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拉五明佛学院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English

玛尔巴译师传(二)

作者:   发布于:2012/9/18 17:17:16   点击量:

 

第二章 三赴印度 求取佛法
?
第一节 首次赴印之事迹
玛尔巴先后三次赴印。其中首次赴印事迹,可分三点叙述:第一、心中生起赴印念头,筹措资粮,邀约同伴,一起赴印的情形;第二、到达印度以后,拜见诸位贤哲上师,学得大乘心要的无上妙法的情形;第三、获得灌顶及教授等妙法后返回西藏的情形。
一、心中生起赴印念头,筹措资粮,邀约同伴,一起赴印度的情形
在上师卓弥近前,梵语文学到相当熟炼的程度之后,玛尔巴醒悟到自己与卓弥没有长期交结的法缘,而与印度的班钦那若巴[1]等诸位上师相见的善好法缘时机已经成熟。又恰得至尊金刚瑜伽母[2]感应之力,始使与那若巴会面的愿望得到实现。所以,玛尔巴心中盘算:在卓弥上师身边长时留住没啥意义。因为,若求全部无我母[3]四灌顶[4],则须十五头牦牛的供养;若仅求一个独髻母[5]的随赐[6],也须一、两头牦牛的供养;依此推理,必须形成一种情势——若无大的供养,便得不到称心如意的圆满佛法。看起来,即便是搞到相应数量的供养,因而也可以求得圆满佛法,但卓弥恐怕仍不堪为我中意的贤哲上师。因为,玛尔巴曾经一再请求借给《空行母金刚帐本续》一书看一个短暂时期,谁料卓弥就是不答应借给。
于是,玛尔巴想,凡是卓弥上师喜爱的东西我都供养于他,至于其余财物,我将兑换成金子,连父母赐分我的所有财物一并带上,我自己也要亲赴印度学法去。随后,便按既定打算,将手头所有的财物供养于上师卓弥,使其满意,彼此就在高兴的气氛中分了手。
玛尔巴带上身边仅有的余物——一匹马和一副紫檀木鞍子,到拉堆绛[7]的达孜[8]方面置办金子,把马和鞍子兑换成金子。那时候,当地有一个息尔寺,新来一位后藏桀普地方的大德名叫洛迦觉色,他是应一位弟子之请前来传法的,弟子给了他丰富的供养。玛尔巴在当地时,适逢洛迦觉色传法完毕,即返桀普,便请求结伴而行,路上给予照应。洛迦觉色非常痛快地答应了他的请求,赐给干粮和茶叶,并恩准届时提供骡子当做役畜使唤。到达桀普地方之后,玛尔巴得知这位格西[9]确是信守誓言之士,便照实相告:“不瞒师父您,弟子我是打算去南方尼泊尔学翻译的,这次难得您记挂相助,感恩不尽。如果我的生命没有危难的话,请您以后仍能费心给予帮助。”洛迦则说:“我已年迈,以后能否与你再见,确难预料。不过,只要你来,安歇之处及照应事宜,自有我的儿子们张罗,所以你务必前来无妨。”说完,赠给一两赤金,一匹毪(mu)子,送玛尔巴启程上路。
玛尔巴辞别洛迦觉色,转道回到家乡洛扎,见了父母便央求说:“我要前往印度学法,请把我应得的一份财产、田地、房屋全部给我,以作资粮。”父母姊妹听罢异口同声劝道:“你去印度学习翻译有何用,学习佛法又能作甚?至于说到修法,若能修就在西藏修得了;若是不能修在家务农算了。”玛尔巴则对父亲说:“您老人家先前曾讲要送我去远方投奔名师,儿我今日正是遵您言教,决意远去印度,访投名流‘班智达’[10]上师。”人们无论怎样劝阻,他都不听,执意要到了应得的那份家产。
玛尔巴留下房屋、田地未动,而将其余的全部家产兑换成一十八两赤金带着。当他正准备与两位同伴启程之际,不料两位同伴因亲朋劝阻而改变初衷不去了。剩下玛尔巴独自一个登上旅程,苦于无伴之时,谁知走到娘兑的仄乃挲地方,恰好又遇着喀日的虐译师也到印度去。
虐译师问玛尔巴:“你从何处来,要到何处去?”玛尔巴答:“我从洛扎来,要到印度学法去。”虐译师又问:“到印度学法需要很多赤金,你可有吗?”玛尔巴不敢以实言相告,便谎说:“只有一二钱金子。”虐译师因说:“这么一丁点金子抵不了什么用处,你到印度去倘若没有很多金子,那就如同俗语所说的‘水槽空无水,解渴成泡影’一样,徒劳无用,是求不到法的。而我却有好多的金子,只要你肯做我的仆从,那么,学法所需的金子嘛,我们两个可以***伙使用。”玛尔巴思量:这如何是好?最后拿定主意,法是不向他求的了,但为了早些启程,便答应在旅途中权且与他扮做主仆。于是,二人结伴而行,一直到了尼泊尔。
二、到达印度以后,拜见诸位贤哲上师,学得大乘心要无上妙法的情形
玛尔巴和虐译师到了尼泊尔。有一天,行至某山沟,但见人群如海,热闹非常,便上前打问:“他们在那里干什么?”有人回答说:“此地有尊者那若巴的尼泊尔籍弟子叫做基特巴与本达巴二人,现在正同其弟子们转动会供轮[11],你们藏人若是前往,他们肯定欢迎,并供斋饭。”玛尔巴一听到那若巴的尊名后,宿缘顿悟,生起了无限的诚敬之心。二人商定:既然前去甚好,那就一定前去。于是,玛尔巴和虐译师为了观看热闹和修集资粮[12],来到了人众聚会之处。当时,基特巴正在讲授“密集”[13]法意,二人便随众听受。基特巴说:“这藏人不知已经完全获得密宗灌顶没有,窃听密法,是有罪过的。”本达巴也说:“藏人笨拙如牛,连我们尼泊尔语都听不懂。”虐译师颇通尼泊尔语,听了本达巴的讽言,很是不悦,便中止了听法,念起咒来。
第二天,玛尔巴又同虐译师商量说:“咱俩今天还是去作集资粮[14]和听法吧!”虐译师说:“你自己要去就去吧!反正我是不去那地方了。他们还骂我们藏人是笨牛,殊不知他们尼泊尔人才是货真价实的笨牛哩。”说罢,呆在原处未动。玛尔巴独自一人前去听法,基特巴问:“昨日与你结伴来的那人到哪里去了。”玛尔巴答:“因他通晓尼泊尔语,为昨天本达巴师父所言激怒,所以未来。”基特巴说:“他与我本无法缘[15],(不来算了),你自己独来正好。”于是就给玛尔巴传了吉祥四座法[16]、往生夺舍法[17]和推荽天女[18]的随赐法等。玛尔巴在原来初识文字的基础上,又向本达巴学习了些翻译,他向二位师父禀明自己没有好多金子,现在只能各供养一两。二位师父欣然接受,并且高兴地说:“你如果没有好多金子而求学佛法,那现在不要供养金子又传给佛法的上师班智达,除了法王那若巴再无他人。”接着,向玛尔巴讲述了那若巴的种种功德,并说:“那若巴是我的师父,他乃释迦牟尼佛第二,(你若有心向他学法),我俩完全可以引荐你去。不过你得暂住此地,适应一下气候,(然后再去也不迟)。”如此透彻的慈爱教诲使玛尔巴对二位师父生起了无限的敬信,便说:“我于自己的生命在所不惜,一心只想前往那若巴尊前学法。(不过二位师父所言极是,弟子我遵从劝导,在此暂住一时)。”于是,按照二位师父的指引,在叫做帕巴新滚的地方住了三年,习惯了气候,尽可能的了知学习那若巴传承法所需的知识。
三年以后,两位师父给那若巴的弟子沙弥[19]喜绕僧格写了一封信,让玛尔巴带着去找喜绕僧格。信中说:“请您(指喜绕僧格——译者注)也给此藏人讲讲法,并且务必引荐他去拜谒师父那若巴。”又派蹉格为伴同行。于是,玛尔巴、蹉格及虐译师三个人一起启程前往,途中备受艰难困苦,终于到了那兰陀[20]寺。
玛尔巴问虐译师:“泥泊尔大师基特巴的师父、善巧的班智达那若巴就住锡于此寺,你不去向他求法吗?”虐译师则说:“那若巴固然是大班智达,可是他后来却参访底洛巴[21],尽舍知见,而修‘古苏鲁行’去了,所以,我不去他那里。你如果随我去,则金子可以***用;你如果不随我去,则一厘金子也不给你。要知道在印度东南西北四方,犹如日月生辉,名满天下的大班智达多的是,我自己要到他们那里了。”本来虐译师他与那若巴就无法缘,因此,连一厘金子也没有给玛尔巴,径自寻找他所敬慕的师父去了。
玛尔巴经过探寻,终于找到了沙弥喜绕僧格,便将尼泊尔二位师父的亲笔信呈上,同时详细叙述了自己到此的原委。沙弥喜绕僧格说:“我师父那若巴现在不在这里,他到印度西部的拉帕尔地方去了,不过很快就会回来。这期间,你暂且住在我处,我也一定遵照二位法友信中所嘱竭尽全力帮助于你。”喜绕僧格所言正中玛尔巴心意,他也恰好打算暂住此地。
在沙弥喜绕僧格身边住着一个具神通的班智达,他说:“今后几天内,很快将有一使者来此,我们的师父也要到达布拉哈日了。”果然不出所料,第二天破晓时,来了一位游方僧。他说:“你处有一位西藏僧人,快领他去!”说罢便走了。其时,玛尔巴随喜绕僧格一起,到了布拉哈日的迥梅朵坚白城(译言华庄严城)金山寺,由沙弥喜绕僧格引见,拜谒了师父班钦那若巴,并且虔诚顶礼,供养了许多金花。尊者那若巴便向玛尔巴说了如下几句话:
“至尊上师曾经授记,
玛尔巴你堪为法器,
打从北方雪域来此,
学习佛法实在可喜。”
说着,那若巴心中十分高兴。
玛尔巴向师父那若巴禀告道:“我有一个同伴,金子很多,只因尼泊尔的本达巴有几句话说的稍有差池,他就找别的师父去了。”那若巴说:“你那位同伴他与佛法无缘。”于是,便给玛尔巴先灌喜金刚[22]顶,后传《二品续》[23]、金刚帐续[24]、桑布扎续[25]等,玛尔巴在一年之内学习了上述那么多法。满一年后的一天,他到城里消遣游玩,恰与虐译师相遇。虐问玛尔巴:“你这段时间学了些什么法?”玛答:“我学到了喜金刚法。”虐便说:“今日我俩相逢,正好辩论一番。”由于玛尔巴于喜金刚法甚为精通,虐译师辩论不过,心中又不服,就嘲讽玛尔巴说:“喜金刚法已在西藏盛传,学它何用?相比之下,还是父续的集密金刚更为殊胜,它的风脉[26]效验最灵,可以立即成佛,因而此法才是现在所需要的。”
对于集密刚的法语,玛尔巴无言以对。于是便回到师父那若巴处,又禀报说:“弟子今日进城之时,与虐译师相遇,二人辩论喜金刚,弟子我获胜。虐又说辩论集密金刚,弟子我因未曾听闻此法,便无言对答。祈请师父慈悲为怀,传给弟子此大法吧!”师父那若巴说:“集密金刚是父续[27]类的法,此法的教主名叫益喜宁保(译言智藏),他是位班智达,已经证得中观自续派[28]见成就,现住印度西拉盖夏扎寺圆月精舍内,你可去那里,向他学法,不会有啥障碍。”玛尔巴遵照师父指点,来到了益喜宁保近前,先得了集密金刚的教授,另外又得了事、行、瑜伽三部[29]的仪轨[30]与全部实修,并于密乘的要义生起了正觉。
一日夜晚,他独自暗想:“我起初从西藏到尼泊尔,见了基特巴和本达巴二位师父,承蒙他们慈悲怜爱,得了预言和教诲,这些肯定都是上师那若巴加持的结果。于是对师父生起了极大的信念。天黎明时,他便怀着喜滋滋的心情,以金刚歌的曼扎[31]供养师父。歌中唱道:
“师身、佛身本等同,
我向诸师把礼敬;
尤其应向净土[32]中,
那若班钦以及那,
吉祥益吉宁保师,
以头触足把礼敬。
只因宿业所注定,
我于西藏洛扎生,
父母给了我生命,
取了却吉洛追名,
令学正法恩情重,
更当毕恭把礼敬,
佛地摄授于轮回[33],
以报双亲大恩情。
于那自性无生的曼扎,
庄严各种境界的妙花,
用它供养上师的身密,
请师加持弟子我身业。
于那虚空清净的曼扎,
庄严以那不灭因缘花,
用它供养上师的语密,
请师加持弟子我语业。
于那自心大乐的曼扎,
庄严顿断妄想的妙花,
用它供养上师的意密,
请师加持弟子我意业。
于那珍宝大地基[34]的曼扎上,
庄严须弥四洲[35]的妙花,
供养上师身语意三密[36],
请加持我身语意三业[37]。
在那无边刹土[38]大地上,
五大[39]生的供品有多样:
诸如花儿、神灯和香水,
还有乐器、神馐和熏香,
我将这一切善妙成就,
尽其所有向上师供养,
祈请加持我能除灾殃,
时来运转事事皆通畅。
我心变化伞、幢、乐、盖、帐。
与那无际虚空相等同,
我愿以此作为师供养,
请加持我悟境得增长。
我复依止益喜宁保师,
聆听《集密大本续》篇章,
领悟智慧大悲成双运[40],
此乃开悟法要之钥匙,
亦是密乘本续[41]大海洋,
从它产生法施和财施,
培植心之树苗得茁壮,
可使无垢言词花叶放,
你是五智之主非寻常,
利生事业成就无限量,
在那五次第[42]的殊胜道,
通行颇顺安然又无恙,
举凡光明、幻身[43]和梦境,
无上教授在你心上藏。
鸿恩浩德益喜宁保师,
今至未获无上菩提[44]前,
请作头顶大乐轮[45]庄严,
不要离开我心的中间,
我无厌无畏皈依[46]诚虔,
你无偏无倚垂爱悯怜,
请以你的大悲光明钩,
尽扫除我无明之黑暗,
还请把我身语意三业,
紧紧钩住不致使散乱。”
玛尔巴作了如上请求之后,为了酬谢上师教他学完密宗本续之恩,便用身语意三业供养,深得上师欢心。之后,玛尔巴离开益喜宁保师父,仍旧回到布拉哈日来。行至半路,在一座庙中,又碰见虐译师。虐问:“玛尔巴你自去年至今又学了些什么法?”玛答:“我学了父续的集密法。”虐译师说:“那末,辩论一番怎样?”结果玛尔巴辩胜了。虐译师便又嘲讽道:“父续的集密刚法早己弘传西藏,不足为奇。现在应求的是母续[47]的摩诃麻耶法[48]。此法中有静的脉,动的风,庄严的菩提心等教授。”接着说了好多关于摩诃麻耶中的法语,玛尔巴均无言可答。
于是,又来拜谒上师那若巴。那若巴问道:“你是否已得到了能生正信的集密金刚大法?”玛尔巴回答说:“已得能生正信的集密金刚大法。只是在回来的途中又遇到那位旅伴虐译师。二人辩论集密法,为弟子我所胜。后来又辩及母续的摩诃麻耶法,弟子因为未曾听闻此法,便无言可答。因此,祈请师父慈悲,传给我此法!”那若巴说:“本来我是可以传给你父续的集密金刚法的,只因当时时机尚未成熟,故未传你,才命你去益西宁保那里去学;待以后时机成熟时,我再传给你。现在你又请求摩诃麻耶一法,本来我也可以传授,不过,你可以先到毒海洲去,那里住着一位名叫拜希瓦桑布(译言寂贤)的大师,他是母续摩诃麻耶的主宰者,我打算送弟子你到他那里去学。”说罢便设了一个会供。
那若巴打坐会供席中,面向尸陀林[49],作降魔手印[50]。瞬间,从各尸陀林部来了三位守护尸陀林的瑜伽士[51]。那若巴便对他们说:“我的弟子玛尔巴要到毒海洲去,你们三位要护佑他免除一切障碍。”三位守护尸陀林的瑜伽士中的一个说:“我救护他出离毒蛇的灾难。”一个说:“我救护他出离猛兽的灾难。”一个说:“我救护他出离非人[52]的灾难。”三个瑜伽士说罢即消逝无影。
接着,那若巴吩咐玛尔巴道:“你由此地到毒海洲去,要走半月路程,到达后要涉水而过。这里要提醒你注意的是:那毒海之水,首先淹过脚背,其次逐渐淹及膝部,最后以至淹没大腿。水深实难行走之时,只有泅渡过去。如果遇着独树之处,便从旁边绕行。如果遇着偶树之处,便从二树中间穿行。若见灰土淤积而成之陆块地方,方可夜宿歇息。拜希瓦布大师就是古古热巴,他周身长毛,嘴巴象猴,形容丑陋,并且常常变化各种怪相。但是你决不可因此心生疑虑,而应直率求他,就说你是那若巴派来的,请传授给我摩诃麻耶法。”那若巴嘱咐完毕,又作了预言,并赏赐了一些礼物,便令玛尔巴启程。
玛尔巴拜别师父,带上半月的干粮,朝着印度南部之剧毒海的朵日山方向赶路。尽管旅途艰辛万状,他仍遵从师嘱继续前往。一路上,除了见到两只鸟儿掠头飞过之外,其它动物未曾遇着。到了剧毒海的朵日山,土地神与非人大显神变,一时间,乌云布空,电闪雷鸣,狂飙大落,雪雨交加,黑暗笼罩,白昼如夜。玛尔巴遭受突如其来之厄难,生命攸关。猛然间想起了在那若巴尊前,三位瑜伽士曾作过承诺,于是就呼吸班钦那若巴的名号,祈请救护。这一着果然灵验——天晴了。
玛尔巴寻思:古古热巴师父究竟在哪里呢?于是他便到处寻找。行至一处,终于看见在一棵树下,有一位满脸满身长毛之人,将头夹埋腋下而坐。此人是否古古热巴难以判定,便上前问道:“请问您见到古古热巴没有?”那人瞪大眼睛,忿怒地说:“你这塌鼻子的西藏汉子,路途如此艰险,都阻挡不了你。我倒要问问,你从何处来?要到何处去?找古古热巴又有何事?我呢,常居久住此地,但这古古热巴嘛,我却眼不曾见,耳不曾闻。”说罢,仍然将头夹埋腋下。
当玛尔巴到别处寻找而未见之时,忆起了师父那若巴的话,恍然大悟,心想刚才那位肯定就是古古热巴。于是,再次前往那人近旁,叩拜禀告:“弟子我本是那若巴上师所派,为求摩诃麻耶大法而来,恳望大师慈悲传授。”说着将礼物献上。那人把头从腋下抬起说道:“你且讲说什么?可笑!那个那若巴,一无学识,二无修证,摩诃麻耶法他自己是知道的,完全可以传你,但却不让我安闲!”他好像是在贬低那若巴,但随后又笑着对玛尔巴说:“哎呀!我适才所讲,全是开玩笑的话,不必介意。说实在的,那若巴确是一位教证不可思议的班智达,我是极崇拜他的。我俩都曾互传法要。摩诃麻耶他自己本来很懂,不过我已受命,又由净相[53]引发,此法该宏传,所以派你向我来求。我可以完全传授于你。以后你回到那若巴尊前再学上一遍,看看有何不同之处。”紧接着又问:“你来此途中,曾否遇到两个人?”玛尔巴答:“未曾遇到。”再问:“那么曾否遇到两只鸟?”答:“曾遇到。”古古热巴大师说:“哦!你看见鸟了!”说罢便为玛尔巴灌顶。即就古钦、古琼、坚巴[54]三种,为之解说三种瑜伽之法:第一种,名下劣形瑜伽[55]。依此法,则可引发广中略三道为道。第二种,名深密咒瑜伽[56]。依此法,用三明[57]随修瑜伽道。第三种,名究竟法瑜伽[58]。依此法,则广为开示五种扼要、二十四种根本圆满次第等的含义。玛尔巴非常顺利地获得了大法。学法圆满,以报师恩,举办了酬谢宴会。在宴席间,玛尔巴高兴地祈请师父及诸法友开许,唱了如下这首道歌:
“主呵!拜希瓦桑布,
您是诸佛心传弟子,
您是有情的金刚持[59],
您是威灵本续藏主,
我恭敬顶礼您的足。
见您尊身,我慢[60]山倒;
闻您妙语,凡情顿抛;
思您密意,内外暗消。
现时的我,已具机缘,
从藏来印,路遥途艰,
求班智达,把正法传,
获得亲承,心足意满。
上师呵!拜希瓦桑布,
您是具悉地[61]的士夫,
我恭敬顶礼您的足,
免除人与非人灾厄,
得到密宗父续母续。
您是无上教授导师,
我将您名牢记心里。
我是贤师门下徒弟,
毫无障碍来至尼地(南方尼泊尔),
我是具缘[62]出家之人,
听闻佛法很是容易,
本续之王胜乐大法,
此是修行捷径之门。
听得上师吉祥预言,
觉获人身并不枉然,
我生西藏洛扎小县,
宿因却牵印度这边,
与众得道贤哲相见,
获得灌顶、要门、经典,
加持身、语、意等三业,
使我深感心足意满。
复在空行自在母前,
把三瑜伽意义诵念。
依止滚都桑波(译言普贤)上师,
谒见大幻母的尊面,
修习贪欲道三摩地[63],
燃起三胜慧[64]的炬火,
尽除三愚痴[65]的黑暗,
烧毁三障碍[66]的薪木,
空去三恶趣[67]的陵园。
师尊呵!您恩重,重如山!
快乐呀!我却吉洛追乐无边!
喜欢啊!在座法友们大家喜欢!”
他用藏语唱了这首道歌。由于与会者之中既没有西藏的朋友,又没有能听懂藏语之人,所以达罗热喜等法友便说:“这藏人该不是疯了吧?”玛尔巴回答说:“我的种族和宿缘都殊胜,只是因为这一世的习气深重,便自然地用藏语唱了。”说道就将上面的歌改用尼语唱了一遍,大家听后,颇觉希有。
学法完毕,玛尔巴考虑必须尽快回到那若巴近旁,因为早些时候玛尔巴就曾闻麦哲巴的尊名,并且油然生起不变的信念。于是心中常想一定要寻访到此师求得大法。特别是古古热巴大师要为他饯行而举办集轮会供的头天晚上,心中又一再明显忆起此事,对麦哲巴生起极大的信仰。便用意观想曼扎及七支行[68],供养麦哲巴,并向他祈请。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自称是麦哲巴使者的美貌女人,手持一口空瓶来到身旁,将空瓶和手放在玛尔巴头上。梦醒,玛尔巴生起无限欢喜。之后,尊者玛尔巴准备起程,拜希瓦桑布为给他饯行举办了一个集轮会供,把已传授过的诸法经典都赠送玛尔巴,并将手放在玛尔巴的头上说:“到我这住地来,路途艰辛,不是易事,而你居然来了,获得了很大利益。那若巴知道你是有机缘之人,才派你到我这里来。以后还要派你到麦哲巴那儿去。那若巴本人对你也是很慈悲的,不但收你为徒,向你传授了随顺心愿的法要,并且敕封你为教化雪域西藏的补处菩萨[69]。同样,我也预知你要来这里,所以才命我的护法神变化人形来欢迎你,你虽没看见人,却看见鸟了。现在我赐你教诫、经典,授你吉祥,你领受后要发欢喜心。”古古热巴说毕,他自己也非常高兴。玛尔巴知道今天古古热巴大师所说的话,与自己所做的梦,以及师父那若巴的预言,都十分相***,于是对上师古古热巴生起永不退转的信心,自己也无限欢喜。之后,作为告别礼,玛尔巴又作了如下道歌,供养师父,并献诸法友。歌中唱道:
“在座尊者和同窗,
侧耳听我把话讲:
我本聪明世无双,
业果成熟到尼邦(尼泊尔国地方)
依从能赐悉地的
尼泊尔籍基(基特巴)、本(本达巴)俩,
印度益喜宁保和
希瓦桑布等师长,
他们为我把四座、
集密、胜乐等法讲,
且又为我开启那,
本续、要门的库藏。
现在我又从此师,
求得诸法如愿偿,
与此同时还获得,
未来预言及吉祥。
昨夜打坐向西方,
我把曼札用意想,
祈请麦哲巴后睡,
朦朦胧胧入梦乡。
梦见救主麦哲巴,
派遣使者来我旁,
使者身段女人样,
面容妖美又丰光,
她的手中执宝瓶,
宝瓶触放我头上,
好似慈悲作摄授,
以像愿(愿力)宿(宿因)结***状。
因此我发强烈愿,
愿在师父他面前,
对于在座诸大贤,
生起无量的信念,
皈依所处不离散,
加持尽除恶道完;
今生后世永相伴,
金刚弟兄听我言:
抛弃世间诸欺骗,
无上教授勤修炼,
守戒表里要一般,
心中常把上师念,
取受堪用十善法[70],
舍弃毒般十不善[71],
对于自己所应修,
当应常修不间断。”
玛尔巴唱完道歌,希瓦桑布将手放在玛尔巴头上,以加持他免除途中一切灾难。
玛尔巴既然已学会了大幻的摩诃麻耶法,便返回来,只走了三天就到布拉哈日。他当即前去拜见师父那若巴,其时,法主那若巴正在给沙弥喜绕僧格单独传法,便以手示意玛尔巴不要进来,玛尔巴只好呆在外面,不断地向师父顶礼,直到传法完毕。
法刚传完,玛尔巴随即来到师父面前叩求加持。师父问:“你获得法了吗?”答:“获得了。”又问:“古古热巴他大概诽谤我了吧!”答:“是的,但他只不过是说说开个玩笑而已。”再问:“他是怎样说的呢?”玛尔巴便将古古热巴所讲的戏言向师父一一作了禀告。那若巴听后便说:“他自己恰是那种模样!无德又无能,方到毒海洲那无人之处居住。只因他生就一副人身猴脸,所以连手印母[72]都找不到,无可奈何才以母狗代做手印母。这种人除了他古古热巴以外,还可能有谁?”说着,大笑了起来。接着他又说:“这无疑是他的伟大之处,此事除他而外,别的人都办不到。他曾从我听闻过喜金刚法,而他自己则是修摩诃麻耶的成就者,所以我也向他求了摩诃耶的法。”于是,那若巴又给玛尔巴传了一次摩诃麻耶的法。玛尔巴心想,此法在意义上,二师并无差别,只是那若巴所作的解释较为详尽鲜明一些。所以他问道:“既然师父对于此法如此精通,为何还让我去到毒海洲受那份辛苦呢?”师父解释说:“因为古古热巴他是母续的主宰者,为了使你对于教授生起信念,有一个正确可靠的源流,所以才派你去的。”玛尔巴听后才弄清了派他去毒海洲的来龙去脉。
事后玛尔巴又想到东方藩伽罗去,那儿有一个天然生成的喀萨巴尼佛像的寺庙,玛尔巴想去朝拜,并且顺便找虐译师谈论一下摩诃麻耶的法。适闻虐译师正在那兰陀寺从帕里达巴论师学法,玛尔巴便直奔该处去了。一天,玛尔巴在街上买了些可口的汤饭,与虐译师共钦同食,期间又辩论起摩诃麻那的法来,最后玛尔巴获胜。虐译师问:“传你此母续法的导师是谁?”玛尔巴隐去上师姓名答道:“我的导师具足三瑜伽,相貌不美密法却精通,是得究竟法的瑜伽师,又是指示解脱道师父,现在驻锡迦毗罗卫城。”虐译师听后直奔迦毗罗卫城,寻访指示解脱道的师父到底住在哪里。人们回答说:“举凡一切师父都是指示解脱道的,你要找的是谁?”虐译师想此话是真,看样子玛尔巴是隐瞒了师父真情。虐译师虽知如此,但仍多方打探,据传起初没有问出个根底,后来虽问出师父住在毒海洲,但又不敢前往,因而他也未能见古古热巴。
玛尔巴仍然回到师父那若巴跟前,向那若巴禀告说:“我遇到了虐译师,与他辩论母续,结果我获胜。他便问我传母续的师父是谁,我没有告诉。”那若巴说:“师父是谁倒用不着保密。他的金子再多又有什么意义,需要的是福气[73]和修积。”玛尔巴请求师父准他到麦哲巴处去,那若巴高兴地答应了。玛尔巴又向那若巴师父奉献了令师欢喜的供养,并赠勇士男、空行母及金刚兄妹法友等以会供朵玛[74]。他祈祷免除一切障碍,结果获得了若干很稀奇的吉兆。
玛尔巴动身上路,边走边问麦哲巴住在何处。有人告诉说住在如火燃烧的一座山上的寺庙里,但通向那儿的路实在艰险难行,还是不去的好。玛尔巴想:我不是为今生求财而来,而是为求法而来,纵死无怨,决意要去。于是毫无犹豫地继续前行。只走了少半天,就到了麦哲巴的住处。适逢麦哲巴正坐在尼拘屡陀树[75]下乘凉。玛尔巴见到上师,好像常啼菩萨[76]见到法上菩萨[77]一样高兴至极,向师父叩了七个长头,供上黄金,并献上赞颂上师身语意三密功德的道歌一首。歌中唱道:

“您为超度芸芸众生,
投生赡洲王族之中,
内外诸种修法皆通,
我向麦哲巴您礼敬。
至尊度母作了授记,
加持尽把灾厄除去,
我礼静修王您的足,
我赞美您阿哇都帝[78]。
您身珍宝金山一样,
智慧愿力清净非常,
烦恼病患一扫而光,
我赞美您——佛法太阳。
您心已用金刚空性,
摧毁我见[79]大山无影,
见到诸法平等真性,
我把无比师尊您颂。
赡洲化身一切之主,
金刚萨埵[80]体性坚固,
具悲藏的众生怙主[81],
我赞美您作顶饰殊。
人与非人一切妖魔,
毫不例外都甚骄恶,
莫不降伏无一逃脱,
我赞美您持金刚者。
具大悲的善逝[82]喇嘛,
舍弃王位修习正法,
在那若巴诸师门下,
求诸教授获益极佳,
又把多数续部[83]学完,
去到南方剧毒海边。
依止希瓦桑布近前,
得诸教授受益不浅。
请尊者以大悲摄授,
我不惜命来把您投。
今于燃火山寺里面,
尼拘屡陀树荫下边,
有幸与您得以相见,
麦哲巴您佛子[84]一般,
顿生如日升腾信念,
纵以身殉也不退转。
我的心口一致诚虔,
祈请您赐摄授无间。
今得大婆罗门风范,
来到化身静修王前,
为了求得无上法门,
那达顶首深奥义理,
祈请您把远离二边[85],
虚空般的大手印[86]传。”
玛尔巴这样请求之后,上师点头答应,便为他传授全部大灌顶,并赐给他“突吉多杰”[87]的密名[88]。当时玛尔巴向上师供奉了使之满意的供养,并为空行护法等作了使之欢喜的会供,所以便得了许多奇异的祥兆。麦哲巴于是给玛尔巴传授大手印的法门连同亲授,又传了本续的赞歌连同解释,还传了歌谣讲解等等,总而言之,凡是可以即解疑团的,都一齐传给他了。玛尔巴依据上师之法进行实修,即刻生起殊胜证悟,心中无限欢喜。为酬报上师大恩,玛尔巴举办了法会,席间,向上师奉献供养,并将自己实修所悟作成一首道歌呈师指正。歌中唱道:

“头顶大乐无量宫[89],
无垢莲花日月座,
大悲救主坐上边,
请您加持我心田。
您与三世一切佛,
以及本尊[90]和天众[91],
毫无分别一般同,
都帝巴您再堪敬。
请坐我心莲台中,
加持我将语谛成。
在那印度净土中,
有那若巴大德等,
他们践履之足尘,
我悉恭敬奉头顶(喻学习)。
虽把本续闻多遍,
但我从来不自满。
今日我来尊者前,
请把正法为我传,
特别祈请师悯怜,
把大手印为我传。
断除已知法疑团,
于未知法勤习研。
又得萨日哈密传,
同得感应与证悟。
我将心中诸证悟,
作首道歌献我主。
了悟内外诸教派,
全集大手印之中。
一切无边不实境,
双运平等幻化成。
此种无断法尔[92]性,
是自觉性不昧灵。
双运觉性本自然,
便是本智天成见。
四威仪[93]中入定[94]出定[95],
三世不离如水流行。
瑜伽现识[96]无有遮蔽,
也无散乱是为修行。
三世身语意业诸法,
错综不定而又常恒,
不变无为体性平等,
如同变化是为其行。
于刹那间所悟体性,
顿然了悟无减无增。
自我解脱[97]本分安乐,
断离希、疑[98]是所证果。
种种教言应闻尽闻,
始悟因位心性法身,
始能断疑生起笃信,
始能断除迷乱之本。
对于世俗无所欲想,
对于佛尊无所希望,
全赖依止救主近旁,
领受大法修果辉煌。
又赖历代上师感应,
今始奉献了悟验证。
祝愿在座师尊、弟兄
身心快乐珍重珍重。”
麦哲巴听了上述道歌,又给玛尔巴讲说十二要法,并作如下金刚道歌。歌中唱道:

“弟子弟子你且细听,
为师唱歌牢记心中。
如果你的信根不固,
不二之根也不会固,
你若不生无私悲悯,
便不会得二种色身[99]。
你若不习三种胜慧,
相续心上证悟难获。
你若不依尊胜上师,
便不能得二种悉地[100]。
你若没决心的根本,
绝不能将意识离分。
你若未证所现色相,
不应沉静而为大乐。
你若生起贪耽之心,
应修极喜大象之行。
有时烦恼于心生起,
应常观心专注修习。
若因外缘妨害此心,
当常修持四灌顶法。
若堕烦恼自续之中,
应把上师教诲忆诵。
若是不能专心祈祷,
怎能感应圣贤心意。
若不交修生圆次第,
怎悟生死无别之理。
若得十二要法此歌,
外加正念共十三个,
瑜伽行者以之修习,
登十三地丝毫无疑。”
玛尔巴听了麦哲巴的教诲,心中十分欢慰,对麦哲巴生起毫不更移的信仰。随后辞别麦哲巴,仍返回布拉哈日。到了那若巴的膝前,那若巴说:“在南方毒海的尸陀林索萨岭,住着一位佩戴骨骼装饰的空行母哲泽顿登,你可去他那里,求其传给四座法。此外也可向你所敬信的那些‘古苏鲁’[101]行者请求传给你所喜欢的法要。”
玛尔巴尊从师命,来到索萨岭尸陀林,寻找那位瑜伽母。她住在一间茅草屋里,玛尔巴上前拜见,供上黄金曼札,并请求其传给法要。瑜伽母果然应充,高兴地将四座法的灌顶及教授等全部传授给了玛尔巴。另外,玛尔巴又到森格岭观点等地,参访了坐在尸陀林和树下的那些具德的‘古苏鲁’瑜伽师,求得生起圆满二种次的灌顶与教授。有时也乘机请求而获得很多即刻急需的零星教授,使他成为教授的大库藏。
之后,玛尔巴仍然回到那若巴近前,向师父顶礼问安。师父那若巴问玛尔巴:“你对那些灌顶教授是否生起了极大信心?”玛尔巴将经过情形一一作了禀告,师父听了非常高兴。玛尔巴又请求那若巴给他传授胜乐轮的灌顶与教授,并讲解本续的疏释。师父答应了玛尔巴的请求,为他广传灌顶,讲解本续,并说:“此法实修至关要紧。”又为他传授了称之为四大亲语教授的那若六法[102],以及直指本心俱生妙智的大手印等,玛尔巴依师父所传进行实修,心中便生起许多无上密宗的殊胜证验,尤其是实修脐轮火[103],便现证乐、明、无分别双运,于三业毫不动摇之中,经七昼夜,获得坚定,起现十种验相,使他心情欢乐地度过了昼夜。
于是,玛尔巴心里想到:我在尼泊尔与印度大约住十二年,期间不仅仅是得了很多灌顶与教授,就是对于文字义理的学习和实修,也算是作出了问心无愧的努力,因此讲的与修的法达到可以不求他人的境界。现在,由于金子将要用完,可以暂且回藏,再尽可能地多筹措些金子,以便重来印度,供养师父,使其喜欢,并且将从前已得诸法的疑惑之处,予以认真解除,把未得诸法,尽量访求。总而言之,他心中立下这样一个宏愿:无论如何,要在西藏弘扬佛法,尤其要弘扬实修的密宗[104]。于是,他将剩余的全部金子,除了留足回藏的路费,其余部分全都置办成物品,召请婆罗门殊迦母底与瑜伽母殊迦朵日等,举办了一个会供,以酬谢班钦那若巴之恩,并对其表示祝贺。席间,玛巴尔心想:我从西藏来到印度,访见并受教于许多学问精湛、成就非凡的大师,听闻学得不少的本续并疏释,至于印度语言及翻译,也已经通晓到博学者的程度,即于心上也能生起毫无谬误的证验,但愿自今今后没有障碍灾厄,使我回到西藏。此时此刻真是再快乐不过了!于是唱了八大道歌,其中的第一首,是仿照琵琶长调体系韵律,将所证悟作成道歌,贡献于具德那若巴尊前。歌中唱道:

“具德法主上师宝,
往昔修积造化好,
因此您才有福运,
把底洛巴亲见到。
对于难舍世间的,
诸般苦恼您轻瞧,
十二大行锐意修,
苦恼一概脑后抛。
以此苦行誓愿力,
求得刹那见真谛,
室利曼那僧地呵,
我恭敬地礼您足。
西藏译师小衲我,
前世积造缘不薄,
今生幸见您那若,
把喜金刚教我学,
又赐摩诃麻耶法,
还有心要的胜乐,
更把那四本续[105]的,
秘蕴心义作择抉。
格瓦桑摩赐开许,
摄授如水流不息,
亲示四灌顶妙义,
生起无漏三摩地,
命勤迁转[106]的日月[107],
投入不动虚空里。
举凡自然俱生力,
乐、明、无别心生起,
习气睡眠的迷乱,
了悟光明道本体。
意之所动之二取[108],
溶入无相法身里。
幻术所变内外境,
了悟无生大手印。
在内作能执意识[109],
如同旧友重相逢,
自己认识自体性,
如同哑巴作睡梦,
唯现无言的道力,
如同少年享安乐,
证得难表的悟境。
恩重如山那若巴!
以后再劳您尊驾,
请授灌顶赐加持,
以其大恩救度我!”
道歌唱完,那若巴将手放在玛尔巴头上,也以道歌形式回答,作为教言:

“西藏译师玛尔巴你,
别求今生世间八法[110],
别分别能所你我界,
别毁谤亲属为仇敌。
闻思二学[111]是除暗灯,
别堵殊胜解脱路径。
对于从前有德大师,
尔后仍应敬奉如始。
自心本是无价珍宝,
别以我慢之水灌浇,
应当防护谨慎不乱,
则诸愿应运能实现。”
此外,还说了许多慈爱的话,玛尔巴听了很是高兴,于是立誓今后仍然回到师父跟前,便辞别那若巴启程回西藏来了。
三、获得灌顶及教授妙法后返回西藏的情形
玛尔巴衣食用品将尽,与此同时,虐译师的费用也已耗完,于是彼此约定时间结伴回藏。虐心里暗想:我二人中,论起金子固然我多,论起学法却是他精,因而生起忌妒的恶念。那时,与虐译师一起的有两位班智达,一位游学僧及几位族伴。虐译师的书籍等物品全都托他们带着,而玛尔巴则将书籍打成包袱,自己背着行路。虐译师说:“我们堂堂的大译师,亲自背着包袱,成何体统?还是交与游学僧带上吧!”玛尔巴照其所说,将包袱交给了游学僧。虐译师暗中贿赂那游学僧,教唆道:“你将玛尔巴的书籍经卷故作失落扔到河中!”那游学僧从其奸计,当船行至恒河[112]的中央时,便故意将玛尔巴的书籍经卷扔到水里。
玛尔巴料到这是虐译师所为,他想起筹措金子的艰难,到印度访师求法的苦处,求到的法门与教授又是别处稀有,那样珍贵,而现在却化为乌有,心中十分痛苦,几次想投河自尽,此刻,忽然记起上师的教诲,心中的痛苦稍为减轻。玛尔巴本无报复之意,只想把事情弄个明白,便问虐译师:“这都是你做的好事!”虐译师矢口否认说:“我不曾做。”玛尔巴无可奈何。但当船一靠岸,玛尔巴即将游学僧捉拿到当地国王处讲理,游学僧只好将虐译师教唆的全部底细供出。于是玛尔巴便将心中所想到的作成如下道歌,用以羞辱虐译师。歌中唱道:

“听呀!业力所***友,
相邀结伴同行人,
大家同是入法门,
应当互学求奋进。
何况称为班智达、
译师、大德等各人,
共乘一船难离分,
同心同德同命运,
纵不能利情可原,
但加以害理难容。
尤其对于佛法和
我及一切诸有情,
如此伤害太蛮横,
天理人情怎能容?
烦恼五毒恶意行,
将我书籍抛水中,
岂知害人即害己,
致你受损也不轻,
同时将你成就名、
佛法、黄金抛水中。
不是我视己非凡,
而是法门别处罕,
今日尚未利益他,
是故心中不安然。
但是我已勤求学,
使得法与自心***。
文字不忘心明记,
我还可再印度去,
向那若巴等大德,
把诸佛法重学习。
谁知你竟是这般,
上师、译师责不担,
如今含羞返家园,
落得狼狈不堪言。
你应深刻悔罪过,
莫要错上再加错。
自恃大师只能把
愚蠢之人欺骗过,
但却怎使有缘者,
获得成熟与解脱?
人身如宝得不易,
劝你别修三恶趣。”
玛尔巴唱完道歌,虐译师便说:“不用担心,我有书的原本,可以借给你抄。”玛尔巴心想:你会不会借给我原本,还很难料;即便借给,由于你我上师不同,教授不一,抄写了也没有什么用处。倒是我心中所记得的那些要比你的书好得多。不过我还是速去印度才好。玛尔巴虽然心里是这样想的,但是嘴里却说:“那就请你把书的原本借给我吧!”
之后,到了尼泊尔。玛尔巴心想:与虐译师同行,必然多造罪孽,于是便推故暂住此地不走。临分手时,虐译师便嘱咐玛尔巴道:“那么,经书弃落水中之事,请你不要向任何人张扬,回藏以后,请到我处抄写。”玛尔巴答应了虐译师的请求。于是虐译师从尼泊尔率先出发前行,到了尼藏交界处,曾给家里寄信,求派人迎接,家里接到信后果然派了人来,虐译师便同迎接的人一起到喀日去了。而玛尔巴却去拜见基特巴大师,以哈杜噶波为首的诸位同学,对玛尔巴殷勤款待,并且说:“这回虐译师嫉妒您,将书抛入水中的时候,而您不但不发怒,而且反用歌劝他,我们听后,都赞叹十分希奇。您的修养功夫已经达到如此境地,这是生起妙善无邪的见地的标志,请您为我们作歌,开示最究竟的见解,不要援引经典,只讲您自己的实悟。”玛尔巴答应了他们的请求,便唱道:

“救度众生的大德师尊,
哈杜噶波为首的同学,
显密经教学而有成者,
请暂听我唱支西藏歌!
达到究竟境界的见地,
十分殊胜而又最希奇,
是极无所住的妙双运,
此是三世诸佛之心印。
凡许方便智慧相分离,
便是坠于边际的应破。[113]
此事虽对诸君难言明,
但是仍需尽力讲说清,
故将佛法作歌请谛听。
执着实有法[114]者是应破,
因降魔军圣说一切无。
义既如是执着则生障,
生死涅盘乃是诸法本,
尤其能使成为方便舍,
愚者遂许所及为断空,
破坏善根[115]终落为断边[116]。
贪爱虚空花朵的人们,
本是冰雹毁禾的邪见,
故当善解虚空的性相[117]。
诸凡若不善解空义者,
必于无者反增益为有:
只因颠倒误阳焰[118]为水,
迷于真理故成轮回因。
自宗唯识[119]、外道[120]数论[121]等,
便许方便智慧相分离,
他们各自所许的宗义,
犹如枯树开花一样的,
如此离言之义无所住,
唯有般若[122]才能悟其意。
无住[123]生死涅盘寂静[124]边,
大悲具有空寂之实情,
方便、智慧相互不分离,
这个便是自然俱生***,
空乐无别[125]、了空也无别[126],
这些我皆了悟又通达。
无缘慈悲本来自性空,
无分别的真如[127]离戏论,
诸法应该如此来领悟。
仅于见地所示之词语,
取沉着境[128]权作为己有,
世间道的这一种见地,
对因果业生起了胜解,
即是百劫也不会坏灭,
智慧至尊他是如此说。
任何没有悲悯心之人,
犹如芝麻颗粒被火焚,
既是这样果实怎能结?
没有原因怎会有差别?
于此并非有大乘之教,
这是智者纳喀卒那说。
如果没有见到所缘境[120],
传授正法其意则虚空,
就和无实糠秕一般样,
这是译师玛尔巴所讲。
诸位有智慧的大德们,
我论若谬祈请能谅忍。”
玛尔巴唱完了这支道歌,尼泊尔喇嘛及哈杜噶波等都很高兴。
之后,玛尔巴又由此出发,向西藏方向前行,到了尼泊尔与西藏交界之处,有一座叫做“里学噶日”的城市,是个大税关,只好在此住了几天。最后一天的夜晚,玛尔巴做了一个梦,梦见空行母将他装入轿子里抬着就走,直到南方吉祥山,见到大婆罗门萨日哈,加持了玛尔巴身语意三业,传授了他精要佛法大手印的了义,于是身上生起无漏安乐,心中开悟不颠倒的正见,使他感到无限的欢喜。醒来以后,梦中所见仍然清楚忆起而没有忘失。
玛尔巴怀着欢喜的心情,到了芒隅[130]的郎布喀[131],在该地又讲了两个月的法。其时藏吉浦[132]罗贾觉色已经圆寂,继承他住持寺庙的长子听到了这个消息,便派人迎请玛尔巴来吉隆,玛尔巴答应日后一定前往。到了约定的日期,迎接的人便到班柯的拉错森错,把他接至吉浦,殷勤供养款待,建立了一个一月的讲经大法会。在那月的上弦初十日,又作了勇士庆会的会供曼陀罗。在会席间,觉色对玛尔说:“从前我父子曾热情接待过师父您,今天我又再次接待您,我有一个要求,请您在这会席间,唱一支以前所未宣讲过的词与意义谐***的歌!”玛尔巴回答道:“不久以前的春天,我从尼泊尔中部出发,行了一尖[133]之路,来到一个名叫‘里学噶日’的边城,这是个税关,我在那里住了数日。有一夜我作了一个梦,梦见一个具有善种德相、婆罗门装束的女子,她说了起‘请到南方吉祥山去吧!’便把我带到了南方吉祥山,见到大婆罗门法王。这时从未作意便闻真实究竟义理,于是便仿照大鹏展翅调的韵律,开示心地法门,唱了如下的朵哈金刚大道歌。歌中道:

“时值吉祥月上弦,
殊胜初十这一天,
勇士庆会宴席间,
弟子你等守誓言。
洛贾觉色你请我,
唱支昔未闻之歌。
我经长涉途中险,
身体疲惫不堪言,
歌又不美修辞欠,
纵唱难动人心弦,
但念朋友您情面,
赏脸作歌献尊前。
我唱未闻稀有事,
亦即婆罗门胜愿,
在座显密众大贤,
安祥谛听记心间。
不久以前三月天,
我返故土把路赶,
至尼泊尔腹地段,
一尖路处有座山,
谑扛牟山堆巴坚,
是个边城设税关,
税吏横暴又刁蛮,
欺我藏人力弱单,
恣意不容我分辩,
强行扣留住数天。
有天夜晚梦正酣,
见婆罗门二女仙,
种姓高贵梵绳[134]拴,
娇含微笑秋波传,
移动轻步近我前,
令去南方吉祥山,
我答未曾到那山,
恐不识途成行难,
二位女仙开了言:
‘尊声大哥听心间,
您足不必受磨难,
我等将您扛于肩,’
言罢即刻就把我,
扶进彩轿将身安,
身随轿起飘飘然,
如同伞盖空中悬,
恰似电闪倾刻间,
来到南方吉祥山。
拉厦树荫下面的,
帝热若垫的上边,
见婆罗门萨日哈,
容光满面不平凡,
身佩骨饰更好看,
二妃侍立在两边,
他展欢颜启问我,
‘弟子你安到此间?’
我见救主心喜欢,
汗毛竖动泪湿衫,
绕行七周磕长头,
以头顶礼主足尖,
请求以慈悲摄授,
他全应充如我愿。
主尊以他的身密,
加持弟子我身业,
手抚我头做灌顶,
我身沉无漏乐中,
如同象醉狂奔行,
达到无动证悟境。
主尊以他的语密,
加持弟子我语业,
运用性空狮吼声,
讲说无字深妙义,
如同哑巴做睡梦,
达到无言证悟境。
主尊以他的意密,
加持弟子我语业,
始把俱生法身[135]的,
无往无复之理明,
如同尸挺尸林中,
达到无思证悟境。
随后主尊又为我,
广为宣说大乐净,
还把道歌之宝瓶,
大加开启不密封,
运用梵音对字声,
宣示法性如虚空,
表本性的金刚歌,
使我顿闻法无生。
顶礼空性悲无别,
真实常住本原心[136],
从清净的真如性,
见到虚空接虚空。
身根住于家中故,
始为意识所禁锢,
当用修习之后知,
始能于心有所补。
需知万物均无性,
对治[137]、观修不可能,
心之实像难想像,
只好任运自然成。
若见此义得解脱,
弟子应观下劣行[138]。
看到食肉鬼疯狂,
好比胆小狮子样,
心似大象任游荡,
请看蜜蜂采花忙。
不把轮回作过患,
要得涅盘实在难。
了知劣行将自宗,
置于纯洁行列中。
你对诸事未了悟,
是故取舍才无住,
如其不然请看那,
离戏虚空的中部。
诸法彻底精要义,
正见顶峰大手印,
切中心要的语义,
自婆罗门口中闻。
刹那之间睡眠醒,
不能忘怀忆念清。
无明[139]睡眠暗窟中,
开启智慧意识窗,
无云天空日出祥,
迷乱黑暗一扫光。
三世佛面虽曾见,
日后求问恐无缘,
心头生起失望感,
意识尽转颇希罕。
本尊、空行的授记,
上师宣说的教理,
虽然曾经有告谕,
这些不能讲出去,
但是今夜若不讲,
实在没有别巧计,
仅自此次开新例,
过去未曾有旧习,
今后是否重讲起,
可以留神听消息。
昔日长涉远方人,
我无亲友无旅伴,
身疲腹饥不堪言,
幸亏弟子你挂念,
接待尽美又尽善,
我实难忘记心间。
恩德超世的良友,
高位稳坐的上师,
能施悉地的本尊,
可除障的护法神,
请别怪我言不慎,
若有谬误望容忍!”
罗贾觉色听了这首道歌,感到面见玛尔巴如同亲见释迦佛一样。
此后,玛尔巴便启程回洛扎,他想:我回去的途中,顺便到虐译师处去一趟,他前次曾答应借原本给我,虽然他那里没有,但是试探一下也是可以的。于是来到了喀日,向译虐师索借经书的原本。虐译师向玛尔巴献了一两黄金,一个曼札,并说道:“摩诃麻耶的法,你很熟悉,用不着原本,就请你作摩诃麻耶等母续的教主,讲说该法!我作集密等父续的教主,讲说此法。”结果未借给原本。玛尔巴怀着从速再次赴印的强烈愿望,回到了洛扎。
当玛尔巴回到家中之时,父母已经去世,他的师父和哥哥殷勤接待了他。因为玛尔巴是弟子,师父没有请他讲法,但尊重他的法。由于这个缘故,附近的人,谁也没有向他求法和顶礼,显得不那么信任。与此相反,打从距离洛扎很远的地方来的人,请玛尔巴灌顶、传法者有之,向玛尔巴顶礼和供养少许物品者更多。
以上首次赴印的情形一节完。
注释:
[1]那若巴——公元十一世纪出生于印度,为得大成就者底洛巴弟子,西藏玛尔巴译师之师,对玛尔巴译师传授胜乐及那若六法等。
[2]至尊金刚瑜伽母——空行母。
[3]无我母——佛母名。
[4]四灌顶——宝瓶灌顶、秘密灌顶、智慧灌顶、句义灌顶。简称瓶、密、慧、句灌顶。
[5]独髻母——又称吉祥天母。—护法神名。
[6]随赐——给予加持。指允许修、诵、授、受某一本尊仪轨之权。
[7]拉堆绛——即北拉堆,今日喀则行署昂仁县及其周围一带地方的古老称谓。
[8]达孜——昂仁县北部一地名。
[9]格西——善知识。指引取舍正道的师友。在僧众中辩论佛教经籍的学位名号。按拉萨三大寺制度,分拉让巴格西、错让巴格西、多让巴格西和岭赛格西四级。
[10]班智达——佛学通人,佛学家,潘迪特。精通五明的佛教徒或学者的尊号。
[11]会供轮——会供曼陀罗。佛教行者,观想凭借神力加持五欲及饮食品成为无漏智慧甘露以供师、佛三宝及自身蕴、处 支分三座坛城,积集殊胜资粮的仪轨。
[12]资粮——善业。
[13]密集——汇集密乘道果全部秘密要义之法。亦为佛教无上密乘一本尊名。
[14]修集资粮——又可译作资粮成就。成办究竟趋入大乘资粮。即依大乘发心成办二利事业之直接能生自果大菩提者。
[15]法缘——学习佛法的缘分。
[16]四座法——法要名。
[17]往生夺舍法——使死者灵魂往生净土或进入其他尸体以借尸还魂。为那若六法之一。
[18]推荽天女——一种随赐。
[19]沙弥——梵语室罗摩尼的简称。别解脱七众之一。承认守护十所学处及其所属三十三种违犯之出家男子。
[20]那兰陀——译言施无厌。古印度摩揭陀国王舍城的著名寺陀。建于五世纪至六世纪初,有八大寺院,僧徒主客常至万人,学习大乘、小乘并吠陀、因明、声明、医方等,为印度佛教的最高学府。我国唐代玄奘、义净等在此留学多年。十二世纪末被毁,近世才发掘出一部分遗迹。
[21]底洛巴——古印度一高僧名。公元十世纪人,系印度那若巴之上师,原名慧贤(协饶桑布),为修密宗得成就者,因曾作榨油工,故名。
[22]喜金刚——无上密乘一本尊名。
[23]二品续——即《喜金刚续》。全书共二章,故名《二品续》。
[24]金刚帐续——法要名。
[25]桑布扎续——法要名。
[26]风脉——密教气功术语。风,指气;脉,指血脉。风和脉是构成生命活动的两种物质。
[27]父续——金刚乘中,主要论述幻身或现分方便生起次第的经典。
[28]中观自续派——在世俗名言中承认事物自相实际存在的无性论者。
[29]事、行、瑜伽三部——即密乘六部中之外续三部。密乘六部中之内续三部为父续、母续、无二续。  
[30]仪轨——密宗每修一法都有一定的程序或格式,叫仪轨。
[31]曼札——佛教所用供品之一。
[32]净土——佛菩萨的化土。
[33]轮回——佛书所说六道众生依存的世界及有漏五蕴。
[34]珍宝地基——佛家说世间最初形成时,先有诸种珍宝所形成之地基在其下,次有须弥山王在其中,四方有四大部洲在其周围。  
[35]须弥四洲——佛书所说位于须弥山四方大海中的大陆:东胜身洲、南赡部洲、西牛货洲和北俱卢洲。
[36]身语意三密——即佛自证之境,因无凡夫之份,故称密。
[37]身语意三业——即凡夫之行为、言语及思维等三种造作。
[38]刹土——诸佛菩萨的清净世界如极乐世界等。
[39]五大——五大种。谓地、水、风、火、空五种元素。
[40]智悲双运——方便智慧双运,福慧***修。方便谓菩提心,智慧谓证悟无我的空性慧,二者互不离异,称为智悲双运。
[41]本续——佛教密乘及有关密乘等经典书籍。
[42]五次第——集密中修法的五种步骤。
[43]光明、幻身——均为五次第之作法。
[44]无上菩提——谓即成佛。
[45]大乐轮——指头顶。
[46]皈依——身心归向所指望处。
[47]母续——以阐述智慧空分为主的佛教密乘经典。
[48]摩诃麻耶法——梵语,译为大幻法。
[49]尸陀林——梵音译作尸摩赊那,意为弃尸处。常指曾经抛弃四具死尸以上的地方。
[50]手印——期克印。
[51]瑜伽士——修行的宗教徒,修观行者。
[52]非人——鬼怪类。
[53]净相——清净现分。现见一切情器世间均是净土,均是佛身佛智之所示现。
[54]古钦、古琼、坚巴——法要名。
[55]下劣形瑜伽——三种瑜伽法之一。
[56]深密咒瑜伽——三种瑜伽法之一。
[57]三明——无学道者所具有的三种神通:宿命明或前际明、天眼明或后际明和漏尽明等三。
[58]究竟法瑜伽——三种瑜伽法之一。
[59]金刚持——诸佛共主。梵音译作伐折罗陀罗。佛书说为释迦牟尼讲演密乘所现身相。
[60]我慢——自视甚高,对人不敬。佛书说为六种根本烦恼之一,是生起痛苦的根源。
[61]悉地——梵音。成就意,即宗教徒所说修习诀窍所得的如意妙果。
[62]具缘——具有善根者。前世所修善业今世已经成熟而发挥效力者。
[63]三摩地——梵音。即于所观察事或于所缘,一心安住稳定不移的心所有法。
[64]三胜慧——闻所成慧、思所成慧、修所成慧。
[65]三愚痴——三无明,三痴。指迷惑、犹豫和邪见三者。
[66]三障碍——佛书对此有不同的说法:贪障、碍障、下劣障。亦作烦恼障、所知障、业障。
[67]三恶趣——亦称三途,即地狱、饿鬼和旁生。
[68]七支行——在佛和上师面前祷告的七项例行内容:顶礼、供养、忏悔、随喜、请转***、请住世、回向等。
[69]补处菩萨——前佛而佛的菩萨,亦即为佛之代理者。
[70]十善——不杀生、不偷盗、不邪***、不妄语、不两舌、不恶口、不绮语、不贪、不瞋、不邪见。
[71]十不善——杀、盗、***、妄语、离间语、恶语、绮语、贪欲、瞋和邪见。
[72]手印母——手印女。藏传佛教活佛之妻;瑜伽咒师所依止的明妃。
[73]福气——又称福泽、善报。宿命论所说命中注定应得的享用。
[74]会供朵玛——用作会供的食子。
[75]尼拘屡陀——树名,译言纵广树,即榕树。据慧琳音义十五曰:“此树端直无节,圆满可爱,去地三丈余,方有枝叶,其子微细如柳花子。唐国无此树,言是柳树者讹也。”
[76]常啼菩萨——古印度法胜论师弟子之一。
[77]法上菩萨——即古印度法胜论师。
[78]阿哇都帝——麦哲巴的别号。
[79]我见——指五蕴假和***之心身,视为常一之义,谓之我见。
[80]金刚萨埵——又称金刚勇识。梵音译作缚日罗萨恒缚。密乘百部本尊之共主。右手当胸执刚杵,左手持铃置左股上,两足结跏趺坐,身色洁白,皎如皓月。
[81]众生怙主——即佛。
[82]善逝——梵音译作修伽陀。依安乐大道菩萨乘,趋证安乐上果佛位者。  
[83]续部——怛特罗部。解说大乘教中金刚乘或密乘灌顶、道次建立、修法和法术等的佛说经典。  
[84]佛子——菩萨的异名。
[85]远离二边——即无边。二边者断常二边或生死涅盘二边。
[86]大手印——亦称大印。旧密所说究竟果位或殊胜成就,极无变异之乐,与第一刹那所得印证此乐之一切种色,无亏无盈,体性如初,乃至虚空未尽,常住常静,斯之为印;断、证、心德三大具备,斯之为大,故名大印。
[87]突吉多杰——麦哲巴赐给玛尔巴的密名,意为“意金刚”。
[88]密名——受密宗灌顶时所赐之名字。
[89]无量宫——安堵宫。材料、规模以功德无可比量的本尊宫殿式坛场。
[90]本尊——密乘的不共依怙主尊佛及菩萨。
[91]天众——圣众海会,佛会、诸天会众。
[92]法尔——即法性,亦即空性。
[93]四威仪——又称身四威仪路。指身体的四种起居动作:行、坐、卧、住。
[94]入定——入于禅定也。使定心于一处,止息身口意之三业曰入定。
[95]出定——出禅定也。
[96]瑜伽现识——四种现识之一。
[97]自我解脱——密乘大圆满四大解脱法之一。自然本智从来未受任何对治之所造作,凡所显现,皆如蛇结自解,不待其他能解脱者,故称自我解脱。
[98]希、疑——希望和疑虑。
[99]色身——由于有缘福德资粮究竟圆满,面对一切净及不净所化众生应现利他有贪报身及无贪化身的两类身形。
[100]二种悉地——即二种成就:殊胜成就和共通成就。
[101]古苏鲁行——即乞士行,舍弃一切如乞丐。
[102]那若六法——古印度佛学家那若达巴所传修道六法。一说为脐火瑜伽、光明、幻身、中有、往生和夺舍;一说为脐火、光明、幻身、双运、往生和夺舍。
[103]脐轮火——猛厉火。或名绝地火。梵音译作旃陀离。密乘圆满次第根本法之一。集中坚守脉、风、明点,以使脐中针影(形如倒竖梵文字母阿)燃起乐暖。功能猛厉,焚烧一切不净蕴界,灭尽一切烦恼寻思,迅速生起俱生妙智。
[104]实修的密宗——即道统。师徒授受修行诀窍的传承系统。
[105]四本续——四部、四续部。佛教密宗的事、行部、瑜伽部和无上瑜伽部。
[106]命勤迁转——主等生命的一种风息修法。
[107]日月——此处的日和月喻左右二脉。
[108]二取——精神和物质,意识和外境。旧译二取、能取所取。
[109]意识——依各自不共增上缘意根而生、自力能了别自境法处体性之识,如认取瓶之意识。
[110]世间八法——八风,八世风。指对自己稍有损益即生喜怒的世间八事:利、衰、誉、毁、称、讥、苦、乐。
[111]闻思二学——耳中听人讲解为闻,心中思考其义为思。
[112]恒河——亚洲大河名,其上游为我国西藏象泉河,流经印度及孟加拉国入海。
[113]应破——应破分。理智所分析排除的事物。
[114]实有法——事,性。具有功用,能生起各自取识和各自后续自果之一切色法、心法及不相应行法。
[115]善根——善法聚,善资粮。福德资粮和智慧资粮。
[116]断边——否定一切或说一切皆无的偏见极端。
[117]性相——实有三法全具备者,为诸法性相。如能托屋梁是柱之性相。
[118]阳焰——夏季日照沙滩,反光映成如流水的幻景。
[119]自宗唯识——唯识宗。是随顺圣者无著主张的一个宗派,他以理论破斥外境的实在,唯许心识实有。此分实相派和假相派。
[120]外道——不皈依三宝、不承许四法印的教派,佛教徒称之为外道。
[121]数论——古印度一教派名。
[122]般若——梵音般若波罗密多的略名。意为智度,即智慧到彼岸。
[123]无住——亦称“不住”。指事物不会凝住于自身不变的性质,人的认识也不应以固定的概念当作事物故有的本质。
[124]寂静——离烦恼日寂,绝苦患云静,即涅盘之理也。
[125]空乐无别——大乐方便与空性慧一味双运。
[126]了空无别——明空无别。心与空性融***一味。
[127]真如——自性、本性。真者真实之义,如者如常之义,诸法之体性,离虚妄而真实,故云真,常住而不改,故云如。
[128]耽著境——内心耽著而了别者,即寻思心所,耽著其印相而坚固受持之对境,如由比量所得之境。
[129]所缘境——心识所向之对境。如寻思声是无常之所缘境为声,大悲心之所缘境为众生。
[130]芒隅——西藏自治区的阿里普兰至后藏昂仁、吉隆等县一带与尼泊尔接近的地区古名。
[131]郎布喀——芒隅境内一地名。
[132]藏吉浦——地名。
[133]一尖之路——晨间出发至打尖时为止所行的路程。
[134]梵绳——藏传佛教密宗教徒修行母续密法时交叉佩带于肩头腋下的细绳。
[135]法身——断证功德已达究竟的果位身。
[136]本原心——原始心。正常状态的心意。佛书译作基位心,指与微细持命风并存不离之心而言。
[137]对治——压服、医治、制止、灭除对立面事物的方法。
[138]下劣行——粗***为,下流的行为。
[139]无明——痴。六根本烦恼之一。是智慧异品,不能如实了知三界所有业果、谛实等诸道理,能令杂染生起。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