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拉五明佛学院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传记故事 > 佛教故事

密勒日巴大师歌集(二)

作者:   发布于:2012/9/20 10:59:42   点击量:

密勒日巴大师著

目录


第四篇 崖魔女的挑衅
第五篇 密勒日巴于绕马
第六篇 密勒日巴在独利虚空堡

————————————————

第四篇 崖魔女的挑衅

敬礼上师!

  尊者密勒日巴,不顾雅龙咱马村施主和徒众们的殷勤劝请长期留住该地,他遵守马尔巴上师的教敕,独自迳往矶重的日乌班八山,一人住在岭巴崖中专心修行。某一深夜,密勒日巴坐位的左边山壁的一条裂隙中,忽然发出擦擦的响声,他起来寻找了一番,但什么也没看见。尊者自忖道:“难道今晚我这个大修行者心中出现了幻相吗?”于是他又回到坐垫上安息而坐。立时从山壁的裂隙中忽然放出一道极强的光芒照射尊者,光中出现一个红色的人,骑着一匹黑色的糜鹿,被一个极美丽的女人牵着走向前来;这个红人突然用肘向尊者身上重击一下,同时一阵令人窒息的狂风也吹向尊者,然后就失去了踪迹。此时那个牵鹿的美女忽然变成为一条红色的母狗,一口咬住尊者左足的大拇趾,不肯放松。

  密勒日巴知道这是女妖崖魔女(罩森姆)的幻变,于是唱道:

   敬礼大恩马尔巴足。
汝以恶毒损恼心,变幻厉相来扰我,
汝非岭巴崖魔女,此间邪恶女魔耶?
我非婉转善歌者,惟诚实言汝谛听!
青山高高居中央,日月二轮带吉祥,
天宫放光遍十方,普照众生使繁昌。
日月周行四洲时,莫使罗侯作遮障。
东方皑皑雪山巅,白雪母狮带吉祥,
渠乃百兽之领袖,不食死尸剩躯肉,
山边天际现身时,飙雪莫为作损伤。
南方森林浓荫处,斑斓猛虎带吉祥,
为扬勇威不惜命,渠乃百兽之大王,
虎行山径险路时,莫设陷网将彼伤。
西方难胜碧湖中,白腹鳌鱼带吉祥,
渠乃水中善舞者,圆圆金眼妙转者,
湖中觅食四时游,莫用钓钩来伤渠。
北方广大红崖上,雄硕大鹏带吉祥,
渠乃鸟禽之仙人,不伤生命甚稀奇,
山巅翱翔觅食时,莫用网罗将彼伤。
大鹏游处岭巴洞,密勒日巴带吉祥,
渠乃自利利他者,舍弃今生一切者,
发大慈悲菩提心,力求即身成佛者。
当渠一心修持时,崖魔妖女莫伤渠!
我此法歌如金线,具足五喻及六义,
汝亦能解妙义否?作业多端最甚重,
汝应精勤舍恶业,驯伏镇恨损恼心。
一切诸法皆自心,汝等不了唯心义,
妄念滋扰无穷尽,心性本空若不识,
岂能降伏诸魔扰?

  女妖!女妖!莫扰我!速自返归汝来处。 ”

  崖魔女听毕此歌,仍“咬住”尊者的足趾不放。忽然间身形不见,空中忽闻她回答尊者的歌声:

   噫戏!稀有善男子!
独栖崖洞具勇毅,堪忍苦行瑜伽士,
难行能行甚稀奇!
汝歌所训如王谕,贵如黄金难为酬,
我若以铜来易金,岂非罪过大罪过?!
我若不能除此罪,所说一切成妄语,
请以片刻注意力,听我譬喻答汝歌。
高高中央天空上,昭昭日月带吉祥,
天人稀有越量宫,能破四洲之黑暗;
日月自绕四洲时,何用督促监导者?
日月光明若不失,罗喉岂能作遮障?
东方水晶雪山巅,白雪母狮带吉祥,
驱使百兽如奴役,渠乃群兽之女王。
渠从秃崖下跃时,若非傲慢恃骄勇,
扑杀带鬃蓝狮子,飙雪何能作损伤?
南方浓茂森林中,斑斓猛虎带吉祥,
渠乃百兽之领袖,惯以猛爪杀群兽,
渠行山径险路时,若不骄慢恃暴力,
烁眼斑纹作炫耀,猎阱何能伤害彼?
西方难胜碧湖中,白腹大鳌带吉祥,
渠乃水中善舞者,梵天观赏之宠物,
当渠四游觅食时,不应贪心吞人食,
若不贪心吞鱼饵,作巧东躲并西闪,
鱼钩岂能奈渠何?北方广大红崖上,
雄硕大鹏带吉祥,骄威震摄众飞禽,
渠乃百鸟之梵王,山巅翱祥觅食时,
莫贪口腹寻血肉,若不骄凌振翅威,
网罗何能将彼伤?鹏鸟游集岭巴洞,
密勒日巴带吉祥,自称修行为二利,
已发殊胜菩提心,一心即身成佛道,
夸言誓度六道众;汝虽一心修禅定,
深厚习气未尽除,未能澈了自心故,
犹视妄念如怨敌!若于妄念无取舍,
谁能伤汝一毫发?我崖魔女岂能害?
一切妖魔分别生,分别习气自心生,
汝若不能善通达,自心真如之体性,
道不相同不为谋,汝我各自行己道!
汝等不了自心空,鬼魔岂止我一人?
自心若能自通达,一切逆缘成助伴,
汝等通达自心空,我愿为汝作仆从!
汝心仍有细分别!仍需深观自心性,
方能悟澈入幽微!汝等极需断迷惑,
切断无明之根源! ”

  密勒日巴听毕崖魔女的歌唱后,非常高兴说道:“女妖魔呀!你所说的话,完全是对的!完全是真实的啊!我现在要为你唱一首“八喻歌”来回答你的责问:

   噫戏!聪明崖魔女!
汝言真实极真实!遍寻世间亦难见,
较此更为真实句!
我虽足迹遍四方,如是妙歌未尝闻,
百位学者纵聚议,难出较此更胜义。
汝口所出之善训,一如贵重黄金簪,
直击我心之痛处;执取贵物之妄念,
内生实执之心风,无明迷惑之黑□,
一时顿除尽消灭!我心白莲花蕊开,
自心明体如灯耀,正念智慧突清醒!
放眼广大天空时,法性空寂突忆起,
于诸实物离怖畏;眼观日月二轮时,
心性光明赤裸见,我于沉掉离怖畏;
凝目巍巍山峨时,不动三昧突忆起,
我于动摇离怖畏;闲观荡荡河流时,
力用不断忽忆起,我于意外离怖畏;
目视虹彩耀空时,现空双运忽忆起,
我于断常离怖畏;我观水月影像时,
无执自明忽忆起,我于能所离怖畏;
返观自明心体时,突忆瓶内置灯喻,
我于痴惑离怖畏;适听汝妖之善言,
自明体性突忆起,我于魔障离怖畏;
女妖!女妖!甚巧舌!侈谈心性似明达,
『果能如实明自心』,为何受此女鬼身?!
一味作恶行伤害,昧于因果之报应,
汝应断舍十恶业。我乃勇锐瑜伽士,
已超怯弱及畏惧,我适对汝之赞词,
无非讥嘲玩笑语!汝鬼不可以为真!
今夜汝来嘲弄我,我亦酬答相唱和。
愿得依此因缘力,如佛降伏五魔怨,
改过速发菩提心,因地愿力不虚故,
来生得为我弟子。

  崖魔女听了尊者的歌,心中生起了极大的信心,就将尊者的左脚趾放开了,以极悦耳的歌喉,对尊者唱道:

   噫戏!善根瑜伽士!
资粮已满修正法,独居崖处甚稀奇,
以大悲眼视众生。
莲花缨络胜传承,我乃彼传之弟子,
曾闻妙法如宝珠。闻法虽多贪欲重,
遍游各大瑜伽居,引导有缘入善道,
于具根者授胜义。我心虽然向白业,
此恶报身常饥渴,遨游世界各城镇,
寻求血肉之美食。我心浸入凡人心,
年轻美貌之女子,我皆煽起其情欲;
英俊挺拔之男儿,我皆促使血沸腾;
形形色色之世间,我皆含笑而观察。
我以心神之魔力,促使诸国起贪争,
我以魔体神变力,激动众生使兴奋。
我之居所岭巴崖,此我生平之行径,
而今坦白告君前。你我相遇欣悦故,
而今为君歌此曲,我此净信真实语,
供奉瑜伽尊者前,愿聆我歌心欢喜!

  密勒日巴心中忖道:“我应对这个非人桬的种性仔细审察,然后劝令向善,使她谨守三昧耶戒。”于是就唱了下面这首歌来回答崖魔女:

  谛听!谛听!汝魔女!上师殊胜弟子劣!
汝习闻思佛法时,虽闻雅句不解义;
谈法论道虽善巧,心不入道无修持;
滔滔空言之高论,不能净汝心中垢。
往昔恶业习气故,今生造罪难数计;
毁犯昔日誓言故,今生变此魔女身;
身受饿逼寻血肉,口出谎言行欺骗,
心生不善伤众生;
轻视因果报应故,今生感此恶报身。
而今若思轮回苦,忏悔所作诸恶业,
发誓勤修诸善行。
我心如狮无怖畏,亦如大象离忧惧,
心无顾忌如疯子,而今告汝真实语,
汝应回报诚实语;
扰我作障及侮弄,汝将自食恶果报;
若结法缘发善愿,来日我当摄受汝。
噫戏!迷蒙妖魔女,善自思惟我教言!

  崖魔女听了,突然现身如前,很诚恳的唱了下面这首歌:

   三世诸佛之主尊,大金刚持能仁身,
稀有教法主持者,大菩提心甚稀奇,
我崖魔女具福德,听汝歌训意开解。
我昔发誓上师前,广于佛法作闻思,
未能制伏烦恼故,旋即广作诸恶业,
烦恼粗重如火炽,以此罪行恶业故,
感此下劣魔女身;我于一切诸众生,
时或利益时损恼。自从去岁春季时,
汝来此处岭巴崖,独栖专一修禅定;
我心时喜时不喜,喜故今夜来朝谒,
不喜以口咬汝足;我此无知损害行,
如今至诚求忏悔;今后誓舍镇恼业,
至心虔诚修正法,为修行者作助缘。
祈请大乐宝树荫,尽于未来一切时,
清凉我等之热恼,昼夜刺痛之五毒。
恶业魔女求皈依,依于尊者之教敕,
从今乃至菩提间,尽除损恼镇恨心,
为瑜伽者作护法,为修行者作助伴,
为成就者做仆奴,为学佛者作顺缘,
为持戒者作朋侣,守护佛教作承事。

  崖魔女发此善愿后,并立誓修持一切定慧,不复再作损恼他人之事,对尊者也生起了极大的信心。密勒日巴为了摄受崖魔女,就唱了下面这首歌:

   我乃弃世修行士,胜妙上师之法子,
心贮口诀如宝藏,诚心一意习禅者;
法性瑜伽我现证,为诸有情之慈母,
坚毅精进之模范,持守释迦宗风者。
我乃菩提心精髓,圆满无边慈悲者,
我以慈悲消镇恨,住此修禅岭巴崖,
专心一意无散乱。汝心喜我是迷惑,
汝不喜我乃恶镇,噫戏!鬼魅妖魔女!
汝之我执大于己!汝之分别多于己!
汝之恶念胜于己!妄念使汝常掉举,
习气使汝难自主!『我今与汝略谈鬼』:
执鬼为实成损害,了鬼为空趋大道,
知鬼法性即解脱,若知鬼魅即父母,
是能善持佛陀教,若知鬼魅即自心,
一切所显成庄严,之此一切得解脱。
女鬼我今训示汝,摄受于汝为我徒,
命汝坚守密宗戒,汝应依誓而行持,
慎莫违我三昧耶,金刚大持之戒律。
勿扰具大悲心士,于彼身口意三业,
不得损恼作障碍,汝若违反此誓言,
必堕金刚地狱中,此三昧誓极要故,
汝应至心诵三次,思惟其义如律行。
你我今日之善会,乃由昔愿所感召,
以此善因愿来生,相会大乐净土中,
究竟广大不思议。彼时汝具菩提心,
为我徒众之首座,金刚萨垛之淑女。

  崖魔女受了尊者的三昧耶戒后,向尊者顶礼及绕行多次,发誓以后决定依从尊者的一切训示,然后如虹般消失于天空中。

  第二天清晨曦日初升,崖魔女率领她的男女兄妹眷属,以端庄美丽的身形和装饰,带了许多供食来到尊者面前,为尊者作了各种会供及承事后,崖魔女说道:“我因往昔恶业力故,今生感此女魔之身,因为我的习气凶恶故,常给他人不良的影响,我的心肠也很不好,所以对您竟加以嘲弄,请您慈悲饶恕我。以后凡是您得训敕,我一定遵行,为作仆从。现在我请求您慈悲把心中所证得的了义法桯向我们开示一下吧!”崖魔女继续唱道:

   尊乃福智种性子,勤聚资粮禀宿根,
具妙传承大加持,坚毅精进修行者,
堪忍独居大勇者,勤修甚深大法者。
魔来作障不可得,『一切外显诸魔境』,
无非气脉内动相,幻化游戏之妙观,
我等魔众与汝心,融汇一如何可分?
由昔善愿今得遇,往昔我虽曾拜谒,
百千成就瑜伽士,惟于尊前得加持,
真实受恩得法益。魔女微言祈垂听:
小乘之教不了义,受者心中转迷惑,
克服烦恼甚艰难,其法银样腊枪头,
遇违缘时无用益,一如浮夸之美男,
逢危难时抱头窜。己不能行之上师,
不能自利反招嗔。尊乃诸佛之化身,
现证了义法性者,祈以口诀之妙歌,
开示我等甚深义,引导我等众兄妹,
趋入了义究竟地;以金刚句妙义理,
开显大智及光明!开显最胜之光明!
甚深了义秘密因,闻后决不堕恶趣,
修持决不堕轮回,祈勿留遮明开示!”

  密勒日巴说道:“依我看你们现在恐怕仍旧不能修了义教法吧!如果你们认为可以,就必需把生命交付给我,同时坚决地向我发下最重的誓言!”

  崖魔女兄妹眷属果然依言发下重誓,把身心生命全部交付尊者,发誓今后听从尊者的训示,并为一切学佛者作护法和助缘。

  尊者应彼之请,就唱了下面这首“了义消融法二十七喻歌”:

   秘密诸佛示现身,难可言诠大译师,
具恩父师前顶礼。我非夸耀善歌者,
而汝魔女勤劝请,唱兮!唱兮!勤劝请,
无奈我今我汝歌,试唱法性实相曲:
雷震电闪与云霭,此三皆由虚空生,
亦皆消灭虚空中;虹彩蒙气与蒸雾,
此三皆由苍穹生,亦皆消融苍穹中;
蜜浆鲜果与稼禾,此三皆由大地出,
终亦消融大地中;森林树叶与花薇,
此三皆由山峦出,终亦消融山峦中;
水漩水流与水湖,此三皆由大海出,
终亦消融大海中;习气贪欲与执着,
此三皆由赖耶生,终亦消融赖耶中;
自证自明自解脱,皆由法尔心性生,
终亦消融心性中;无生无灭与无言,
皆由本然法性生,终亦消融法性中;
见鬼执鬼鬼妄念,皆由修士自己生,
终亦消融自身中;一切障碍心所变,
自现幻境本虚寂,修士若不了彼空,
执有实鬼成迷惑;迷惑根本源于心,
若能洞见心体性,即见光明无来去!
一切外境所显现,皆由迷乱心所生,
若能深观外显体,即证现空不二理。
修行本来是妄念,不修亦是大妄念,
修与无修本不二。能所二见迷乱本,
若达究竟离诸见,万法毕竟不离心,
心如虚空不可得,穷究法性理如是。
汝应一心勤观察,超离分别之正见,
安住无整无散境,行住坐卧一切时,
荡荡无执无滞碍,如是行持必得果,
远离言诠与希惧。汝应如是修正法,
我无多暇唱空言,魔女汝应息妄念,
寂默无言宽坦住!为酬汝请歌此歌,
我此疯人之狂语,魔女如能勤受持,
饥时必享大乐食,渴饮无漏胜甘露,
为瑜伽士作助伴。

  崖魔女和她的眷属都对尊者生起了最胜的信心,顶礼绕行尊者多次,对尊者诚心表示感激后,如虹彩般的消失于无形。以后崖魔女果然如誓护卫住在岭巴崖修行的瑜伽士,如法予以种种助缘,无复作任何障碍或损恼。

  以上是岭巴崖,崖魔女的故事。

本 篇 注 解
(1)罗侯——即罗侯罗(Rahula)之简称。古代印度的神话皆以为日月蚀之现象为罗侯罗(天狗)在吞食日月,佛教亦随顺世说,常用此神话作为譬喻。

  (2)越量宫——或译作无量宫或天宫,喻其空间之大,超越限量,或不可测量也。

  (3)习气——此就佛学言,指多生多劫以来所累积于潜意识或阿赖耶识中之习气(梵文)(Vasana),尤其指俱生,或与生俱来之习气。就唯识学言可以说一切诸法及生死涅盘皆由习气所造成。心理学家论人格(Personality)时,亦着重由学习而形成人格及行为,唯缺乏宗教之意义耳。习气之重要性在修习定慧时更能亲切的体会到。

  (4)莲花缨络——大概是莲花生大师的别名,莲花生大师为旧教宁玛派之始祖,西藏之有佛法,莲花生大师厥功最伟。

  (5)非人——藏文米马印,指一切精灵及天人、妖魔、善神皆可称为米马印(非人)。但米马印亦指一种专门的鬼神,西藏之神鬼名称都得惊人,其名称及词藻之丰富恐怕是世界第一位,西藏之鬼魔学(Demonology)为一极复杂,极有趣味之学问。

  (6)三昧耶戒——梵文(Samaya)为“无越”,即不可超过此界限之义,此即密宗之戒律也。小乘戒律通称为□奈耶(Vinaya),密宗戒则称为三昧耶,或三昧耶戒。

  (7)金刚持——藏文多杰羌,直译为持金刚之义。一切密法之出生处为金刚持;即:金刚持为一切密乘之初祖,以此意义而延伸到弟子应视上师如金刚持佛,因上师乃密法之出生处故。

  (8)了义法——众生根器不同,所需之法亦不一,因此佛菩萨必须宣说高、低、权、实不同之法以适应众生之需要。因此,法之内容相差很大。权教:即权巧说的方便之法,亦名不了义教或不究竟教;实教:即真实流露如来境界之最高法教,又名了义教或究竟教。

  (9)金刚句——大概指密宗所习用的文句,或者是指那无可动摇,不可变更最宝贵最坚实之金刚义理。

  (10)赖耶——此处大概指阿赖耶识,或第八识;但藏文滚依,不一定指阿赖耶识,有时指法性。滚依直译为一切根,一切种,或一切因,故可用作阿赖耶识,亦可用于“法性”,盖取一切法由法性“生”之义也。

  (11)现空不二理--显现外境山河大地草木事物之一切色法即是无生空性;现空不二亦即心经所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或色空不二之义。

第五篇 密勒日巴于绕马

敬礼上师。

  至尊密勒日巴一时想从岭巴崖到日喔班巴去,当即准备动身前往。他向绕马的施主们说明此意,施主们说道:“在日喔班巴的入口处,有一片山洼地,那里有一个比日喔班巴更好的修行崖洞,您不如到那里去住更好些,我们对日喔班巴的路径不够熟悉,不能替您作向导,如果您愿意住在那山洼地的崖洞处,我们可以替您带路。”密勒日巴想道:“我就先暂时住在山洼地,以后再到日喔班巴去吧!也用不着他们替我带路,我自己会找到的。”于是就对施主们说:“用不着麻烦你们替我带路,我自己会找带的。”施主们说:“没有带路的,怎么行呢?难道您自己有一个领路的吗?”密勒日巴说道:“不错,我正有一个。”

  “他是谁?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密勒日巴就唱了下面这首歌来答复他们的询问:

   善妙具相之上师,除我愚蒙之向导;
冷暖平等此单衣,令我离贪之向导;
合转消融三口诀,除遣中阴之向导;
心气自在无有碍,周游山川之向导;
抛弃此身如残飧,降服我执之向导;
无人深山修禅定,成就佛果之向导;
我有如斯六向导, 住菩提坳亦乐哉!

  唱毕此歌,尊者就向绕马谷之深处高地行去,此处以后就被人们叫做菩提坳。密勒日巴即在该地落坐,心入无间流水三摩地。

  某日午夜,密勒日巴忽然听见千军万马的嘶杀声,心中想道:“难道是有外敌入侵此乡吗?”不觉生起大悲心,心契大悲三昧。渐渐地杀声越来越近,一片红光照彻天地;尊者想道:“这究竟是什么呢?”用眼一瞧,看见前面的旷野成为一片火海,天上天下遍布凶恶狰狞极可怖畏的魔军,使出魔力神变,只见到处烈火炽然,洪水侵淹,山崩地裂,形形色色的怪武器满天袭来,要想摧毁尊者的住所,同时口出种种恶言咒骂尊者。

  密勒日巴自忖道:“原来是非人妖魔前来骚扰来了。这些妖魔,从无始以来,就造作种种恶业,沉沦六道;现世投生于飞空的饿鬼道中,为猛厉的嗔恨心所驱使,他们伤害了许多的众生,由此恶业,将来必定堕入无间地狱,遭受极苦,实深可悯!”想到这里,尊者就以慈悲的心怀向他们唱道:

   慈心遍广如虚空,大悲涌出似密云,
功德事业如雨降,甘霖遍洒利群生,
众生无量等虚空,祈使皆证佛果位,
马巴译师前祈请。汝曹非人妖魔聚,
驰骋天空意身众,贪食饿鬼齐集此。
往昔多造恶业故,今生感此饿鬼身。
今生复造诸恶业,恒常损恼他人故,
来生必将堕地狱。我今为晓汝愚蒙,
为汝略说因果理,竖耳凝神听我歌。
我是口传上师子,因地具信求胜法;
深信因果不坏故,一心苦行修正法;
精勤修持不懈故,已证自心之实相;
通达外境皆幻化,解脱我执之重病,
斩断能所生死缚,已得无转法身位,
汝曹恶心来伤我,徒费精神空自劳,
我已超越心识境,汝辈岂能奈我何?
纵然集合六道众,上起梵天下地狱,
亦难摇撼我心志,何况令我生怖畏。
哀哉恚恼非人众,暴力神变之魔军,
此番伤我若不成,撤军他遁成羞耻!
空劳往返失义利,如此羞辱孰可忍?
慎自思维莫轻敌! ”

  唱毕此歌后,尊者即心契平等法性,坦然而住,诸魔不觉对尊者生起了极大的信心,齐向尊者围绕礼拜多次,顶戴尊足,然后说道:“您是已得坚固‘定慧’的瑜伽士,我等有眼无珠,适才作了许多愚蠢的恶事,请您宥恕。从今以后,我们发誓遵从您的一切训示,请您为我们开示一些法要吧!”

  密勒日巴即为说法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众魔唯唯俯首,以身心性命供奉尊者,发誓今后遵行尊者之一切训示,然后各各返回自处。众妖魔中有蒙境的色依天母和日喔班巴的地神,密勒日巴想道:“日喔班巴的地神既已降服,我就不用专门再到日喔班巴去修定了。”于是他就在原地坐了半天,心境十分开畅愉快,不觉唱道:

   于此寂静菩提坳,密勒日巴修菩提,
菩提心得自在故,能护菩提心瑜伽,
疾证无上菩提已,愿共如母有情众,
同趋最胜菩提位。

  唱毕此歌,密勒日巴不觉生起大勇猛精进之心,鼓舞雀跃不已。过了几天,一位施主前来参访尊者,并带来了半袋的青稞炒粉作供养。这位施主那天穿的衣服稍微单薄了些,所以渐渐觉得越来越冷,于是说道:“在南方的区域中,要算绕马地区为最冷,而这个崖洞却又比绕马要冷得多了,如果您肯接受,我想供养您一件皮袍子,不知尊意如何?”

  密勒日巴说道:“施主!你的名字叫什么啊?”

  来客说道:“我的名字叫做拉八下哇(火神事业)。”

  密勒日巴说道:“这个名字很好,我虽然无需你的炒粉和皮袍,但盛意难却,我愿意接受你的炒粉,可是皮袍我却完全用不着,请听我解释什么缘故。”

   于是对来客唱道:

   一似小犬迷路途,无的飘泊山野处,
愚蒙迷乱我心识,漫游六道诸城镇。
业力变现世间故,幻见外境种种相。
有时幻觉腹饥饿,自炊饮食以充饥;
有时克励修苦行,吞纳石砾以为餐;
有时兴至心雀跃,服用空性以养身;
有时碗破锅亦砸,忍饥挨饿持禁斋,
偶忽修习禅定时,亦生种种诸幻相。
平时碧泉为饮料,间或亦饮自甘露,
大悲心生甘露涌,我饮悲露似琼浆,
有时空行来上供,我饮胜妙之天露;
有时亦觉身寒冷,布衣一袭罩我身,
有时拙火炽然乐,有时断炊忍饥饿,
有时亦思伴相随,明体智慧为道侣,
助我奉行十善业,依持正见而修行,
洞彻自明之心性。我乃堪能瑜伽士,
大力人中之狮子,如法善见为狮鬃,
如法善修为狮爪,修习禅定雪山巅,
果位功德我已圆。我是如虎瑜伽士,
道行三力得圆满,方便智慧无别故,
怡然自得作虎笑;心智光明遍照故,
莽林深处漫遨游,他利果实自然成。
我是如鹫瑜伽士,生起次第明显故,
鹫鹏鸿翅自坚利,圆满次第坚固故,
鹫鹏展翅飞天去,翱翔双运法性中,
夜卧胜义山崖顶,二利果实自然成。
我是人杰瑜伽士,密勒日巴是我名;
我是钻究心性者,所欲无不满足者;
我是无执瑜伽士,于一切境无不适;
我是无粮之农夫,身无寸褛裸体者;
我是赤贫一乞丐,无意世间外境者,
住此亦适彼亦适,终日怡乐融融者;
我是密行之胜士,心如狂人乐死者,
一无所有无求者。我于资财若有求,
你我此会不自然,亦是施主烦恼因,
施主负担辛苦故,其心难免起谬思。
我以定慧之所得,酬答施主之供养,
愿君常乐行布施,此生长寿无病痛,
福受享用恒快乐,来生往生佛净土,
见佛闻道入法行,利乐有情度众生。”

  拉巴听了此歌,生起极大的信心,说道:“因为您是大成就者密勒日巴,所以才能如此,为了使我们这些罪业深重的人积善资粮,您才驻锡此处。您住此之日,我一定竭诚供养,务请慈悲纳用。”尊者在菩提坳修行之时,拉巴果然经常带来精美丰盛的食物供养尊者。

  尊者住在菩提坳身心十分愉快,得了极大的进益。某日,绕马的几个村民前来参拜尊者,问道:“尊者啊!您喜欢这个地方吗?心境愉快吗?”密勒日巴道:“我很喜欢此地,修行也增益了许多。”村民问道:“此地究竟有些什么好处呢?您在此地的心境又是怎样呢?请对我们说明一下吧!”

   密勒日巴答道:

   于此寂静菩提坳,上有神居大雪山,
下列信施众村集,后山冰雪为屏障,
前有茂密美松林,盆地草原池渚边,
杨柳摇扶自悠悠。幽香四溢莲花处,
六足蜂虫声嗡嗡,流绕池畔清溪旁,
垂颈白鹤频回首,桠树枝头众鸟喧,
和风轻舞杨柳枝。明耀高大群树巅,
猿猴扑跌作游戏。谷中宽广草原上,
牲畜走动四觅食,看守牛羊诸牧童,
吹笛歌唱无忧曲。高山崖洞之顶上,
眼界广阔尽天际,密勒日巴瑜伽士,
俯瞰此景心感慨,可怜世间诸众生,
皆为贪欲之奴仆,竞竞各为利养忙;
历历目前此情景,令我忆起无常喻,
世间欢乐如泡影,人生一切似梦幻,
于此梦幻虚渺世,执以为实深可悯!
此景为我增上缘,助我无常幻化观,
天空广大作我食,无有散乱禅定观,
定中境象过万千,无所不现难具说!
噫戏!三界轮回法,空而能显甚奇哉!

  来众听了都生起了信心,旋即回村各返自居,这是密勒日巴在绕马居住的第一个故事。

本 篇 注 解

  (1)具相——具足圆满的资格。

  (2)“合”、“转”、“消融”三口诀——此处之合、转、消融大概是指中阴时密乘行人修行之口诀。于中阴时外境所现之一切,观想为本尊坛城与自己和合为一体,自己亦成为本尊,则一面不为中阴业力所转,一面可以成为化身佛或往生本尊净土,这是“合”。“转”则是中阴时极怖畏及不悦意之恶境现前时,以心意转变之,使成净土或善妙之境,如梦修法之转梦然。“消”是令一切中阴所现,消融于法身性中归于空寂,此密乘断除生死之特殊方便也,此当然又要以生圆二次第及六种成就法为基础才行。

  (3)意身——即意生身或化身。

  (4)青稞炒粉——西藏人之主要食粮,为一种大麦,炒熟后磨成粉,冲水成团而食之,极为方便。

  (5)吞纳石砾——密乘有不食人间食物之种种方法,如吃花、吃草乃至吃小石之办法,古代有人行之,近代则似断绝矣。

  (6)自甘露——自己身体之种种分泌,由习禅定故,口中会生出特殊分泌,可服之为食。

  (7)道行三力——此句直译应为“菩提心之三力得圆满”,但此三力不知何指,菩提心亦不知是指向道之心或密乘之明点。

  (8)生起次第——此即初步之密乘修法,亦即本尊及坛城观,把自己凡夫身观想为佛身,把外境器世间观想为净土及坛城,口诵密咒,这样就能训练转染境之世间成为本尊净土。如是生起佛慢,次第建立坛城,故名生起次第。又作本尊观时,先观空,由空中生起一种子字;如观音之种子字为“啥”,由此“啥”字自身变成观音,再观外坛城;一切由空及种子字而生起建立,故名生起次第。生起次第,亦译作“起分”。

  (9)圆满次第——此为深一层的密乘修法,包括修气、脉、明点及拙火、幻化、中阴、梦修、转识及光明等六种成就法,此就嘎举派而言。其他各派修法之名称虽不同,但内容皆大同小异。圆满次第就另一意义言则适与上述次第相反,为“由有到无”之观法,即将外境坛城摄归自身,自身亦渐次消融于空性中,圆满次第亦译为“正分”。

第六篇 密勒日巴在独利虚空堡

敬礼上师。

  密勒日巴尊者从绕马迁移到独利虚空堡去居住。一天,来了一只猴子身骑野兔,手中拿了一方用菌子作的箭牌和一根用草杆做的弓箭,(其状实在滑稽已极。)密勒日巴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那只猴子说道:“因为你心中有所畏惧和希望,所以才到这里来居住的。如果你心无所畏,迳可离开此地到别处去!”尊者道:“我已彻底通达一切外境皆由自心所现,自心的体性也就是‘佛陀的’法身本来面目。鬼魔呀!无论你变现任何的幻境来扰我,对我而言只是可笑的儿戏罢了!”

  该魔听了,不觉向尊者头面礼足,发誓改过向善,旋即如彩虹般的消失于天空中。此魔原是着铜的大力鬼魔。

  一天,着铜的施主们前来拜访尊者,问道:“尊者啊!这个地方好吗?有什么佳胜之处呢?”

  密勒日巴以歌答曰:

   祈请至尊之上师。此地佳胜汝知否?
汝若不知听我说:于此寂静虚空堡,
上有云层浓雾绕,下有碧澄藏江流,
红崖矗立冲天际。前面绿密草原上,
野花一片竞芬芳;草原边际无人处,
时闻野兽吼啸声,鹫鹏翱翔阔天际。
细雨密蒙降又停;蜜蜂吟歌声嗡嗡,
牝鹿母子戏奔扑,猿猴跳跃任嬉戏,
云雀山鸡竞歌鸣;溪水潺潺涤尘襟,
美景如是常为伴,如是胜地难思议!
我今畅怀为汝歌,歌中流出胜口诀。
来此男女施主众,汝等何不仿效我,
舍弃恶业行善事,专心一意勤修行?”

  来客中有一位修习密乘的人说道:“尊者啊!就算您心生欢喜送给我们来访诸人的一点礼物,请您开示我们一些易解易行的见、行、修三方面之法要吧!”

  密勒日巴酬其所请,即地歌曰:

   上师加持入我心,加持令我见空性。
为答信主之请问,作歌取悦本尊佛。
显现空寂及无别,此三见地之精要;
明朗无散与无念,此三修行之精要;
无贪无执无挂碍,此三密行之精要;
无欲无惧无迷惑,此三成就之精要;
无谄无隐无矫作,此三密戒之精要!

  来客听了此歌后,都生起了信心,然后各自回家去了。

  某日,许多徒众又前来朝拜尊者。上次来的那些人,再次问道:

  “尊者啊!这一向身体安康?精神愉快吗?”密勒日巴以歌答曰:

   敬礼殊胜上师足。无人寂静深林处,
密勒日巴习禅乐,无有执著贪欲故,
行亦乐哉止亦乐!幻身无病盎然乐,
无需睡眠静坐乐,无有妄念三昧乐,
无有寒冷拙火乐,无有退悔禁行乐,
无勤无作耕农乐,无有喧乱寂静乐。
此为‘身’之诸安乐。方便智慧二具足,
此是大乘法要乐,起正双融合修乐。
气离来去正念乐,无人交谈禁语乐,
此是‘语’之诸安乐。无执离相正见乐,
无间恒住禅定乐,无有衰退法行乐,
无希无惧果位乐,此是‘心’之诸安乐。
无转无念光明乐,大乐清净入法界,
‘广大交融’法尔乐,无灭万显森然乐。
我今略歌亲觉受,身心极然大快乐!
此乃见行合一修,为告勤求菩提者,
皆应如是而修持。

  徒众们说道:“尊者的身、口、意之安乐觉受,实在是稀有难得;请问这些觉受是由何而来的呢?”

  密勒日巴说道:“这些快乐觉受都是由证悟自心而生起的!”

  徒众们说道:“我们当然不能达到像您这样的高的安乐境界,但我们仍希望能得到极少份的一点点安乐,请您慈悲用易解易行的开示,告诉我们怎样去修持明心见性的法门吧!”

  密勒日巴为了回答徒众们的请求,就唱了下面这首《十二心要歌》:

   敬礼殊胜上师足。汝等若欲明自心,
皆应如是而修持:信心博闻与精进,
此三修行之命根,令彼成长得坚固,
则能趋入大安乐,此是修心之根本。
无贪无执无愚蒙,此三修行之盾甲,
穿着轻捷防御坚,防身铠甲如是寻。
修观精进与坚忍,此三心之良驹也,
能避众危驰如飞,雄驹良乘如是寻。
自证自明与自乐,此三心之果实也,
种使成熟食味甘,成熟果实如是寻。
我此十二心要歌,乃我修行所亲验,
自然留露为汝说,应具深信如法行。”

  徒众们听了都生起极大的信心,以后对尊者承事供养不遗余力。不久,尊者就立意要到药磨雪山去居住。

  以上是密勒日巴在独利虚空堡的故事。

本 篇 注 解

  (1)见、行、修——依藏文原来之程序应为见、修、行;但因此三字在歌集中应用极广,非常普遍及重要故,改其秩序为见、行、修。因为如果照藏文原来之秩序见修行,则极易读为“见到修行”。“修”和“行”,原为二事,中文之“修行”则为一事,为避免误解起见,过去之译者皆译为见、行、修。这样义理上不易混淆,在词藻上亦好得多。下面略释见、行、修。

  见:藏文(lTa.Wa.)即见地或了解也;但歌集中所指的见,大抵指大手印见,或空性见,此包括对空性及自心体性之认识,尤其是现量的认识,或现量的见。比量的认识亦属必需,但不如现量之重要耳。

  行:藏文(sPyob.Pa.)此指行为及修道上之种种活动,处世接物,弘法利生等一切行为皆为行也,但歌集中之行亦多指大手印之行,即由于心契大手印而产生之行为。

  修:藏文(sGom.Pa.)即是指定慧之实际修持,尤指大手印之修法。

  大手印:藏文(Phyag.rGya.Chen.Po)即密宗之修空性及心地之法门,亦即般若波罗蜜多之实际修法,极似禅宗;除不参话头外,大手印可以说与禅宗无甚差别。见拙著佛学四讲之大手印愿文释。又,此见、行、修,亦通一切显密之教法,不专拘于大手印也。

  (2)无有妄念三昧乐——此处藏文可能印错了。若依原文(rTag.Pa.Med.Zi.)则应为“无有常住”之意,不大说得适,(rTag.Pa.)大概是(rTog.Pa.)“妄念”之误,所以照妄念译。

  (3)起、正双融——即是起分,正分或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合修之法。

  (4)无灭万显森然乐——前句言“大乐清净入法界”,此句言于万显之大用流行无尽中法尔有广大交融之乐,与华严事事无碍之境界相似。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