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拉五明佛学院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English

玛尔巴译师传(四)

作者:   发布于:2012/9/18 17:19:49   点击量:

第三节 第三次赴印之事迹
三、返回西藏的情形
玛尔巴拜辞了麦哲巴、贝希瓦桑波和益喜宁波等恩师回藏。
冬天到达尼泊尔,稍作停留并温习佛法,随即边修边行而归。当行至尼泊尔的庞廷时,基特巴·曲杰兼金已经圆寂,只有本达巴为首的众法友前来迎接,并为其举行会供轮法会。在这个法会上,本达巴发言道:大译师,我早就说过,你们师徒二人,由于大悲与虔诚的感召,定能相会。你们果然相会了。这种美谈我们早已听说了。我们曾一起去拜见上师,后来您又到了哪些地方去寻师,谒见过哪些上师,得到了什么功德,遇见了什么奇兆?除那若和麦哲二位上师外,又依止了哪些上师?我们的这个小法会是为庆贺您无灾无难平安到达而举行的,所以请您用歌回答我所请教的问题,作为我们款待您的回赐。于是玛尔巴的愁思消逝,便借用护法的“修鲁”道歌调,以晋见上师及所见的八种奇兆,献给上师和法友们以表酬谢。歌云:

“迦纳迦西为首的
在座道友请垂听:
若问在下是何人,
玛巴译师是我名,
生于藏土中心地,
尼泊印度习经文 
三赴印度求名师,
此番殷重求精英。
足莲一触我头顶,
法义甘露授我心。
一般法缘上师多,
僧格林巴十三圣,
神通智慧实精深,
能变心境见光明。
众圣之中的宝塔,
那若巴师最超尘,
他是金刚持化身,
宏恩浩大难报尽。
时刻想念这祖古,[220]
我将各地都访遍,
尊容似见又非见——
在那黝黑森林边,
珍奇水晶磐石面,
安布印记浮雕般,
圣者足迹我看见,
如此奇兆真希罕!
又于旃檀药树上,
那若大悲幻化现:[221]
变成九尊喜金刚,
并在俱生母胸前,
安布因陀大咒轮,
好似羊毫画一般,
放射各种大光芒,
摄授我见圣法缘,
如此奇兆真希罕!
不由自主掉下泪,
欲哭之情涌心田,
无法忍耐自哭叹,
一心一意而祈祷,
大师慈悲现身前,
我如见道般喜欢,
如此奇兆真希罕!
我将宝贵沙金献,
‘我所不欲’是回言,
再三恳求师赐收,
‘献给三宝’是师言。
随即撒到森林中,
我却可惜神失然,
‘你若想要在这里’……
语毕一掬金在手,
丝毫不减似原先,
如此奇兆真希罕!
复以中趾点地面,
砂石立刻把金变,
‘全成金洲’是师言,[222]
如此奇兆真希罕!
以其慧眼视天空,
鱼肚白包降人间,
内陈集轮诸供品,
百味美食在里边,
如此奇兆真希罕!
八德池[223]中去沐浴,
防灾护轮乌鸦衔,
慧眼一瞪手一指,
乌鸦僵尸落地面,
师言已胜魔灾难,
如此奇兆真希罕!
‘你勿留此把藏返,
北方雪域在那边,
有待教化诸弟子’,
作此授记得真言,
如此奇兆真希罕!
活佛那若大班钦,
他有八种奇兆现,
除你金刚兄弟外,
若语他人相信难,
当今佛法五浊世[224]
邪见之人忌妒多,
若言功德遭毁谤,
因此勿向他人言,
除你自身受用外,
希望保密不外传。
此歌献给上师主,
知心朋友心喜欢。”
众从听毕,均很高兴。
次晚在大家一起举行基特巴圆寂周年纪念暨初十法会的地方,在以比丘计美扎巴为首的男女瑜伽二十余人的会席上,计美扎巴提议道:“译师你善长藏歌,特别是长期在印度,无灾无难,平平安安地完成了学业,请你一定要唱一支吉祥歌。你[225]讲了上师麦哲巴的主要观点,那么他所持的主张是什么呢?”为此,便唱了首麦哲巴学说的证悟歌:

“伯惹紬夏所加持,
思想证得精要义,
精通密乘大法印[226],
向这大师致顶礼。
亲爱金刚众兄弟,
无法分离诸姊妹,
咱身虽异而心一,
是吗计美扎巴师?
我自印度远方来,
你住泥婆中心地,
今生健在未失机,
昨今又逢吉祥日,
值此空行法会期,
咱们彼此又相聚,
定是不违誓戒故,
我的心中真欢喜。
在坐诸位朋友们,
你们是否也欣喜!
我是藏地小愚僧,
你们称我为译师,
又令我唱藏族歌,
我虽没有好嗓子,
但是众言难违背,
只得遵命唱一支。
为忆那若麦哲恩,
唱此歌来表情意,
内有他们之圣见,
诸位道友听仔细。
已得证悟麦哲巴,
早已敬慕他美名,
活佛住地是印度,
羊八井[227]市誉全城,
护地大王之王冠,
顶礼师足花蕊心,
精通五明[228]众学者,
誉为权威奉头顶,
他的美名遍十方,
鸡年神变节[229]来临,
为着领受如来供,
遂受法王尊号名。
我主佛口亲宣说:
‘载乘[230]最终的要义,
以其介绍大印法[231],
外界事物的现象,
大乐真常无断灭,
使悟无生之法身。
内心所持的心识,
因其游移不可执,
见此赤见明无依。
一般存在诸事物,
本来非有也非生,
悟此便悟离言性。
不欲舍弃那轮回,
若修涅盘则不成。
若知有寂自渡性,
则悟大乐的双运。
掏出三时佛陀心,
究竟义理也如此。’
从此我的疑团开,
此乃麦哲师见解,
你们持见虽从此。
以此道歌供三宝,[232]
在坐道友请欢喜!”
众人听毕此歌,便对玛尔巴大师生起特别敬佩之心。
此后,玛尔巴便去梅朵林礼谒米娘多吉大师。此人是麦哲巴教下的一位法友,是教过玛尔巴一遍《事部》[233]法的导师。玛尔巴去时,适逢米娘多吉的朋友——迦什弥罗(喀什弥尔)的塑像师也在那里为一吉祥密集金刚曼陀罗开光。玛尔巴到那法会上,他们便要求说:“译师,你去印度住了很久,你的上师那若巴名声很大,你依止于他多久?听了些什么法?你自己修持获得了些什么定见等,给我们唱一支你从印度来的见面歌!”于是便唱了一首《谒见那若巴之歌》:

“顶礼成道诸大德,
加持我这有缘人,
引导我这虔诚者!
叫我唱歌本不会,
但是难违众友命,
只好唱支乐死歌,
敬请各位记心间,
遵其法规来修持。
藏地译师玛尔巴,
同那班钦那若师,
能在繁花似锦城,
金洲山寺来相会,
全靠前世的愿力。
在神加持的圣地,
依止有名圣僧师,
十六年又七个月,
四大灌顶[234]受七次,
赐胜乐轮之加持,
讲解深密喜金刚,
传授本尊俱生母,
亲教口诀次复次,
道中风脉已抓起,
成佛即在手心里。 
有朝一日死相现,
业报躯壳解脱时,
临终便有深法力,
转趋迁化[235]边接界,
男女勇士来迎接,
幢幡华盖与仙乐,
迎往空行大乐地,
定会敬谒那若师,
今朝即死才如意。
在坐诸位密宗各兄弟,
修法如无口传派开示,
仅仅依靠解释派语词,
即生成佛希望太渺茫。
是故众位欲想修佛法,
应照那若麦哲的传承,
如此定会一代胜一代,
便会乐上加乐而逝世。
此歌是否悦耳众道友?
倘若有误敬请多原谅!”
歌毕,众人问道:“译师,你来尼泊尔以前都依止了哪几位上师,主要上师是谁,在救主足前见到了哪些殊胜功德,求得了哪些主要教诲?”
译师玛尔巴为回答众人之问而唱了如下道歌:

“他出生是婆罗门,
已悟离边真实义,
无比虚空瑜伽士,
美名麦哲被人誉,
秉承佛主的教规,
从未离道常修士。
我这译人玛尔巴,
生地虽差去地胜,
曾赴印度有三次,
不顾生命去求法,
见到化身众佛陀,
灌顶教戒铭心记,
今朝要报师恩情。
你们问我依几师,
为我授法十三位,
传道特别有五师,
恩深无比有两位:
那若班钦为其首,
其次佛子麦哲师,
他们爱我情意深,
时刻怀念在心里。
在那东印恒河滨,
炽热火山寺里边,
多根树[236]的绿荫下,
救主住此我获见,
生喜如登初十地,[237]
遂将空行喜供献,
又在师喜曼扎上,
安上自在的金花,
***十礼拜身投地,
一心祈祷心虔诚,
又唱赞颂深密歌,
求授本尊喜金刚,
传授究竟义大印。[238]
吉祥无二阿哇都帝巴,
这位圣僧大悲来摄授,
为我进行深妙四灌顶,
以那全部净密来加持,
深布希望因缘之种子,
又将内明性心[239]实相示,
为那光明不生不灭,
显示并非造作本心体,[240]
忽然进入想象的境界,
无漏大乐由其内中起。
清净本是藏识[241]续,
因缘决定三种身,
见到本心法性母,
此次奇兆实殊胜。
油松神灯[242]仅指长,
一直燃了七昼夜:
毫无知觉之树木,
无法忍受动不息:
变出七只红色狼,
见其前来领施食:
耳听三界诸空行,
无形咒声念不止:
空中无数护地神,
各种仙乐奏不憩。
又听救主亲口讲:
‘在你转生的三世,
必得殊胜成就矣!’
我虽不好师却贤,
教法见地最甚极。
勿疑此派道法低,
此乃麦哲师见解
请友高兴修依此。”
玛尔巴以此歌献给了以喇嘛米娘多吉为首的同门道友,作为见面之礼物。这年冬天,玛尔巴照他们的愿望,住于泥泊尔,回忆所学之法,并加修持。其时,在寒林热玛多里有一位耶让巴喇嘛举行灌顶和会供轮法会。玛尔巴也应邀参加了。在那法会席上,耶让巴喇嘛请求道:“译师,你多次晋谒那若巴上师,得到很多法要和实修,真是稀有!你依照那些法要修持,得了哪些证悟,见到了那若上师的哪些殊胜功德,你最初见到法时的情况是怎样的?等等,简要地给我们讲一下吧!”为了回答上述问题,玛尔巴尊者唱了下面这首道歌:

“历代尊者请加持,
我是西藏一译师,
生在藏门[243]交界处,
因业[244]醒于芒喀地。
依止译师卓弥前,
学习直读语文书。[245]
为求圣法去印地,
为此风轮的两腿,
来程是从西藏起。
佛爷那若大班钦,
与我玛尔巴译师,
佛与常人两相会,
七次求得全灌顶。
依止上师十三位,
那若麦哲如日月,
主要依止那若师。
见到如此殊胜迹:
在那旃檀药树上,
现出九尊喜金刚;
见到俱生母胸膛,
因陀咒轮在其上;
天降鱼肚白包内,
百味美食在中央;
见到自生报身佛,[246]
和那本觉法身像,[247]
为感外象的应身;[248]
又见那若幻化身,
遨游太空的各方;
天然水晶磐石上,
还见那若脚迹状,
这种奇迹真无双。
救主佛子麦哲巴,
在那林中灌顶时,
变出能跑红豺狼,
真正前来领施食;
居于三界诸空行,
真正前来作善业;
外象戏法的幻轮,
一丝不动悬天空;
如梦如幻的习气,[249]
恰似光芒自消失;
油松神灯仅指长,
一直燃了七昼夜;
常不离道潜修士,
均向麦哲师顶礼,
麦哲师是婆罗门,
如此奇兆亲眼视。
若要全谈我证悟,
有人很难入心里,
仅谈少许是这样,
也具光明的法力。
见地不偏又不离,
修习似水不停息,
每夜不修到四更,
虚伪证悟全抛弃。
不想入定和出定,
于二风心获自在,
轮回畏布皆消逝,
此乃我所证悟理。”
歌毕,在坐众人均对玛尔巴产生了如见上师一样的信仰之心。
须臾之间,从寒林中传来豺狼嚎叫和嘈杂之声。众人说:“应当在黄昏时将法会作毕,不然这个寒林很危险,很可能出现非人的灾难。”大家十分惊恐。玛尔巴想:如果是我的师父那若巴和麦哲巴两位上师亲自来到这尸陀寒林,在尸座上食用人肉那才最好,即使亲自来不了,以禅定生起享用观想,使护方空行真正排队来领取施食,那他们也就全都不用害怕了。今夜的这一切,只不过是荒郊旷野的豺狼嚎叫和风水等五行之声,这也值得惶恐吗?想到这里,不觉又想起了那若和麦哲两位恩师的功德来,后悔自己不该从印度回来,并打定主意再去印度。不禁涕泪滂沱,昏沉打坐。
那夜黎明时,玛尔巴梦见一位身穿树叶衣的美丽妇女将手放在自己头上授记说:“你这时去印度还不如回西藏更有利于众生,在那儿你可得到很多有缘弟子,在你未回西藏之前,决不会有什么灾难。”梦醒后,玛尔巴想这一定是那若和麦哲两位大师出于慈悲,派护方空行前来启示的。心里十分高兴,便决定回西藏去。
嗣后,玛尔巴在尼泊尔的仁青楚寺听本达巴大师讲授《吉祥天母现证经》和甘露光明的修法以及一些散杂的《圆满次第》之际,有一晚,梦见救主麦哲巴骑着雄狮行于天空,就立刻大声哀祈道:“请师傅慈悲,摄授弟子吧!”于是麦哲巴便来到他面前,于空中示以符号,讲了无与伦比之佛法,使玛尔巴悟了无边的妙义,生起了以前从未生起过的证悟。当梦醒时,天已经亮了。这时,玛尔巴又想起上师,泪流不止。在次日晚上,为酬谢本达巴大师讲法和向麦哲巴祈祷,他举行了一个很好的会供法会。在这个法会上,本达巴说:“在今晚这个法会上,译师你无论如何也要唱支昨晚你心里生起的境界之歌!”于是玛尔巴便借岩洞滴水调唱了支《再现昨晚征兆之歌》,把已经忘了的又从新回忆起来。歌云:

“悟法精义大法身,
声名远扬麦哲师,
宏恩浩大令人念,
弟子总是惦记您,
一心跟师情不断,
化身师父请加持,
你是引导的恩师。
吉祥本达巴为首,
在坐男女瑜珈士,
请将这歌听仔细,
此乃空行所加持。
玛尔巴曲杰洛卓我,[250]
在印渡过人生三分一,
四十年中求闻思,
去岁凶恶蛇年[251]的
神变鹞鹰二月时,
我登归途回故里。
渡那可怕恒河水,
遇到妄命二盗匪,
泅渡江河他似鱼,
疾行陆地如神驹,
思前想后真吓人,
遂在头顶念我师,
他复看看便离去。
落水当中救起我,
师恩深重难酬谢。
不久前的上个月,
上弦初十胜日时,
在那尸林热玛里,
供养上师所喜供,
空行所喜会供集,[252]
当场看到瑜珈士,
又念那若麦哲师,
深情不断常培养,
恩师圣行涌心里,
悲哀难忍自哭泣。
当想再返印度去,
复蒙赐梦黎明时,
身着树衣一美女,
以她右手的五指,
摸着我头赐教示:
‘不要再到印热ィ?br />  当回西藏中心地。
未到雪域途程中,
内外灾难不会遇。
不有待化[253]诸弟子,’
用此预言相加持。
定是护地空行母,
也是圣僧你恩惠。
习气所成昨梦中,
见到麦哲佛子师。
他骑雄狮空中行,
又到面前三开示。
传授给我无生法,
并讲无字教法义。
遂悟离言真如相,
生起从前未有境。
待到天亮梦一醒,
总是怀念麦哲师,
不忍此境离我眼,
满脸泪水大哭泣。
犹如气憋在胸膛,
如饥似渴想我师。
弟子伤心你可知?
请师活佛把我引。
虽是习气所成梦,
见师来到真希奇,
为何忧喜有高低?
请问在坐的各位。”
听完玛尔巴的歌后,本达巴对玛尔巴尊者生起喜欢之心。本来上师的本质是一样的,但由于各自的看法不一样,便出现了各种不同的功德。为解答那梦是如何产生的,本达巴便作歌唱道:

“亲密挚友大译师,
你有赤诚信仰心,
有求种子的愿望,
还有殊胜大悲心,
圆满传承的发心。
你是名门的识士,
以前未遇超世人,
而今才见成道师,
这也有我的恩情,
为报此恩你应该,
把我看作顶珠珍,[254]
你知往事实希奇。
密乘圣王殊胜道,
已成一切之根本。
殊胜誓词你已具,
天神空行又随赐,
上师口诀铭记心,
今得乐道是为理。
一切三世众诸佛,
成就之本是上师。
若对化身的圣僧,
将他理解为虚空,
即悟不生的法义;
若是理解为太阳,
便生普遍之悲慈;
若是理解为寒月,
即能解除烦恼疾;
若是理解为海洋,
即能证得三摩地;
若是理解为珍宝,
所求愿望自如意;
若是理解为船长,
可到解脱宝洲去;
若是理解为将军,
便可降服邪见敌;
若是理解为宝剑,
可断执实[255]的绊羁;
若是理解为轮宝,
可悟无际的义理;
若是理解为雄狮,
可伏二取[256]的兽类;
若是理解为象宝,
则可超脱众苦魑;
若是理解为马宝,
可送你到涅盘地;
若是理解为圣王,
可受众敬人供祀;
望族出身你所见,
若是理解为恩师,
可得法位永承袭。
弟子习气所成梦,
梦见救主亲降临,
为你传授无生法,
讲授无字真如经,
已悟无限的实义,
生起空前的境地,
应该讲出那意义。”
玛尔巴听毕此歌,于是便将梦里听到的法和心里生起的诸境界献给喇嘛本达巴为首的众道友去领悟。歌云:

“圣僧仙人本达巴,
神授大名实珍奇,
不二[257]化身你坐下,
金刚兄弟心同一。
室利古那玛底为首的
右坐男勇士们且请听,
此外隐逸修士女瑜珈,
苏喀班杂佛母为首的
左坐女勇士们也请听。
本来诸法乃如幻,
尤以梦幻最殊胜,
夜里所得习气梦,
那是不足为凭信。
若是半夜鬼现身,
当然不可去相信,
倘若黎明神授记,
那是最好的兆征。
今天早上拂晓时,
神圣救主亲临此,
传讲究竟真谛法,
能记起的是这些:
本来万法皆唯心,
从其心中生上师,
心性一衰余无别,
所现一切靠心起。
那是从未自然成,
是从无生本性里,
潜心寻思不舍弃,
不缚一松便自失。
为了表示那道理,
师问:‘你见过死尸、
屠夫、犬豕和孩子、
狂人、大象及宝贝、
青莲、水银和野兽、
狮子、斑羚、婆罗门?’
以上词义你若悟,
轮回、有寂则不持,
心中取舍全抛弃。
不望从那得证果,
心无造作戏论离,
便可不落四边际,
无修无持无涣逸,
无思无念离言词,
对其一切无表示。
由于师恩我悟此,
悟其意义得验证:
心和心所[258]全遮灭,
法性法身***为一,
功德过失无增减,
乐空光明无障蔽,
光明常在无来去。
悟本元见的要害,
即是无生诸法义,
我从救主口中闻。
若不用歌来叙述,
既违圣僧的命令,
又失诸友的求请,
故祈空行勿生气。”
上面两首歌是玛尔巴译师在尼泊尔仁青楚寺,给本达巴为首的众道友兄弟们唱的麦哲巴托梦开示大手印法的歌。这两首歌,玛尔巴大师回藏后,除传与尊者米拉[259]和玛尔巴郭勒[260]二人外,未传给别人。后来这两位师兄师弟又仅传给额宗论师降秋杰波。为利众生,今传给众人。
尔后,玛尔巴圣者拜辞了尼泊尔的诸位上师而回西藏。其时,洛扎的弟子们由于希望上师回来的心太切,因而玛尔巴郭勒便想:“如果我去尼泊尔,也许会相见,即使见不到,也会听到一点消息,我应该去尼泊尔。”遂起身前往。正好玛尔巴也回来。在吉隆的玛色玛玛寺[261]师徒二人相会后,玛尔巴郭勒便侍候师父返藏。到芒域的朗波喀,从前的弟子们来款待他们,并请传法。于是便留在这儿休息数日。在停留期间,收到了松耳石等放多供品。然后去到后藏娘堆达宅梅敦村波的寺院,梅敦举行欢迎会供法会。在会上梅敦向玛尔巴祈请道:“上师,你远道而来,虽然路途辛苦,但今晚的会供集轮法会是密宗事相内的重要部分,为便于将来效仿,请师父大发慈悲,广作会供中的法事和仪轨!”于是便照其所请广作法事的仪轨。在会席中,梅敦如从前一样虔诚,但却产生与从前不一样的胜境,遂对玛尔巴说:“上师,过去作过许多会供轮法会,但今夜我却特别开了心境[262]。你在印度见过和作过很多会供轮法会,据此,会供法会该在何时运用?曾见到什么奇异之兆?请告诉我们!”为此,玛尔巴尊者便唱了这首何时应作会供和所见异兆之歌:

“所谓会供轮法会,
传授成熟四灌顶,
需要举行会供轮;
佛像、灵塔开光时,
需要举行会供轮;
祈祷空行加持时,
也需举行会供轮;
听讲《续部》大经时,
需要举行会供轮;
在求甚深教授时,
也需举行会供轮。
我这译人玛尔巴,
曾经三次去印地,
曾见神妙会供轮,
尤睹这样希奇事:
为那那若班钦师,
王族首领名柯洛,
与卖酒女滚扎里,
献呈宝铜的曼扎,
其上嵌饰迦舍波里[263],
虔诚祈祷一年余,
尊者那若才赐收。
在那尸陀檀林中,
大殿三层所环绕,
内有无限享用品,
广设会供与施食,
吉祥那若施法力,
聚集圣乐诸金刚,
以及相等密宗的
男女瑜伽六十二,
甚深手势加语问,
见从那若胸膛上,
出来圣乐众金刚,
去到坛场坐中央,
仪轨次第作深广。
圣僧那若大班钦,
手上拿着金刚铃,
身上戴着六骨饰[264],
在离地一肘[265]的空中,
舒展右脚跳起舞,
其余男女瑜伽士,
右手摇动那[上兆下鼓]鼓,
左手碰起叮当铃,
翩翩起舞很欢畅。  
我这译人玛尔巴,
见到俱生的法身,
甚深四灌的本体,
敬谒这样的圣尊,
见到这样会供轮,
这非一般的法事,
你说奇不?藏敦巴[266]。”
众人听后,对玛尔巴生起特别的信仰,于是请求道:“上师,您这次来是我们初次敬见,您一定有以前我们没有听见过的殊胜灌顶与教授,请发慈悲,传授给我们吧!”对有的法,因是空行耳传,需保密,玛尔巴不便传授他人,于是便传授其它许多过去未传之法。
玛尔巴要启程了。他去印度三次,梅敦就给他上供三次。这次是玛尔巴第三次去印度回来,梅敦呈献出三次供物中的最丰富,深得师心的第一大供,并请求道:“师父,在您尊前的这些礼物,是您为我们讲法的酬谢。师父虽然年寿已高,但却平安地从印度回来了。这使弟子们欢喜。为报答师父的恩德,特请您收下吧,并为我们唱一支赞颂众位先世上师之歌吧!”为满足他们的请求,(玛尔巴)便唱了一首赞颂先世上师之歌:

“不动大乐金刚身,
金刚空行平等***,
诸位勇士的主尊,
赞您吉祥呬噜迦。
全部密籍您汇集,
密主圣迹您广布,
又把圣法传人间,
赞您啊龙树师徒。
您具无尽金刚舌,
救人于畏大悲慈,
三界自在底洛巴,
赞颂您啊大悉地。
十二苦行依师修,
三藏[267]续部佛要籍,
顷刻之间便贯通,
赞颂您啊佛化身[268]。
您是永恒大印身,
从不造作本性持,
了悟离戏论乐义,
赞颂佛子麦哲师。
继承佛主的教法,
证得密集大悉地,
智慧慈悲两齐全,
赞您益喜宁波师。
在那尸陀和树前,
呈献美味虔诚士,
具有空行神力人,
赞您古古惹巴师。
因悟圆满无缺义,
故具月光之精英,
见则令人乐而足,
赞您瑜伽佛母身。
头戴极美黄金冠,
胜伞荫处您坐静,
获得日月天空坐,
赞颂圣僧泥婆身。
断除世间二取藤,
有依上师的功底,
修持菩提您为首,
学习大乘占鳌头,
断除孽障与邪诱,
结交大德众贤士,
赞您诸位引导师。
礼赞喇嘛的功德,
等于供奉三世佛,
以颂导师所积福,
可使众生皈佛陀。”
梅敦及其从人听毕此歌,均很满意,十分欢喜。
当玛尔巴给梅敦传法期间,玛尔巴郭勒便带着佳音先回洛扎,并拿出自己的钱财作款待的准备。其他许多僧徒去娘堆迎接。玛尔巴平安地回到洛扎。玛尔巴郭勒为欢迎玛尔巴师父而举行一个谢恩会供法会。虽然过去在途中已听过详细教导,但是为了让与会僧众都能听到,玛尔巴郭勒在这个法会上又向玛尔巴请求道:“师父,您见到了圣僧那若巴,又平安地回来了,这是极希罕之事,请师父发无量慈悲,将您这次会见那若巴上师所得的教诲及希有征兆讲给我们听吧!让与会诸人生起欢喜之心。”为满足众人心愿,玛尔巴便将晋谒那若巴大师后,所得全部教诲口诀及其如何得法,无增无减地,借用大勇无畏调,唱了首大师所行善业神通变化奇妙功德歌:

“圣主活佛住地是
印度摩揭广严城[269],
外道攻击他降服,
遂赠名为‘大护门’,
被人誉为那若巴,
师父啊,向您致敬。
大门向东的宫中,
甚深密续喜金刚,
当我观修此法时,
心如悬旌意不安,
挽心如弓却离弦,
忽然飞向那若师,
怀念之情实难忍,
边远林中去寻师,
陷入陌生贱种城,
骄王把我来***。
在那花丛的宫中,
国王三天将我供,
在那炙热火供护[270],
见到随意的吃喝,
这种奇兆真非凡!
复又再次去寻找[271],
鱼肚白包装茶叶,
三升白米作干粮,
本达巴仙从天降,
途中伴我作向导,
找了半月遍四方,
找遍尸陀和林海,
仍未见到那僧王,
虽未见到那若面,
却见希奇的迹象,
在那旃檀药树上,
现出九尊喜金刚,
有点似触非触感,
犹如架起彩虹帐,
这种奇兆不平常。
见到因陀大咒轮,
现于俱生母胸膛,
犹如明镜中影像,
形象逼真没两样,
这种奇兆不寻常。
在那坚硬金刚崖,
羊脂白玉大石上,
见到那若师脚迹,
犹如羊毫画一样,
这种奇兆不平常。
我想不久即可见,
祈祷七夜又七天,
师有悟他通慧故,
尔后圣僧亲身现,
我心极喜哭又喊,
卑下膜拜顶师脚,
慈悲声声我伤叹,
悲伤泪水流满面,
这种奇兆真希罕。
如抱王妃去抱师,
心心相贴额头连,
圆满灌顶注心田,
大圆满法精要传,
这种奇兆真希罕。
印度那若大班钦,
与我玛尔巴相见,
犹如佛陀见众生[272],
定能成道无疑团,
这种奇兆实希罕。
亲爱徒弟守誓人,
两年之前我去印,
当其钱财不足时,
黄金装满我钵盂,
值得一说希罕事。
不惜钱财供养师[273],
收拾衣服和鞋子,
所需一切装给我,
来世干粮也放里,
为此想起真惊奇。
胜过父子情深的,
只有玛尔巴郭勒你,
布施钱财何足道,
即便牺牲也愿意,
除此之外更何奇?
遥远路程怎忘记,
藏尼之间洛喀纳,
冬天新年花遍野。
在种白米萨鲁地[274],
语言不同门[275]地区,
面对难治的热病,
不顾生命不怕死,
是为信守那誓词,
但我未忘记心里,[276]
今生当然不分离,
即使来世也须聚。
因此本尊空行前,
咱们师徒共祷祈。
为了报答昔日恩,
将此歌儿献诸位。
此歌勿向他人传,
请求各位保机密。
报恩传法待后讲,
心腹之言慢慢叙,
咱们旧交好朋友,
直到死时情深切。”
玛尔巴将身语意五种功德之业所现的五种希有境象作歌告诉大弟子玛尔巴郭勒等以表答谢。同时还将那若巴大师修持用过的一百零八颗红莲念珠和法王麦哲巴戴过的一对金刚石戒指赐给了玛尔巴郭勒,并说:“弟子,你对我帮助很大,在今生未死之前我们要住在一起,并祈祷来世也一定要相逢。为恪守这一誓言,我们师徒死后也同去投生一处。”玛尔巴郭勒便遵师嘱,一直跟随师父,在师父未去世前,一直服侍,连一天也未离开。
玛尔巴将晋谒那若巴的殊胜之事,本来是同一件事,为什么作了不同词语的歌反复唱了三次呢?主要是问的人不同,故而将同一件事作了词语不同的三次回答。
尔后,喇嘛俄巴[277]和楚敦[278]听到大师平安载誉归来,便率领许多弟子前来接风洗尘,陈献供养,请求传法。他俩在献供法会上向师父禀呈道:“上师,您这次平安地回来,满足了我们僧俗民众心愿,升起了幸福的太阳。听说法王宝您曾遇到许多艰难困苦,又身染重病等,我们都很忧虑。您究竟遇到过什么苦难,患过什么疾病,请用歌告诉我们!”为此,玛尔巴便回答说:“现在我将这次寻访那若大师所遇到的苦难和初入法门至今的经历,用歌叙说,你们听仔细。”于是如象禅定时心不专一,以慧识铁钩集中之,借空行悲叹调而唱了首为求法受苦的长歌:

“尊者不动金刚持,
请坐吾头作美饰,
以我历程而为例,
诸位大德勿认为,
修法易成不循规。
我这译人玛尔巴,
生于洛扎中心地,
余业醒于佛法义,
在那牡古隆寺里,
依止卓弥大译师,
学习直读与文字,
他的恩深难报谢。
为求圣法我去印,
途经尼泊尔国境,
险道恶水难渡越,
林海茫茫穿不尽,
路途迢迢走不完,
树如僵尸阻行程,
见此途中诸苦难,
飞鸟翅膀也颤惊,
虽历此险我也值。
见到天降尼婆地,
邦具妙欲看不够[279],
人如欲界[280]众天神,
盛世清平如贤劫,
路虽难行去为胜[281]。
尔后直往印度去,
途遇卑鄙亡命匪,
生命安全无希望,
又闻野兽咆哮声,
怎想得棺清净地,
见到蟒蛇啧毒雾,
心虽坚定步摇晃,
现在想起途中险,
胆打颤来心惊慌。
为渡有名恒河水,
付出艰辛也值当,
瞻礼中印菩提园,
供养金刚座[282]为首,
诸位神灵祖师像。
唯恐求法去太迟,
急切心情逼着我,
奔驰印度东西地。
广袤原野路无尽,
疑是陷入大火坑,
一心想法而惆怅,
难治热病又患上,
一十三次临死亡。
三句遗言无处留,
断气三次又还阳。
见到那些诸苦难,
纵是仇敌也泪淌,
即便丧命也值当。
晋谒那若大班钦,
为首五位得道师,
听讲续部四经典,[283]
特别学修全《母续》,[284]
与那《父续》[285]等密集。
后去东部恒河畔,
由于麦哲师加持,
了悟无生的法体,
把握心识三空性,
证见离戏[286]原本义,
亲见三身佛真身,
从此我将戏论离。
后回西藏中心地,
自想我得教授多,
并已获得些悉地,
广作有利众生事。
这些皆是我心愿,
也是苦行的经历,
求法如此之艰辛,
心勿懒惰勤修积。”
以大弟子为首的在坐众人,听到此歌,都流下了眼泪。
以上是玛尔巴最后一次去印度的情况。
注释:
[220]祖古——即活佛之译者。系藏传佛教对转世喇嘛的称号。此处是指那若巴。
[221]幻化——此系据德格木刻本(以下简作德木)第41页前面2行而译。
[222]全成金洲是师言:此句中的“言”,是据德本第41页前面6行而译。
[223]八德池——即八功德水的池子。系指该水具有一甘、二凉、三软、四轻、五清净、六不臭、七饮时不损喉、八饮了不伤腹等八种优良的属性。
[224]五浊世——即五浊恶世,五浊泛滥时期。五浊,谓劫、有情、烦恼、寿和见等五者日趋鄙恶。
[225]此句中的“你”,是据拉萨木刻本(以下简作拉本)第51页前面6行而译。
[226]大法印——亦译大手印、大印法等,参阅第二章注86。
[227]羊八印——即广严城。梵音译作毗舍厘。今作毗萨尔。系恒河岸,古代印度一城市名。
[228]五明——即式巧明、医方明、声明、因明和内明等五大学科。与现今的工艺学、医学、声律学、正理学和佛学相当。
[229]神变节——释迦牟尼在世时,正月(藏历)初一至十五期间,示现种种神通变化,以制服邪魔外道故名。
[230]载乘——即乘。意为运载、运度。谓能乘载众生到达解脱的彼岸。实指佛教说的修行方法、途径和教说。有大乘、小乘等说法。
[231]大印法——即大手印。参阅第二章注86。
[232]三宝——佛陀是佛宝,佛所讲的法是法宝,僧伽是僧宝。佛教认为佛法僧能令人止恶行善,离苦得乐,极为珍宝,故称为三宝。
[233]事部——佛教密乘的四续部之一。
[234]四大灌顶——即四灌顶。参阅第二章注4。
[235]迁化——迁移化度,即死之义。
[236]多根树——亦称尼拘罗陀树或尼拘卢树。是盛产于南亚地区的一种香料果树。
[237]初十地——“十地”,亦作“十住”,是指佛教修行过程的十个阶位。此处的“十地”,是指大乘菩萨十地。初十地即菩萨修行的第一个阶位。这一阶位为欢喜地,亦作极喜地或喜地。初证圣果,悟我法二宝,能益自他,生大欢喜,故名。
[238]大印——即大手印法。参阅第二章注86。
[239]性心——《佛学大辞典》第741页谓:“术语,性即圆明之真心,即自性清净心是也。”
[240]本心体——本心,本原自心。《顿悟入道门论》上曰:“问其心似何物?答:其心不青不黄,不赤不白,不长不短,不去不来,非垢非净,不生不灭,湛然常寂。此是本心形相也。亦是本身。本身者,即佛身也。”(转引自《佛学大辞典》第424页。)
[241]藏识——亦作“阿赖耶识”或“阿刺耶识”、“赖耶识”、“无没识”、“阿陀那识”、“种子识”、“异熟识”等。佛教名词。意为含藏诸法种子,或执持诸法种子不失。
[242]油松神灯——用油松点的神灯。现在藏区有的地方仍有用油松点灯照明的习惯。
[243]藏门——藏,是指藏族:门,意为山谷地方,是指不丹。玛尔巴生于洛扎之普曲琪,正是在藏门交界之处。
[244]因业——在生“果”中起主要直接作用的条件叫“因”,起间接辅助作用的条件叫“业”,即因与缘。这是指得以形成事物、引起认识和造就“业报”等现象所依赖的原因和条件。
[245]直读语文书——据《青史》载:玛尔巴“年幼时从师鲁杰巴勤学书法和诵读,获得通晓,……其父心想送他去外地求学或许能很好地成长,于是以配有降香木鞍的良马一匹和许多礼品谴送他到至尊卓弥的座前去,那时他年方十五岁。”(《青史》汉文本第265页)。据此,“直读语文书”很可能是学习梵文的原著书籍。
[246]报身佛——亦称“报身”或“报佛”,系佛的三种化身之一。佛的三身是:报身、法身、应化身。  
[247]、[248]见注[246]。
[249]习气——内心对种种善与不善之外境,长期习染,隐存于心识之上者。
[250]玛尔巴曲杰洛卓我——此句是据拉本第56页背面而译。
[251]蛇年——当是藏历第一绕布迥之水蛇年,即公元1053年。
[252]会供集——即举行会供曼陀罗(会供轮)法会。
[253]待化——即有待教化。
[254]顶珠珍——如头上珠宝般的珍贵。
[255]执实——执着事物的表象以为真实。
[256]二取——能取和所取,即精神与物质之意。
[257]不二——无二。
[258]心所——谓相应于心王而起的心理活动和精神现象。由于这些活动和现象为心所有,故名。
[259]米拉——又名米拉日巴(1040—1123)。本名推巴嘎,译言闻喜,是藏传佛教噶举派第二代祖师。生于后藏贡塘的加阿地方。著有《米拉日巴道歌集》等著作。
[260]玛尔巴郭勒——米觉多吉作的《大圣僧玛尔巴译师略传》中,作玛尔巴葛雅。(见西藏民院油印本第72页)。
[261]玛色玛玛寺——川本和德本均作寺(川本第122页,德本第48页前面2行);拉本作玛色芒寺(该书第59页前面第4行);米觉多吉作的《大圣僧玛尔巴译师略传》中,作当到芒域吉绒色地方时,玛尔巴葛雅来欢迎。(该书西藏民院油印本第72页)究竟何者为是?待考。
[262]此句参照拉木第59页背面译出。
[263]迦舍波里——古印度——货币名。
[264]六骨饰——佛教密宗修行者佩带的用人骨制造的项链、钗环、耳环、冠冕、络腋带和涂于身上的骨灰等六种饰件。
[265]一肘一肘,计长度的量词。分“曲肘”和“仲肘”。“曲肘”是自肘头到小指根间的长度,为二十指长:“伸肘”是自肘头到中指间的长度,为二十四指长。
[266]藏敦巴——即梅敦巴。
[267]三藏——佛教典籍的总称。共有三个部分:一经藏;二律藏;三论藏。
[268]佛化身——此处是指那若巴。
[269]摩揭广严城——摩揭即摩揭陀国,是古印度十六大国之一,其领域大体相当于今印度比哈尔邦的巴特那和加雅地方。广严城亦作羊八井,今为毗萨尔。
[270]火供——燃烧有浆树枝等进行火祭。
[271]复又再次去寻找——据拉本第62页前面第二行而译。
[272]犹如佛陀见众生——此句中的“见”是据拉本第62页背面第3行而译。
[273]此句中的“不惜”系据拉本第62页背面第4行而译。
[274]白米萨鲁——系旱稻之一种。
[275]门——参阅本章注[243]。
[276]此句中的“但我未忘”系据拉本第63页前面第一行而译。
[277]俄巴——即俄·曲季多吉(曲古多吉),简作俄·曲多(1036——1102),是玛尔巴四大弟子中解经传承住持者之一。
[278]楚敦——亦作楚敦旺额,真名是旺根多吉(灌顶金刚)。生于垛区之楚氏家族,是玛尔巴的著名弟子之一。
[279]妙欲——色、声、香、味、触五种外物的功能。
[280]欲界——贪欲众生所居之处。此中众生贪欲断食,贪行***行,享妙五欲。
[281]此句中之“路”,是据德本第52页前面第3行和拉本第64页前面第3行而译。
[282]金刚座——《大唐西域记》卷八:“贤劫行佛坐之而入金刚定,故曰金刚座。”金刚是指金属中最刚者。佛教典籍多以金刚作为譬喻。其义有二,一其体坚实能破万物,二万物不能坏于金刚。金刚定亦作金刚三昧,谓坚如金刚,一切无碍,通达一切诸法的三昧。由于佛入金刚定,故其处谓金刚座。这是在中印度伽耶地方,是佛教主要圣地名,是释迦牟尼等三世诸佛成道之处。
[283]续部四经典——也作上续部,即佛教密宗的事部、行部、瑜伽部和无尚瑜伽部。
[284]母续——以阐述智慧空分为主的佛教密宗经典。
[285]父续——金刚乘中,主要论述幻身或现分方便生起次第的经典。
[286]离戏——即离戏论。意谓远离生、灭、常、断、去、来、一、异等八种偏见,或作八迷,而达到空性或法性之境界。

第三章 精修教诫 获得证悟
?
一般说来,玛尔巴按所求教授修持,所证得的殊胜证验已在证悟道歌中讲了,这里特别谈谈他修证夺舍法[1]得到证验的情况。
有一次,在降若祥敦为首的许多弟子来呈献良好的酬谢会供法会上,正好在大师静室附近有一鸽子窝,小鸽子跟随妈妈在空中飞翔,突然鹞子飞来追赶母鸽,母鸽吓得逃回窝而被骇死,成了鸽尸,于是大师便说:“今天我给你们表演夺舍法的法术吧!”大家便顶礼祈祷,请求表演。玛尔巴便拿根细长绳子拴在死鸽的脚上,将那只死鸽拴置得远远的。[2]自己便作起夺舍法来。忽然那只死鸽起来,扑扑地拍着翅膀,准备要飞,小鸽子也飞来围着妈妈,十分感人。这时,降若祥敦便回头一看师父,见到师父呈现尸象[3],心中不忍,感到惊恐,哭着跑到师父尊前祈请道:“上师活佛啊,请勿这样作!”但毫无反应。于是越发害怕,又跑到鸽子跟前祈请。鸽子一倒,上师马上就活转过来并说道:

“自身空房般舍去,
转入他身鸽子体,
展翅飞翔天空中,
鸽儿母子得重逢,
众位亲见实希奇。”
说毕便笑了[4]。当场的人便相信夺舍法。认为真了不起。玛尔巴施夺舍法的事,被觉阿听见后,便说:“虽然是这样传说,究竟是真还是假呢?如果是真,那就没有比这更希奇的事了!”因此,总想亲自去看一下夺舍法是真还是假。在觉阿产生这个念头以后,有一天,在他的女织工那里,有一只白肚羊羔因喝多了酸奶,撑死了,羊尸在那里。于是觉阿便到玛尔巴尊前说道:“您给那只死了的小羊羔,象鸽子一样施一下夺舍法吧?”
玛尔巴尊者便回答说:“我在印度得有金刚亥母的采英复活密诀,有智慧的妙方,才如此作的。”言毕,便在觉阿等许多弟子和施主聚集的地方说:“我在这里施法,你们去看那只羊羔将作些什么。”觉阿求众人如尊者所说,便到那只死羊羔跟前去了。当玛尔巴入定时,那只死羊羔便忽然站起跳跃起来。纺织女工[5]感到十分惊讶地叹道:“呀!它已经死了,怎么如此地跳了起来呢!”并准备拾物去打时,在场的观众都连忙阻止说:“别打!那是玛尔巴上师施行夺舍法的结果。”那位女织工说:“过去只听说,今天亲眼见了,真希奇啊!”说着就停下织机,向着那只羊羔和玛尔巴大师方向顶礼膜拜。觉阿也对僧众讲:“设法把那只羊羔送到父尊前去!”觉阿自己也到了上师尊前,见到上师好象是圆寂的样子。其余僧众也向那只羊羔祈请道:“羊羔啊,请到上师贵体所在处去吧!”于是那只羊羔便到了上师贵体的尊前,又跳了跳。后来师父醒来说道:

“三世诸佛大佛母,
她的取精不死智,
施用夺舍甘露药,
使羊复活又跳舞。”
觉阿听后,特别相信,请求灌顶,成为玛尔巴大师的入室弟子。
尔后,又有一位名叫玛尔巴恰司的人,是玛尔巴的本家。对玛尔巴不信服,并不满地说:“觉阿根本没有脑筋,玛尔巴说他到过印度,其实不过是学些魔术邪法来骗人罢了。是夺舍法吗?如果是纯真的,那么为什么他本人却明明是个完完全全的烦恼者去佛地呢?若不是这样,为什么他的嘴酸臭烘烘,身腥臭乎乎,总是吃这些供养财物呢!若是这样都能成佛,那么咱们就更瞧不起他了[6]。”玛尔巴尊者听到这一毁谤后说道:“因为夺舍是纯真之法,所以如此作了[7]。如果不除妙欲就不入道,那就显示不出密宗的多种方法与无大困难即可成佛的极大特点与甚深玄妙,因此,若是了知密宗的深妙特点,若不转化妙欲为道,反而断舍,[8]那是自造罪过!”于是便唱了首密道大特点之歌:

“我这翻译之人玛尔巴,
已经了知续王喜金刚[9]
又有那若班钦的秘诀,
不在寺院住着自作孽;
已经通晓续王四座续,
又获迁识夺舍的教授,
若是平庸而无自作孽;
了知禅定融入睡眠中,
已获梦境光明的秘诀,
若如凡人而睡自造罪;
已知摄心王的拙火定[10],
具有扼制心根的妙诀,
不去实际证验自造罪;
知晓风的真谛七十种,
又有治疗疾病的诀窃,
还去求医治疗自造罪; 
已知自身就是佛圆轮,
为求脉风精液的兴旺,
不靠酒肉才是自造罪;
已有宿业大印法教授,
还求他身助已来修道,
不依大印法修自造罪。”
弟子们听了此歌,懂得了深奥续部的要旨,更加敬佩。但是玛尔巴恰司却说:“他当然要那样藉法以掩其过,不然谁会相信他呢!”这句话被有的僧人听见后,认为说得不对,喇嘛俄巴等很多弟子聚集的会上,一位僧人便将玛尔巴恰司的说法禀知。玛尔巴说:“俄巴等已懂法义的你们,不要为此而畏惧,那持邪见罪人的行为不足为凭。在这些人中,持本教派偏见的人危害更大,思想不正的人,纵是对释迦佛主也会大肆诽谤。甚至连自己的身影也要指责咒骂的人是很多的,因此,用不着同他们一般见识,可怜他们,把那些看成幻化不实,不去理他,算了吧!只要自己清净,就不会作孽,就是这个道理。”于是便唱了如下这首歌:

“金刚大持世尊佛,
在这五百十浊时[11],
为渡有缘人解脱,
化成那若班钦师,
不才译人玛尔巴,
所作所为请佛知!
请师慈悲摄授我,
在那都底[12]菩提道,
风心乐暖入双运,
即成无漏的大乐,
便现无障的妙智。
崇高无上[13]喇嘛语,
无明黑暗空间净,
即离能所两重障,
显现乐明离戏论。
因缘和***这境界,
犹如影像无自性,
获得如此意念者,
恰似梦境现象般,
呈现万法皆如幻。
天、人以及阿修罗,
地狱饿鬼和畜牲,……
各种所执的表象,
悟其皆空如虚幻。
境和有境及缘虑[14],
四大门[15]和风枢纽,
则随所欲很自如,
无垢和***往生[16]现。
投生时运往自然,
做梦时不引自念,
中阴[17]时不缚自明,
证果时无障自现。
凡为那若师法嗣,
甚深教授实修持,
有根性者生定解。
若是愚昧邪见人,
就连佛主也毁谤,
连己身影也咒骂,
如此荒唐的恶棍,
何必同他论是非。
傻子跑着胡乱叫,
智者则不步后尘,
我以言词讲法空,
我身便是天剑轮[18]。
我语则是法自性,
我心不是智慧体,
弟子勿厌勤修持,
毫无疑问证菩提。”
弟子们听完歌后,皆生起了信念。
又有一次,玛尔巴和从人等散步经过河畔之时,正好碰到一条猎犬追赶一只鹿子,那鹿被赶入河中淹死。玛尔巴便说:“我给它施夺舍法。他们有的到死鹿的后面去阻挡猎狗,有的在这躯体跟前看着。”言毕,便对死鹿作起夺舍法来。一会儿那只死鹿果然跃出水面,直奔师父静室而来,到静室外的平坝上便倒了下来。师父醒转过来,同弟子随从人等[19]一起看那只死鹿之际,猎人们赶来,并准备将鹿子拿去剖割。上师便笑着说:“我施法从水边[20]找来的鹿尸,你们别想夺去!”在旁的僧众和从人便将上师作夺舍法的经过告诉了猎人们。他们听后,有的说:“那么就请在我们的面前再作一次夺舍法,我们可将那只死鹿作供养。”有的说:“如你们所说的一样,只要我们亲眼看到,不但供养那只死鹿,而且还可供养其他财物。”为此,玛尔巴又给那只死鹿作了夺舍法,于是那只死鹿复活,走到静室内院,倒了下来。上师醒过来说了一偈道:

“仰赖师恩用夺舍,
获得些许会供物,
一切希望皆如愿,
获得[21]如意宝贝鹿。”
唱毕颂偈后,又说道:“当自己的灵性进入他体之时,自己也就出现了迷糊境象。”
由于作了那样的夺舍法,在场在众人都感到希奇和吃惊,也很高兴。猎人们便将那只鹿子和其它东西供养给上师。还有其他许多人入了法门。特别是玛尔巴恰司也产生了信仰,对过去的邪见深恶痛恨,进行了忏悔,并请求上师道:“师父您曾讲过‘如果不依酒肉和女人,那是自造罪’,这在我们心目中,认为如果是那样,便同我们凡夫俗子没有区别了。对此,您必有高见,请给讲讲吧!”为回答这一问题,玛尔巴说:“你们看看天父天母不也是与那一样吗!真是不了解其妙义。我虽然行妙欲,但有不被它束缚之把握。”便唱了首通达证悟精通法要具有把握的道歌:

“诸位上师我顶礼,
蒙受先圣的恩典,
悠闲寂静修风脉,
边调身心边修炼,
四大虽乱也未怕,
因知妙法满信念。
睡眠之时观光明,
边集意念边入禅,
纵入愚痴也未惧,
因解双运信念满。
梦境之时观佛身,
边开境界边观修,
虽入妄念不恐惧,
因懂幻化有信念。
受用欲乐观天神,
边尝妙味边修炼,
纵见吃喝不畏惧,
因知会供有信念。
方便道时修他身,
边生大乐边修炼,
虽在凡庸也不怕,
因知俱生有信念。
临死之时修迁识,
一面趋转一面炼,
虽现死象不惊悸,
因知圆满次第有信念。
舍命之时持中阴,
中阴好似云雾般,
虽生贪嗔也不怕,
因自解脱有把握。”
听了此歌,玛尔巴恰司十分信仰,便请求传法灌顶,后来成为了玛尔巴的一位大施主。
又有一个秋天,在人众聚会的地方,有头牦牛因吃得过多胀死。干洛的人正准备去收拾那头死牦牛时,玛尔巴说:“这是我的缘分,我来收吧。”语毕,便作起夺舍法来,使那头牦牛自己走到拉让[22]房前。然后玛尔巴说道:

“空行是身语意的秘密,
风脉是菩提心的骏马,
高高扬起平等之神鞭,
使老牦牛渡过那难关。”
这不但使大家对夺舍法产生坚定信念,而且也使大家都一致说玛尔巴确实是个无可辩驳的成道者。但是这个甚深玄妙的夺舍法秘诀是单传独授的。玛尔巴只传给了他的儿子达玛多德。

注释:
[1]夺舍法——藏传佛教一般说法是:将自身的灵魂进入他身尸体中的一种法术。
[2]此句参阅拉本第65页前面第2行而译。
[3]此句中的“尸象”据拉本第65页前面第3行而译。
[4]此句中的“笑”,系据德本第53页前面第3行和拉本第65页前面5行而译。
[5]此句中的“纺织女工”系据德本第53页背面第1行和拉本第65页背面第3行而译。
[6]此句中的“咱们也就瞧他不上了。”是据德本第53页背面第6行和拉本第66页前面第3行而译。川本铅排本作“在我们在眼前也就数不完。”
[7]此句所德本第53页背面第6行和拉本第66页前面第4行而译。
[8]此句中的“反而断舍”是据德本第54页前面第1行而译。
[9]续王喜金刚——藏传佛教密宗经典名,也可译作欢喜金刚续。
[10]拙火定——密乘圆满次第根本法之一。集中修练脉、风、明点(精液),从脐中针影(形如到竖梵文字母短阿)燃起乐暖,烧掉一切不净蕴界,灭尽一切烦恼寻思,迅速生起俱生妙智。这是那若六法之一。
[11]五百十浊——佛教流传世间共五千年,分为十个时期,每期为五百年。第一期是初证阿罗汉果,第二期证不还果,第三期证预流果,这三个时期***称证果三期;第四期修胜观,第五期修寂止,第六期持净戒,***称修行三期;第七期学法藏,第八期学经藏,第九期学律藏,***称教法三期;第十期(最后一个五百年),见行失常,唯具出家外表形相,故称唯相一期。在此时期中,众生持邪恶错误见解,佛教正法日衰,故称浊世。
[12]都底——中脉名。
[13]崇高无上——据德本第54页背面第3行和拉本第67页前面第3行而译。
[14]境和有境及缘虑——境、有境、缘虑均是佛教名词。境即境界,是指六识所辨析的各自对象,如眼识以色尘为其境。有境指能涉入自境相应之物体,如声音、心、感觉器官、人等。缘虑是指心对于客观事物之作用。
[15]四大门——亦作四大种,即地、水、火、风。佛家认为此四者广大,能生出一切之物质,为外四大。人体之肌肉、皮肤、毛发……为地,唾涕、血液、精便为水,暖气为火,动转循环为风,称之为内四大。
[16]和***往生——法界和心识融为一体,于法性光明之中任运往生。往生,即去到如来之极乐净土,谓之往;化生于极乐净土莲花中宝座之上谓之生。
[17]中阴——藏传佛教一般说法:人自死后到未投生之间称为中阴。
[18]天剑轮——藏传佛教密宗本尊持于手上的标帜,形如钢轮无辋,辐皆双口利刃,尖极锋利,金刚半杵作柄。
[19]上句系据拉本第67页背面第4行而译。
[20]此句中的“水边”系据拉本第67页背面第5行而译。川本第141页中,作“荒地”。
[21]此句中的“获得”是据德本第55页前面第6行和拉本第68页前面第2行而译。
[22]拉让——大喇嘛居住的宅第。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