  为酬其请,尊者歌道:

依止善巧之上师,解脱护使之谓也;
慷慨布施贫困者,道上资粮之谓也;
修行所得之觉证,犹如黑夜月轮升,
此亦护使之谓也;广施储财为佛法,

筹备舟筏之谓也;若得见地离宗派,
始能修观无散乱,行藏若能与法合,
是名持戒悦上师,得益死时无懊悔。
亲眷施主与徒众,于我行者无需要!

汝辈世俗乃需之。名誉地位及威仪,
于我行者无需要,爱八法者桝乃需之。
财宝资具及热闹,于我行者无需要,
好虚名者乃需之。盥洗清洁与卫生,
于我行者无需要,汝等青年乃需之。

  以上所说十二事,世人竞竞追求者,舍弃于彼甚艰难,非是人人堪能者。密勒布衣瑜伽士,今日所唱吹牛曲,汝辈青年牢记心。欲得安乐修佛法,心厌尘嚣住静处,若具坚毅可独居,欲得佛果常修行,如此必胜四魔敌。 ”

  访客中有一位精进、智慧和慈悲都具足的青年,他向尊者说道:“上师啊!我们一向都只是为了今生之种种需要而努力,从来未替来生作任何打算。现在我愿意听从您的指导,舍弃今生之一切,专为来生之幸福而努力,请您慈悲摄受我吧!”他这样非常垦切的祈请尊者。于是尊者对他说道:“能够获得暇满的人身宝而修学佛法,实为甚难稀有。一百个人中也难找到一个真心学佛的人。

要找到合格的上师以及其他修法之清净顺缘更是极为难得。你现在各种条件都完全具足,应该善自珍惜,专心一意地去修学佛法。”随即唱道:

   能离八种之无暇,获得暇满之人身,
实在稀有极难得;能舍此世之欲乐,
善巧使用暇满身,修学佛法极难得,
能观轮回诸过患,向往清净涅盘道,
一心修行极难得;百人学佛难觅一,
具足各种之善缘,如是之人甚难寻;
具足教理与口诀,心怀大悲之上师,
实在希有甚难寻;信心不退无疲厌,
堪能长期修定慧,如是弟子甚难寻;
无有恐惧及逼迫,圆满具足各顺缘,
如是寰宇甚难寻;见行宗派皆相同,
性情相投甚合洽,如是道伴极难得;
无有一切诸疾病,堪任劳苦极健康,
如是身体极难得;纵或具足此一切,
内外顺缘皆圆满,一心修持极难得;
如是难得九种法,虽云难中又难之,
努力行去必得成!

  他听了此歌,不由对尊者生起了极大的信心,就侍奉尊者,亲近学道,尊者亦予以慈悲摄受,传授他灌顶和口诀,使他终于得到成熟,获得解脱。以后他成为尊者的亲近大弟子之一,名为咱普惹巴。

  这是尊者在彩丝洞遇见咱普惹巴的故事。

本 篇 注 解

  (1)八法——见第一篇注九。

  (2)四魔——通常指病魔、中断魔、病魔、烦恼魔,此皆障碍行者修道之魔也。

  (3)法——“九种法”。佛典中之“法”,通常有二义:(1)佛之教法,(2)事物。此处九种法为后者,指九种事物也。

第十二篇 牧牛童觅心的故事

尊者密勒日巴从光明洞行至蒙境的一所城镇去乞食。该镇的中央正聚集许多人。密勒日巴向他们说道:“今天早晨,要请你们给我这瑜伽行者一些食物。”他们说道:“瑜伽行者!你是不是前一向住在绕马的那一位呀?”尊者说道:“不错,我正是。”众人说道:“你真是一位稀有难得的修行人啊!”

于是都对密勒日巴生起了恭敬和信心。人群中有一对断绝了子嗣的夫妇延请尊者到他们家去;进入宅内,二夫妇对尊者恭敬供养承
事后,就对尊者说道:“师傅啊!你的家乡在何处?你有什么亲戚呀?”

  尊者说道:“我已经舍弃了家园和亲眷,亲眷和家园也舍弃了我,我就是这样的一个穷人。”

  二夫妇说道:“那太好了!你就作我们的义子吧!我们有一片极好的土地,再替你找一个你喜欢的姑娘。这样一来自然而然的不久你就会有许多的亲戚了!”

  密勒日巴说道:“这一切我都不需要,我舍弃他们还来不及呢!”随即歌道:

初享田园似甚乐,随即身心受煎熬,
耕犁挖掘极辛苦,下种常不结果实。
薄田饥荒之村镇,一似幽魂无依处,
终乃弃之奔他乡,积罪家宅折磨心,
于此无常之牢狱,我无丝毫之所欲,
汝之义子我不为。

  施主夫妇说道:“请你不要这样说,我们为你仔细寻找一个你最喜欢的,家世高贵的新娘,不是很好吗?”

  密勒日巴以歌答曰:

新娘初至如仙女,嫣然一笑百媚生,
千看万看无厌足;不久面目如罗刹,
两眼圆睁似铜铃,骂彼一声还十声!
汝若抓彼之头发,彼以脚踢汝膝盖;
汝以木棍来打渠,渠用铜杓作回击。
最后变成老丑婆,牙落满地似血盆,
眼似母鬼极可怖,如斯争吵女鬼伴,
一无可乐应弃舍,汝之新娘我不需!

  二夫妇说道:“年纪老了,临近死亡的时候,确实不能像年轻时一样的快乐享受了。但从另一方面说,我俩如果没有一个儿子,心里实在哀伤悔恨,其悲痛真是难以形容啊!难道你连儿子也不要吗?”

  密勒日巴以歌答曰:

小儿初生似天子,如意可喜令人怜,
此心深爱难言说。不久竟成所债者。
予与予求无餍足;别人妻女带进家,
自己父母摈门外,恩父喊叫不理睬,
慈母呼唤无顾回;最后四邻播恶语,
是非真假弄不清,亲生之子竟成仇,
令人心伤惨戚戚。轮回绳缚应断舍,
世间子侄我不需!

  二夫妇说道:“自己生的儿子的确可能变成仇人一样的,那么就要一个女儿也可以呀!否则我们心中实在不甘啊!”

  密勒日巴以歌答道:

初生女儿似仙婴,惹人怜爱胜金银,
及长变成讨债人。母亲背后偷财宝,
父前拿物迳出门。不于亲恩作酬报,
反令父母时伤心。终成持刀红面婆,
好则嫁人作忠奴,坏则灾祸带进门。
女人多是烦恼因,入彀难脱众苦逼,
败坏诸事麻烦多,汝之姑娘我不需!”

  二夫妇说道:“没有子女也许不要紧,但如果连一个亲戚都没有,则会处处受人欺侮,难以忍受啊!”

  密勒日巴歌道:

初遇亲属招待殷,畅怀谈笑甚悦心,
不久都成酒肉伴,来往应酬晏会频,
最后竟成贪镇因,卷逃官讼劳损人,
吃喝伴友应弃舍,世间亲朋我不需。

  二夫妇说道:“你也许根本不需要任何亲眷,但是我们却有许多财富和珠宝,无论如何请你要收下它们啊!”他俩至诚的恳求,要把财宝供养给尊者。

  尊者说道:“日、月不会为了照耀一个小小的地区而常住不动的。我为了修行和利益许多众生的缘故,也不能终生住于一处,我当然不能作你们的义子。但你二人今生能在此地遇见我,凭此因缘,今生和来生都会得到利益。现在我为你们发一个善愿,愿我们大家能于来生在乌金净土相会至于你们的财宝,我是不需要的。”随即歌道:

初时财宝似宜人,令己享乐令人羡,
多多益善无餍足;不久成为吝啬因,
悭绳吝结缠缚故,不能施舍作善业,
招来鬼怪与仇敌;自己辛勤所集财,
终为别人所享受,最后竟成生命魔,
损恼身心极苦恼;轮回财物应弃舍,
财鬼钱魔我不需。 ”

  二夫妇听了,对尊者生起了不退的信心,把他们多年所集的财宝全部施舍于佛法的事业。他俩从尊者处得到了修持的口诀,依之修行不懈,于临终入道,永离恶趣诸苦,渐次获得菩提觉位。

  尊者随即返回绕马之菩提坳。昔日之施主们皆来供养承事。尊者于心境开畅定慧增长中,安住彼处。

  一天,有两个牧童前来朝见尊者,其中较年轻的一个问道:“师傅啊!你难道没有伴侣么?”

   尊者道:“我有伴侣呀!”
牧童道:“他是谁?是怎样的一个人物呀?”
尊者道:“我的伴侣名字叫做‘菩提心’。”
牧童:“他现在在那里哩?”
尊者:“他现在在一切种识的房宅中。”
牧童:“什么叫作一切种识的房宅呀?”
尊者:“那就是我自己的身体。”

  年长的那个牧童说道:“这位师傅说的话不能帮助利益我们,我们走吧!  

  年轻的牧童说道:“所谓‘识’者,是否指我们的心,而身体就好像是这个心的房屋一样呢?”

  尊者道:“不错,正是如此。”

  牧童道:“人们的房屋中,有的只有一个人居住;有的却有许多人住在一起。身体内所含的心是一个呢?还是有许多呢?若是有许多,是怎样生活在一起呢?”

  尊者:“心是否只有一个,或是有好几个,你自己去观察吧!”

  牧童:“好!我回去就开始观察。”

  第二天那个年轻的牧童又回到尊者的面前说道:“师傅啊!昨天晚上我仔细观察此心是一是多,究竟所谓‘心’者是怎么回事?我发觉‘心’只有一个。想要杀它也杀不死;想赶它也赶不走;想抓住它也抓不着;压制它也压不住;安置它,它也不肯停留;放它跑去,它也不走;收集它,它也不集拢;看它又看不见什么;观察它也无什么结果。如果说它是有的,想使它出现,它也不出现;若说它是‘无’,它又明明的现前。这个‘心’好像是明明朗朗的,空空荡荡的,微微细细的,奔跑无羁的桟。究竟心是什么,我实在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请师傅开示我吧!”

  为答其问,尊者歌道:

护畜牧童听我言:糖浆之味甚美好,
虽闻其味甚甘甜,若未亲尝不能知,
甘甜二字仅意境,亲用舌尝乃真知,
现比境界不同故。

  如是心之自性者,若凭他人来指示,
只现片刻非真见,若能依使刹那现,
努力观觅此心性,乃能决定真实相,
汝应如是住汝心。”

  牧童说道:“那么就请您传给我指示心地入门的方法,今天晚上,我就努力地寻觅此心性!”

  尊者说道:“好吧!你今晚就静心诚意的去观察你的自心是什么颜色?是白的吗?还是红的?还是其他任何种颜色的?再观察心的形状是怎样的?是长形的呢?还是圆形?还是其他任何一种形状?再内观自身,从头到脚心看看它住在何处?”

  第二天早晨太阳升起时,牧童赶着牛羊来看尊者。

  尊者问道:“昨天晚上,你用功去寻觅自心了吗?”

  牧童说:“是的,我寻觅了。”

  尊者说:“你寻觅的结果如何呢?”

  牧童说:“我发觉此心是明明朗朗的,变动不停的,不可捉摸,无任何颜色及形相。当它与眼睛合作时就能视,当它与耳朵合作时就能听;与鼻合作时就能嗅;与舌合作时则能尝味和说话;与脚合作时则能走路;上动则下摇,现在的这个身体各器官都像是‘心’的奴隶一般,身体之器官都健康舒乐时,‘心’就令他们去作种种的事情而谋取利益;当身体老迈或病衰了,或是遭到了伤害,‘心’就会像抛弃揩屁股的石头一样,舍弃此身,迳行离去。‘心’像个图小利的滑头人,身体为它殷勤服务侍候得好好的,也留它不住;当身体给它痛苦时,它就会自起抵抗,准备离去;当晚间睡着时,它就会与身体分开。这个‘心’真是辛苦忙碌得很啊!我也是因为这个‘心’所以才吃尽一切痛苦的呀!”

  尊者听了,向他歌道:

牧童小友听我歌,此身实况甚难言,
介乎有识无识间;心识常为大罪人,
今尝恶趣之极苦,何不断舍轮回根,
直趋解脱安乐城。汝若有意行此道,
我当为汝作引导!

  牧童答道:“是的,师傅啊!无论如何请您常护念于我,予以慈悲摄受!”

  尊者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牧童道:“我叫佛护居士。”

  尊者:“你今年多少岁呀?”

  牧童:“今年十六岁了。”

  于是尊者就传他皈依戒,及简扼的开示皈依(三宝)之种种功德和利益,并对他说道:“在今晚以前你要继续念诵皈依文,不可间断。今天晚上你要(静坐观察)那个求皈依者是你的身体呢?还是你的心?明天早上来告诉我观察的结果。”

  第二天一大早牧童就来了,向尊者说道:“师傅啊!昨夜我观察,求皈依者是身呢?还是心呢?结论是二者都不对。身体各部位,从头至脚皆有不同的名称,(因此是许多不同的个体)。我又想:‘求皈依者’可能是身体各部份之总合,但是等到身心分离以后,这个身体就名为‘尸体’了;所以身体不能说是‘求皈依者’。‘尸体’也终于会溃散消灭,那时连‘尸体’的名字也不存在了。于是我又观察,‘求皈依者’是不是心呢?如果叫做‘心’,就不能说是‘求皈依者’,因为如果把‘心’的名称换成是‘求皈依者’,那就又不能叫做‘心’了。如果说过去的叫做‘心’,而未来的叫做‘求皈依者’,那么在命名‘求皈依者’时,过去、未来两种心皆已消逝,因此我们就必需要命名(两种不同的)‘现在心’和‘未来心’。如果说过去,(现在),未来一切时的‘心’总合起来命名为‘求皈依者’,(那么心就是常住不变的实体),心就不会有死亡。如此则过去未来一切世,无论投生于六道中之任何一道,只叫他做‘求皈依者’即可,(不必叫它做‘心’了)。再说,前生作了些什么,我也不记得,来生会做什么,我也不知道;去年及昨日之心已经逝去;明天的心还没有出现,现在的心亦(刹那)次第变迁毫不停留。(我实在对此事搞不太清楚),请上师慈悲开示我吧!”

  为答其问,尊者歌道:

通达无我实相之上师,我以三门殷重敬祈请,
加持我及我之诸弟子,令皆通达无我之实相!
祈以大悲摄受令彼等,皆从我执境中得解脱!

护畜牧童听我言,执持吾我此心识,
深观于彼不见“我”;
若能修持大手印,无见之见必能得。
若欲修持大手印,需植深厚之法基,
诚信善慈必具足,努力培植诸善根。
大手印道之先件,需信轮回因果法;
若欲出现大印果,应求上师传灌顶,
以及口诀并引导,并使自身成良器,
乃能容受深口诀。

修大手印之弟子,必需广积道资粮,
苦乐皆适断贪欲,死亦无惧真大勇。
牧童小友汝应知,如是准备需具足。
若能如此具善根,你我亦有法因缘;
若不堪能如是行,我亦不能传口授,
汝应思惟善称量。昨夜寻“我”不可得,
此为观修人无我,若欲续观法无我,
效我修行十二年,然后乃得知心性。
幼小牧童听我言,汝应如是安汝心。”

  尊者想到:“我要先看一看他是否堪能修行。”于是对他说道:“你先启请三宝,然后在自己鼻头前面观想一个佛像。你就这样去修吧!”

  这样传受了习定的方法,过了七天。到了第七天的时候,牧童的父亲来到尊者的面前说道:“师傅啊!我的小儿已经有七天没有回家了,不知是否出了什么意外?所以我到处去找他。但是所有的牧童都说,他是到您这里来学法来了,他们还以为小儿早已回家去了呢!我就告诉他们小儿根本没有回家,又问他们这几天小儿曾否与他们在一起?牧童们都说已经七天没有看见他了。”

  (因为尊者也不知小牧童跑到那里去了,)牧童的父亲就泣泪满面的回去了。于是村中发动许多人四出寻找小牧童,结果发现他正直直地坐在一个泥洞中,两眼凝然前视,目不转睛,兀然而住。

  大家就问他道:“这是怎么回事?你在这里作甚么啊?”

  牧童道:“我正在修持上师传我的口诀呀!”

  “那么你为什么七天没有回家呢?”

  “莫开玩笑了!我觉得坐了不过片刻工夫呀!”

  但是当他看到天上的太阳时,不觉也糊涂了。原来此时的太阳,却比他初习定时还要早几个时辰呢!他摸着头不解的说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呀?”

  从此以后,这位牧童常常失去了踪迹。有时一天,有时五六天看不见他的人影,所以大家经常都要四出去寻找他。于是它父亲就对他说道:“你这样使大家都不安,常常要到处去寻你,大家心中都担忧不已,你愿意长期与尊者住在一起吗?”牧童道:“我十分愿意!”

  于是他的父亲带着食粮及所需,把他送到尊者的居处。尊者随即传他居士戒,向他讲解因果的道理;最后又传授他开显俱生智之口诀。牧童依之修持后产生了颇为殊胜的觉受。密勒日巴非常高兴。(为了抉择分别相似和真实的悟境),他(郑重的)对牧童唱了下面这首歌:

 亲蒙那诺梅纪之加持,至尊译师马尔巴前敬礼。
以口说法之法师,讲授精采似广博,
一旦临终舍躯时,口说无用抛虚空。
临终光明显现时,由无明障成迷蒙,
惊惧法身死光明,百般逃避作鼠窜。

虽然终身习三藏,死时竟无丝毫用!
精进禅定诸行者,觉受光明显现时,
其心竟生增上慢,误将定光作慧光,
沾沾自喜以为是,错过死时法身境,
子母光明未得合。昔日所修之禅定,
死时亦无大利益,仍未根拔恶趣因!

吾子牧童听我歌,谨持身要习定时,
妄念寂灭无分别,如是恒常持正念,
振发精神坚毅修,忽觉自心顿光明,
犹似灯光灿煜煜,心似花开极清朗,

此时心境似以眼,观前广大晴空然,
明空赤裸兀惺惺;明彻无念此心境,
不过禅定觉受耳!以此定境做基础,
至诚恳请三宝尊,起用闻思之慧观,
通彻明了幽微法;再以观察之妙慧,

于无我境作深观,配合善巧禅定力,
运大慈悲及宏愿,发心利益众有情,
以此功德悲愿力,则能向上得突破,
现量证取真见道,洞见无见之正观!
此时方能心自觉,一切希惧极愚疑!
无行自然至佛地,无见自然见法身,
无作所欲自然成。
吾子牧童小居士,汝应如是安汝心!

  此后,尊者就摄受他作侍奉弟子,传授全部的灌顶口诀,命他继续修行。以后他证了究竟的觉受与证解,成为尊者“心子”之一。名叫惹巴桑结加——佛护布衣。

  这是尊者第二次到绕马,遇见惹巴桑结加的故事。

本 篇 注 解

  (1)此句藏文之意义,译者不敢十分确定。

  (2)据唯识学言,阿赖耶识于内变现根身;于外变现器身,故此处密勒日巴言一切种识与自己之身体无有分别,与唯识宗所言相合,惟密勒乃由现量证境而言者也。

  (3)此处藏文描写心之觉受,只能大意译之,颇难准确地翻译也。

  (4)现、比二量--现量即当下不杂一念之感觉或知觉(Perceptions),多属前五识之境界;比量则是第六意识之思惟作用(Inference)乃间接及抽象的,不是直接的或现量的,悟道则必定是现量的。

  (5)在学大手印法时,依上师之加持及口诀,学人得少许刹那见到当下明朗之心体。甚至进一步的能见到明空双运之境界,但此类境界,若不继续以定慧培养扩展,则终不能发生作用,甚至失去。

  (6)此处大概指:心动则身亦动,身动则心亦动。

  (7)三门——乃密宗术语,即身、口、意,三处也。
(8)先件——先决的条件。

  (9)大印——即大手印,以后此类缩减之名词,当陆续出现,在译文之便利上有此需要也。

  (10)大手印虽云顿法,或至上之法,但若欲得大手印之殊胜成就则亦非长时修行不能成功也。

  (11)“如是安汝心”——此句藏文之意味,极似金刚经佛答须菩提之“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的味道。

  (12)启请三宝——藏文此处只说是“宝”(dKon?mCllog?)。普通西藏人皆受密宗重上师之影响,在佛、法、僧三宝之外,加上“上师宝”,所以是四宝。此处大概亦是四宝。但汉土一向只念诵皈依三宝,故从俗。暂译作三宝。

  (13)俱生智口诀——亦即大手印口诀。大手印能开显俱生智——与生俱来不假修成之本觉智慧,故亦名俱生智口诀。

  (14)那诺、梅纪——那诺是那诺巴的简称,梅纪是梅纪巴的简称。马尔巴有两个最要紧的上师,一是那诺巴,一是梅纪巴。

  (15)临终光明——或曰“死光明”。据密宗之法诀,死、睡时六识寂灭不起现行,此时法身光明会自然显现,但若无般若定慧之力则因习气及业障故,凡人皆不能证取此法身光明,极为可惜,其详见中阴成就法。桺此处密师指究竟义而言;就方便义言,则如果人有高深之定力亦能不堕恶趣往生天道也。

  (16)持身要——依靠谨严正确的打坐姿势,时间久了自然能引生禅定,如大日如来之七支坐法,此七支坐法:

  1、足金刚跏跌坐,
2、手等持印置于脐下,
3、脊椎直竖,
4、两肩平张,
5、曲颈含颔压喉结,
6、舌抵上颚,
7、适宜视量等。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